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是黨員照樣被關集中營 維族女孩流亡美國救父母

出版時間:2019/09/14 22:56

中共將新疆轉化成巨型監獄,對於沒有自己國家的維吾爾人而言,流亡似乎是獲取自由的唯一途徑。26歲的維吾爾女孩祖麗米熱.伊沙克,在雙親去年底相繼被抓進集中營後,毅然決定流亡美國。她數月前在美國接受《蘋果》專訪,狠批當局以「極端思想」、「職業訓練」等謊言掩飾摧毀維吾爾族的意圖。她的勇敢發聲意外換來父母獲釋,但二人至今仍活在嚴密監控下;祖麗米熱表明會繼續發聲,直到父母獲得自由為止。
 
祖麗米熱的雙親均是公務員,父親伊沙克.排祖拉大學畢業後就在官媒《哈密日報》工作;母親早然木.塔力甫,退休前更是在政府民族宗教事務委員會工作的公務員,早年已入黨成為中共黨員,因此按規定不可信教。
 
祖麗米熱母親的工作包括駐村建設,亦曾任職語言文字古蹟辦公室,負責管理不同語言的州縣內的雙語告示,確保無論漢族或少數民族店家及公共機構,所有招牌和告示都要雙語並重;其他工作亦包括收藏少數民族的古典書籍,保育歷史文化。
 
新疆局勢近年急轉直下,在政府工作的母親也曾對政策抱怨,例如當局強制維語學校改用漢語教學,就令她很生氣,「她當時還是企圖做一些事情去阻止這個發生,但你知道共產黨一道命令下來,都不是跟你商量的」;昔日母親推動的雙語標示,如今被全盤推翻,連新疆大學校徽都要刪去維語,「它(中共)現在把這條底線重新畫了,把我媽劃出去了。」
 
2018年初,祖麗米熱一家已意會到新疆再也不是安全的地方,當時祖麗米熱正在北京的廣告公司工作,有出國留學的打算,每天與媽媽微信聯絡,「心裡是擔心的,每天都想確認一下他們的人身自由」。
 
不過到了11月初的一天,祖麗米熱母親突然失聯,她於是找爸爸問個究竟,他卻支吾其詞:「他都只會說『不知道,她可能手機不好使』、『她去朋友家玩了』,就這樣打哈哈(敷衍搪塞)」。阿祖心裡有底,為免加重父親壓力,就不再追問。
 
隔了兩星期,祖麗米熱再打給父親,這次老父一聽電話就哭了,祖麗米熱反過來安慰他,「我在北京好好的,不用擔心」。兩天後,祖麗米熱就收到表哥的電話,說「你爸爸也進去了」,什麼時候被抓、被誰抓、抓去哪,他全不知道,「就這樣,我的爸媽都沒了,失蹤了。」
 
父母被關,祖麗米熱知道自己也待不下去,於是決心離開中國,憑母親助她取得的護照成功出走美國,現正申請政治庇護的她,決定實名公開控訴:「如果我的父母還在自己的家,我還當我爹媽是人質,在你共產黨手上,我不敢輕舉妄動;現在既然已經把他們關進集中營去了,我就當你撕票了,我不可能沉默下去了,繼續沉默對我媽沒有任何好處。」
 
訪問當天,祖麗米熱的父母仍下落不明;但住於瑞典的胞姊3月底直接打去父親工作的《哈密日報》查問,竟然就找上了他,父母之後在監視下獲准分別與兩位女兒視訊對話。畫面上可以見到父親伊沙克被剃了光頭,是曾進集中營的印記;平日愛打扮的母親就顯得非常蒼老。
 
對於父母意外獲釋,祖麗米熱當然十分欣喜,但也意識到父母即使在家,仍是受到緊密監視,倔強的她亦不打算停止發聲。她曾在推特明言:「讓我爸媽在被監視中跟我視訊4分鐘,不足以讓我閉嘴的。請通過他們的護照申請,等我在這邊接待他們旅遊的時候,我就能閉嘴了。」新疆當局也因她的敢言,目前禁止其父母與她聯絡。自由與暴政之爭,仍每日在祖麗米熱的生活進行中。 (香港《蘋果動新聞》報導)

出版時間:07:27
更新時間:22:56(新增國語配音版動新聞)


祖麗米熱 ᐧ 伊沙克在雙親相繼被抓入集中營後,毅然決定流亡美國;父母現時雖暫獲釋,但仍被監控,與外界聯絡受限。
祖麗米熱 ᐧ 伊沙克在雙親相繼被抓入集中營後,毅然決定流亡美國;父母現時雖暫獲釋,但仍被監控,與外界聯絡受限。

祖麗米熱 ᐧ 伊沙克年初將自己的證詞拍下,在推特公開控訴中共透過集中營等各種手段,消滅少數民族的文化及身份。
祖麗米熱 ᐧ 伊沙克年初將自己的證詞拍下,在推特公開控訴中共透過集中營等各種手段,消滅少數民族的文化及身份。

祖麗米熱 ᐧ 伊沙克雖在外工作,但一直有與在新疆當公務員的父母每天聯絡。圖為他們在2017年的合照。
祖麗米熱 ᐧ 伊沙克雖在外工作,但一直有與在新疆當公務員的父母每天聯絡。圖為他們在2017年的合照。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維吾爾族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國際》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