清大與竹教大合併 教授質疑準備好了嗎?

出版時間:2016/04/12 22:53

清大今天校務會議通過合併案,但兩校合併雜音不斷,清大數學系教授陳國璋曾發文給全校老師,談合併案,表達對於合併案的憂心 。(突發中心/新竹報導)

以下是陳國璋教授公開信全文:

追求卓越還是平庸?
 
清華一直以追求卓越為號召,也把它當做併校的理由,但實際上只是號稱追求卓越。清華首頁中邁向頂尖的網頁,裏面一半以上在談QS或泰晤士報大學排名,尤其是QS排名。學校應該知道QS玩的兩手策略,他們一方面給全世界大學排名,一方面販賣QS star rating(首付9850美金,之後年費為6850美金),還號稱兩者無關,這如同一個老師私下給部分學生補習,額外收費,又宣稱這些學生拿高分和補習無關。引用紐約時報(2012.12.30)的評論,「QSuse rankings to sell their products」,他們的產品包括World MBA tour和提供有助於排名的策略性資詢和建議等。

「為了攀爬這個評級階梯,一些國家開展了學校合併計畫,逼迫小學校進行合併,旨在效仿位於階梯頂層的大型美國和英國研究型大學」。這篇報導提的例子都是歐美國家,但顯然也發生在臺灣。文中還提及墨爾本大學的Simon Marginson在大學世界新聞中撰文質疑QS排名方法,之後QS兩次威脅對此新聞媒體採取法律行動。維基百科上還引述許多其他負評,不能一一列舉。QS到底是公正的學術評鑑機構還是財團,請大家自己判斷。清華所謂的順應國際趨勢以及追求卓越,是不是應該說隨波逐流更貼切?
 
此外,校方居然在人社院表示竹教大應數系與本校數學系程度相當,請問清華數學系多年累計19個傑出獎,5個吳大猷獎,8個教育部學術奬,8個中山學術獎(根據理學院網頁榮譽榜的資料),以及多項中華民國數學會獎項,中研院研究著作獎等等,許多得獎者都還健在,對照竹教大應數系的全部掛零,程度相當的根據何在?數學界公認的幾個頂級期刊上,全臺灣只有人數超過我們二分之三的臺大數學系在數量上多過我們,我們一直堅持聘做深刻研究的數學家,而非量產論文的人,是我們錯了嗎?
 
數學領域的「相當」之處,應該是人均SCI論文數量,能得到「提升」之處,是論文總量和科技部計畫總數。所以這顯示了清華追求的是卓越還是平庸?或者校方並不認為數學領域真的水準相當,只是拿來在其他單位面前合理化併校案,使得學術落差問題好像很小或者根本不存在?校方提及竹教大有傑出獎得主,請問清華是不是大多數系所傑出獎總數比竹教大全校還多上幾倍?我的意思絕對不是說有學術落差就不能合併,而是假裝沒有學術落差只會製造更多問題!誠實面對問題,拿出可以達成共識的辦法,是校方的責任。
 
清華準備好了嗎?
 
各院的意見調查大家都看到了,結果顯示受併校影響較大的理學院,人社院,生科院等反對者眾,其他不受直接影響的學院持反對意見的比例也不低,或是回復問卷比例特別低,如電資院。這樣的調查結果算是有共識嗎?所謂共識不是說服所有人,但是讓幾個受併校影響較大的學院能夠達到多數贊成,難道不該是基本要求嗎?為了達成共識,需要持續的溝通,溝通從來就不是容易的事,溝通應該是雙向的,不該流於單向的政令宣導,不該對任何尖銳提問避重就輕,不該讓合校計畫書缺乏充分監督,不該讓座談會或公聽會被其他無關議題佔據,不該把溝通對象侷限在校務會議代表上,或是少數意見領袖上,更不該利用權勢要求一些校務會議代表投下贊成票。
 
在現實上,政黨政治講實力,選票就是實力,但是校園之中講的是理性與溝通。我一直認為清華是一個大家庭,家庭之中有家長,有前輩晚輩,但是沒有長官和下屬。在和諧家庭中決定事情是用協調和溝通的方式,不會因為誰的經濟或政治實力比較強,就享有更高的話語權,家庭中會特別考慮受影響的個人,開誠布公地思考解決方案,不會迴避溝通而訴諸優勢表決。如果大家同意目前的反對意見偏多,還有許多疑慮尚待解決,那麼清華大學就是沒有準備好,這個合併案就該暫緩。若真要投票,投下反對票不見得表示反對合併,它應該反映出此時此刻清華大學沒有足夠共識的事實。
 
有些人認為已經溝通過了,一些人太固執,溝通沒有用。但真是如此嗎?反對意見太多到底是說明不講理、無法溝通的人太多,還是校方自己太固執、溝通太失敗?如果各院的主流意見都支持合併,做為大家票選的校務會議代表,我一定投下贊成票,但今天情況並非如此。如果藉由一些類似政黨政治的操作,利用票數優勢強行通過此案,我們清華大學校訓的「厚德載物」是不是改成「弱肉強食」比較貼切?
 
有些人主張此時不合併,合校案就會破局,就會拿不到多少億的補助,教師員額無法增加,甚至可能被交大搶去。撇開教育部不曾具體承諾補助不提,請問我們是在做生意嗎?難道大學也可以當作促銷商品?有誰會因爲明年聘禮可能會變少而急著趕快現在就把女兒嫁出去?許多愛清華的同仁們將清華的事當作家裏的事,若把併校案當做一樁生意,當作企業併購,對清華同仁和竹教大的朋友都是極度不尊重。
 
我對清華的一個深切憂慮,就是世俗化、政治化、商業化,固有的價值與同儕關係由原來的社會與道德規範逐漸轉為市場規範,造成盲目追求排名,經費的考量決定了話語權。我們希望貢獻社會,引領風氣,也希望幫助產業發展,這一切與維持清華為一片無政治以及商業文化入侵的淨土完全不相衝突。
 
總之,我願意支持準備充分,達成足夠共識的合併案,而非粉飾太平,缺乏足夠共識的合併案。希望各位校務會議委員,能夠考量各學院內部意見分歧,許多疑慮未解的事實,並秉持各院系互相扶持與尊重的基本原則,勿在共識不足的情況下通過併校案。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清大竹教大將合併 爭取進入全球百大名單
與清大併校 竹教大校長:樂觀其成
清大、竹教大合併案 學生認為「問題多多」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生活》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