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歲窮少年抗爭前線「滅火」 貢獻力量減低催淚煙傷害

出版時間:2019/09/09 00:43

一個年僅15歲的少年,暑假裡沒有放空、不是只顧著玩樂,而是投身香港一波波的「反送中」抗爭,眼見催淚彈如雨下,催淚煙四起,他沒退縮反而逆向前行,步入白煙之中,不慌不忙地向剛爆發的催淚彈倒水、蓋下那個鐵碗撲熄催淚煙。香港《蘋果動新聞》跟隨這名少年「阿木」(化名)親上前線,直擊他如何執行「滅火隊」的任務。
 
香港前線示威者的「勇武派」並非個個高大魁梧、無畏無懼,在記者眼前的阿木,只是個斯文有禮的四眼書生,直言站在前線滅火「怕呀!」因省錢重複使用已燒焦的鐵碗、滅煙滅到氣喘發作、為了滅煙而差點被速龍小隊捉住……這些都是滅火隊阿木的日常。縱然如此,他仍希望憑自己一點力量,希望減低催淚煙對示威民眾的傷害,「如果我這樣可以感動他們,知道這些年輕人不是鬧事,我覺得值得的」。2019年暑假,阿木就在催淚煙中度過。
 
8月24日,香港《蘋果》記者跟阿木一同到觀塘遊行現場,最初阿木還有兩個滅煙隊朋友同行。Peter(化名)曾在滅煙時遇上速龍小隊警員追捕,情急之下將自己的頭盔拋擲出去成功脫身。穿起標準全黑裝備現身的Andy(化名)平日則以滅火筒滅煙,但要到外國讀書的他,8.24就是他的「終局之戰」,「好忐忑,不知聖誕節再回來會是怎樣」。問他有甚麼要跟香港的手足說?Andy頓了頓,「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雖說有伴,但到了戰場,各司其職,加上現場一陣騷動,朋友各自逃命隨即走散。阿木隻身站在前線,「現在你的朋友又走散了,是不是有點怕?」攝影師問。「有你囉,哈哈!」阿木笑著回應。不過更令阿木擔心的,是「怕朋友走不了」。八月長沙灣一役,阿木和Peter均在場,阿木亦因為救火而險些被警察捉住,但更令阿木擔心的,是不太敏捷的Peter不知會否被捕,「那日跑到一個巴士站,立刻打給他看看他安不安全」。
 
那天的觀塘志明橋,粉紅色和粉藍色之間,還有濃濃的催淚白煙。在抗爭前線,滅火隊一手拿鐵碗、另一手拿瓶水,嚴陣以待。突然速龍小隊及防暴警察衝出,及後施放催淚彈,示威者四散,有示威者被撲倒。身為滅煙隊的阿木亦急著逃亡,無法淋熄催淚彈,有一絲愧疚。「看到那種情況好像有點……無用武之地那種感覺,為什麼別人救得到,我又好像救不到那樣呢?」
 
眾多示威者不久後便重整旗鼓,等待警方下一波攻勢。在示威者用木棍敲擊護欄的砰砰聲中,阿木亦整裝待發。砰砰聲振奮士氣,但掩蓋不了驚恐。「見到它們(催淚彈)那樣飛下來,真是怕。」阿木笑說。「3、4粒在我旁邊可能司空見慣……」,阿木認真地說:「但站在那裡看著,從胸口那樣飛過來,怕呀!」
 
記者問阿木,滅煙有哪些方法?他如數家珍,三角錐、蓋鐵碗、淋水,還會驚嘆地說見過有人用濕拖把、滅火筒,快速滅掉催淚煙。當催淚彈射向人群,迎上前已成自然反應。「催淚彈過來時,第一時間就是開水瓶蓋然後淋水,放個鐵碗蓋下去,接著踩住。」本以為滅火隊會準備十個八個鐵碗,蓋上催淚彈就走;但阿木卻在淋水蓋鐵碗後留在原地,為的就是取回鐵碗再用。不過阿木雙手佩戴的只是普通防割手套,沒甚隔熱效果,要不等待至鐵碗冷卻,否則就要拿着「燙手」的鐵碗離開。
 
淋水、蓋鐵碗、等待、再撿回,重複4、5次;有時候,數名滅火隊一同衝前淋熄催淚彈,鐵碗就不用出動。還有些時候,阿木衝到冒煙的催淚彈附近,發現催淚彈已被淋熄,轉身又再尋找下一個剛射過來的催淚彈。一個下午,在觀塘偉業街,阿木已經協助淋熄十顆八顆催淚彈。這兩個月淋熄的催淚彈數目,多得數不了。
 
滅煙到氣喘病發
戴着「豬嘴」防塵口罩救火的阿木,得知記者所佩戴的濾罐是「神裝」60926,直呼「好吸引人」。雖然身為滅煙隊,但阿木只戴着一個效果較差的6003濾罐,這個配搭,是網友形容的「害死人組合」。阿木坦言物資難買,「買不到個轉接蓋,所以裝不了P100(濾棉)」。而阿木就用這個「害死人組合」在前線滅煙,用網友的說法,就是「用生命值硬接」。不像黃大仙居民般神功護體,阿木在「硬接」數次之後氣喘病發,直言「肺有點辛苦」,跑到後排吸氣喘藥。但30秒過後,阿木又向我們舉起拇指,說了句「能走能跳!」然後再回前線。不過再捱多次催淚彈密集攻擊後,阿木亦因身體不適而退下火線。
 
氣喘病人也要任滅火隊?真的不怕死?「我想做點實質幫上忙的事情,你一不做前線的事,那你永遠都躲在人家後面。」警方近月亦在住宅區肆意施放催淚彈,阿木就認為,淋熄催淚彈可幫助示威者之餘,亦可幫助普通市民,減低市民被催淚煙傷害的機會。「如果我這樣可以感動他們,知道這些年輕人不是鬧事,我覺得值得!」
 
啃麵包抗爭不忘手足
滅火至氣喘發作已非首次,記者追問之下,阿木推算「可能這個濾罐用得太久」。「買不到?還是省錢?」記者再問。「我以為可以繼續用呀!」原來豬嘴連接著的「害死人組合」,阿木已用了兩個月。同樣繼續用的,還有那個燒焦了又再撿回的鐵碗。記者本以為鐵碗只是「單日循環再用」之後丟棄,催淚彈的高熱又將鐵碗燻黑,既然鐵碗已焦,又何必取回?阿木笑著回答:「十塊錢……十塊錢!」(約40元台幣)用了數百元購置裝備,近日再添置蛙鏡,再加上花了數百元參加教會宿營,阿木這個星期剩下50多元可用,「所以我現在每日都吃麵包」。縱然如此,阿木亦不忘其他手足,「在樓下五金舖,買了二、三十個眼罩(護目鏡),扔(捐)到物資站」。
 
拍攝當天,阿木向攝影記者借20元港幣(80元台幣)吃晚飯,記者游說良久,才成功請他吃飯。記者之後到便利店買飲料,阿木婉拒,隔了不久,阿木突然說:「給20秒我出去有點事」。不消一會,阿木手持一瓶蜂蜜綠茶回歸,記者問「剛才不是說要買飲料給你!」阿木擺手又搖頭,「剛才攝影哥哥已經請我吃飯了,一瓶茶我給得起,OK啦!」
 
除了金錢困難,阿木也有藍絲(親中、支持建制派)家人。每次「發夢」(參加示威)後回家仍滿身催淚煙味,阿木認為家人也猜到自己站在前線。常看「港人講地」(論壇)的家人,在他「發夢」時均會在通訊軟體WhatsApp發送溫馨提示:「今日的空氣很差,你又氣喘,和平遊行完之後就快點回吃飯了,多晚也可以,平安回家就好。」阿木明言知道家人關心自己,「但我不聽話,哈哈」。那麼暴動罪又怕不怕?阿木反而第一時間想起藍絲家人,「如果我哪天真的被抓走,家人會不會認清,究竟現在香港發生什麼事呢?你會不會去關心和理非活動呢?」邊苦笑邊說:「往好的方面想,純粹覺得這個事被人拉逮捕的紅利囉!」
 
這個暑假,阿木學會的,尚有「和勇一家」(和平理性示威者與勇武派的融合)。戰線長近3個月,心情有時難免低落,阿木曾經在吃飯時感到無力而流淚,和理非活動就是他治癒心靈的良藥,故就算身為前線,和理非活動亦不缺席。訪問前一日(8月23日),阿木就出席了「香港之路」,令他8月24日抗爭的心更為堅定,「大家一齊站在那裡呼口號,好有香港人好團結的感覺,大家會有個信心,明天一定要出來示威。」拍攝當日晚上10時,阿木就在一個社區內,高呼「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五大訴求,缺一不可!」阿木直言過癮,「大家都有反應給你,見到真開心啊。」
 
「我沒覺得自己成熟過」
志願成為攝影師的阿木,心目中的暑假是令人期待的。「我已經同朋友講咗!天天都要出來拍照!我們已經有個清單,想要逐個地方去!原本還想去旅行!」3個月過去,阿木出沒的地點由各區攝影好去處,變成各區的戰場。說來慚愧,記者的15歲,放學回家的娛樂是看電視劇《學警雄心》,朋友之間的話題不乏「你喜歡吳卓羲還是陳鍵鋒(演員)」,男同學還會討論那個短髮薛凱琪,在電視劇中入學堂受訓成警察的劇情。但阿木的15歲,已是戴上工地頭盔和豬嘴,站在示威前線,面對荷槍實彈的警員。
 
抗爭者和《精靈寶可夢》的寶可夢一樣,也會進化。阿木最初只是做物資隊,之後進化至糾察、拆拒馬,再進化至滅煙隊,「是政府逼出來的,是警察逼出來的」。「我完全無想過自己會衝到前面去救火」,成為滅煙隊也是意外,跟朋友一同滅煙,「出來第一次,咦,我真的能做到!這樣就繼續試下去」。這時的阿木有點興奮又帶點傻勁,畢竟,他只是個15歲的中學生。「做了暑假作業沒?」「沒呀,沒動過,連有什麼東西咩都不知。」阿木頓一頓,「最後一日趕出來囉!」暑假的星期六、日,阿木都在忙抗爭,事實上,暑假的最後一日8月31日,阿木也是在港島「逛街」。
 
15歲的阿木,將要迎來他的16歲生日。生日願望,也是預料之內,「希望政府真的會拿出良心來,希望這件事快點完畢」。「有沒覺得自己成熟了?」「沒,沒有成熟過,反而覺得這個暑假過好快。」阿木想了想,「沒想到這個暑假會在催淚煙之中度過」。這樣度過2019年的暑假,甘心嗎?「也算犧牲一點東西,但如果最後的成果,政府真的回應,那我覺得,沒問題呀!」(香港《蘋果動新聞》報導)
 

香港《蘋果動新聞》
香港《蘋果動新聞》

阿木由物資隊變成前線滅火隊,「我想做實質幫上忙的事情,不做前線,那你永遠都躲在人後面」。香港《蘋果動新聞》
阿木由物資隊變成前線滅火隊,「我想做實質幫上忙的事情,不做前線,那你永遠都躲在人後面」。香港《蘋果動新聞》

阿木「發夢」的裝備相當齊全,三瓶水、蛙鏡、護目鏡、豬嘴(防塵口罩)、生理食鹽水、鐵碗、索帶等等,還有救他一命的氣喘藥。香港《蘋果動新聞》
阿木「發夢」的裝備相當齊全,三瓶水、蛙鏡、護目鏡、豬嘴(防塵口罩)、生理食鹽水、鐵碗、索帶等等,還有救他一命的氣喘藥。香港《蘋果動新聞》

準備迎戰一刻,阿木緊緊捉著水瓶和鐵碗,隨時衝前滅火。香港《蘋果動新聞》
準備迎戰一刻,阿木緊緊捉著水瓶和鐵碗,隨時衝前滅火。香港《蘋果動新聞》

阿木很快和朋友失散,孤身一人在前線,害怕嗎?他指一指攝記,「有你囉,哈哈!」香港《蘋果動新聞》
阿木很快和朋友失散,孤身一人在前線,害怕嗎?他指一指攝記,「有你囉,哈哈!」香港《蘋果動新聞》

拍攝當日,有示威者準備大桶水到場滅火。香港《蘋果動新聞》
拍攝當日,有示威者準備大桶水到場滅火。香港《蘋果動新聞》

催淚彈殺到一刻,阿木立即衝上前協助滅火。香港《蘋果動新聞》
催淚彈殺到一刻,阿木立即衝上前協助滅火。香港《蘋果動新聞》

雖然是滅火隊,但阿木只配備最基本的6003濾罐,是網友形容的「害死人組合」。香港《蘋果動新聞》
雖然是滅火隊,但阿木只配備最基本的6003濾罐,是網友形容的「害死人組合」。香港《蘋果動新聞》

滅火期間,阿木氣喘病發,急忙退後吸氣喘藥。吸過藥後,又再次上前線。香港《蘋果動新聞》
滅火期間,阿木氣喘病發,急忙退後吸氣喘藥。吸過藥後,又再次上前線。香港《蘋果動新聞》

經歷一個下午,使用了兩個月的濾罐失效,阿木難抵催淚煙,在觀塘後巷一處樓梯坐下休息。香港《蘋果動新聞》
經歷一個下午,使用了兩個月的濾罐失效,阿木難抵催淚煙,在觀塘後巷一處樓梯坐下休息。香港《蘋果動新聞》

和阿木同行的Andy將要出外留學,8月24日是他的最後一戰,臨別贈言只有8個字: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香港《蘋果動新聞》
和阿木同行的Andy將要出外留學,8月24日是他的最後一戰,臨別贈言只有8個字: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香港《蘋果動新聞》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國際》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