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代8月31日「消失的3人」 港消防醫護處:不排除同事算錯

出版時間:2019/09/12 19:52

港警於8.31在港鐵太子站衝入車廂毆打多名市民,其後更將媒體趕離太子站,讓香港各界直到現在仍在懷疑當天有人死亡。儘管日前警務處、消防處、醫院管理局及港鐵舉行聯合記者會澄清,但有網友卻發現,有媒體早已拍到有消防員進入月台,與記者會的說法不符。立法會議員毛孟靜也取得一份有關消防處於8.31晚間太子站的行動紀錄文件,內容是事故現場與消防處控制中心對話的電腦紀錄,她認為警方及消防處先前的解釋與事實不符,要求交代「消失的3人」。香港消防單位今天在記者會上表示,紀錄上10名傷者變成7人,有可能是同事「算錯了」。

副消防總長(總部)陳慶勇今天(12日)出席記者會時表示,毛孟靜所提供的文件為消防內部文件,當中有消防的慣用術語,故可能會有錯誤解讀而引起誤會。他續指,23:30是截圖中第一個救護員出現的時間,但事實上在較早前已經收到救援請求的個案。第一宗為22:49,有市民來電表示有長者被打傷,但因為醫護員要拿防毒裝備等,故最終到達時間為23:31,而當時港鐵太子站早已封站;第二宗是22:56接獲市民報案,指出太子站有3名人士被打傷,到達時間為23:17,3分鐘後已進入港鐵站內。陳慶勇強調,當時並非處理大型事故的傷者事件,而23:24站內有女士表示受驚,所以醫護員改為安慰該名女士,接著於23:31經太子站E出口離開,也因此救護指揮點人數時並不包括這位傷者;第三宗則為22:57,消防處接報太子站有火災,確定為二級火警,於23:06到達後發現三號月台並沒有火警,故改為照顧港鐵站內的傷者;第四宗於當晚23:05分接獲,隨後確定為「涉及大量傷者的事故」,救護車與指揮官於晚間11:17分到B1出口,港鐵站此時已封站,經與警方協調後近11時半進入港鐵站。

另外,有消息指消防處需經警方同意才能離開,陳慶勇強調9月2日的港警記者會已交待清楚,由於當時太子站附近的環境存風險,加上考慮眾多因素,故只能聽從警方指示,搭港鐵專車由太子站到荔枝角站,運送傷者到瑪嘉烈醫院和明愛醫院。他指出,當時情況是不理想,但已是當下最好的選擇。陳慶勇補充,共有2次媒體查詢,分別問及太子站和油麻地站,但其後的報導將兩個查詢合成一篇報導,恐有誤導的成份,他指油麻地的事件是較早的,「不可能混在一起算」。

出席同一記者會的曾敏霞副救護總長,則敘述當晚第一名消防現場指揮官入站後的情況。她指,當時只有1位現場救護指揮先到站內,作初步評估並協調資源,也沒有沒攜帶「檢傷分類卡」,同時間地面有一至兩輛救護車到場,同事一度想從B出口入站,但沒有成功,他們再走向有電梯的E出入口,經溝通後,才在隔天(1日)凌晨00:30,派了其他19名增援人員入站。她強調當時傷者並非「固定坐著」,而救護指揮也承受壓力,希望大眾能理解前線救護的困難。

跟據當時救護指揮的紀錄,23:46有約10-15位傷者,不過當時仍未觀察完畢,此外他還要求增援;到了00:01,紀錄上改為9位傷者,00:15則改為10位傷者,最終1:02確定為7位需要救護服務的傷者。曾敏霞強調,傷者是有浮動性,加上太子站範圍較大,需要時間集中傷患,她還指出當時的傷者全部都是清醒的,維生指數平穩,考慮到同事、病人的安全,以及太子往荔枝角的時間很短,且接近兩間大醫院等因素,才會同意移動。

傷者人數變動

曾敏霞指,當晚傷者人數由同一名救援指揮點算,當時事發位置混亂,有傷者及被捕者被警員押走或移動,不排除救護指揮重覆點算個別傷者導致人數錯誤,至於具體出錯原因,她則表示「他(當晚救護指揮者)自己都講不清。我也很想知道」。最終消防將送醫人數改為7人,是最後將傷者集中後清點的紀錄。記者會上,二人多次被問到,能否排除曾有傷者被警方帶離涉事月台的可能,二人均指,經當時參與救援人員的資料,都沒有見過相關情況,也沒有發現有人嘔吐或需心肺復甦急救個案。

陳慶勇表示,「看不到的我們就不回答」,不作任何揣測,他強調,當時先後有38名消防及救護人員參與救援,「不可能有傷者沒被好好照顧,(我們)不停奔走」。他接著大打「溫情牌」,稱過去消防及救護員在香港大大小小事故中,不惜自己性命去救人,即使已知死亡個案,出於對生命的尊重,仍會盡力將死者遺體從火場,甚至跋山涉水將遺體帶走,「同事絕不會置死傷者不顧」。

由於消防處點算送院傷者人數多次變動,惹來外界質疑。曾敏霞指,當時太子站外的環境不理想,是「不尋常的大型事故」,只能聽從警方的指示和評估,她強調,警方並非阻止救護而是建議。陳慶勇承認,較早前示威者會先讓救護車離開,但他接著反問,曾有中國記者於機場被示威者阻攔,而讓救援時間受阻近1小時,他強調此事件也是考慮的因素。陳慶勇強調,醫護員當然以傷者利益為先,但從8.31太子事件的救援角度而言,兩小時後才可送院是不理想,他隨後指難以比較是警方當日的安排比較好,還是硬要從在太子站E出口出去比較好。根據當時評估是地面危險,「我們不可以帶著傷者去拚命。」

被問到有6名評為紅色的傷者紀錄被竄改,陳慶勇指因為當時警察行動仍在持續,難以確保救護同事的安全,才與警方進行即時的協調。曾敏霞補充,評為紅色並非「無法行動,可能是清醒,有或者只是呼吸困難」,強調傷者的症狀會改變。有記者多次質問為何紀錄不斷被改,曾敏霞指不排除是當時的指揮官作紀錄時,重覆點算紅色的傷者,又透露已多次查詢該名負責點算傷者的同事,「他都說不清楚有沒有重複點算。」她補充,傷者總數「由10變7」是由同一位同事負責點算,但因當時暫時未有攜帶「檢傷分類卡」,所以未能作出即時的紀錄。

曾敏霞稱第一位入站的救護指揮原預計有增援人員會帶檢傷分類卡,但其他增援人員需待60分鐘後才可入站,她稱「同事沒想到要等這麼長的時間才有同事增援」。她指,同事沒帶分類卡入站「不是很理想,但這完全不會影響病人救治。」

警員阻醫護員入站

此外,有記者問到警方曾多次向醫護員稱「站內並沒傷者」,曾敏霞引述紀錄,在場警員至少兩度向要求入站的醫護員稱「站內沒有傷者」,包括當晚23:14救護指揮在太子B出口要求入站;以及00:15在E出口,救護員到場要求入站增援時發生。兩次都要15至16分鐘的溝通協調,警方才批准入站。陳慶勇不同意這算是警員阻撓救援,堅稱是「協調」問題,認為溝通方面可以改善,「無法回答警方是出於什麼考慮(拒絕醫護員入站)。」

送院決定需與警方協調

陳慶勇重申,在衝突及暴力事故發生時,現場指揮是警方,消防需配合。他也承認,根據現場消防及救護人員部署,曾考慮安排全部傷者,沿太子站E出口上救護車,送往廣華及伊利沙伯醫院治療。但基於警方的風險評估,認為有風險,才要求用港鐵列車送到荔枝角站再轉送明愛及瑪嘉烈醫院。被問到救護部門是否在事件中失去自主權,只能屈從警方決定,陳強調「不能說是妥協,而是在協調」。

他重申,當晚警方在站內仍有行動,過往涉及暴力及衝突的事件中,消防與警方各有分工,行動由警方指揮,消防會配合處理救傷工作。至於送院安排,部門聽取警方的建議後,曾評估過傷者狀況,基於安全等考慮才同意有關建議。(香港《蘋果動新聞》)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國際》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