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朗恐襲滿月竟無人被起訴 受襲者矢言告警務處長討公道

出版時間:2019/08/21 23:30

白衣人、藤條、西鐵站,7月21日晚上的畫面相信在不少港人腦海中揮之不去。有受襲者被打至皮開肉綻,傷口仍未完全復原,不能長時間站立,手亦無法握拳;亦有受襲者稱「心理創傷大,見到穿白衣的人都會先驚怕一陣」,甚至不敢踏足元朗。但一個月來,兇徒仍未繩之於法、無人被立案起訴、警方冷處理事件、「39分鐘」論、還有多區再次出現白衫藍衫紅衫人襲擊市民事件,更令他們痛心。有受襲者指出,警方稱須重聽當天所有報案電話才能展開錄口供程序,並指警員錄口供「選擇性記錄」,而至今仍未就此立案起訴任何人,明言不排除控告警務處長,希望可就事件討回公道。
 
當天無端受襲的梁先生說:「我當晚唯一可以做的事,就是(在西鐵站)望著窗戶,看看有沒有警察來,但是到最後警察都沒來。」721其中一名受襲者梁先生,手、頸及後腦均有傷。遇襲後他回家因頭暈頭痛,需召救護車入院。直到接受香港《蘋果》訪問當天,梁先生都表示手部「按壓還會痛,有點麻」。
 
除了身體受傷,梁先生的心靈也受害,「會很敏感,不知道哪些人是正常人,哪些人會打你」。他當天到只是到元朗和朋友「喝東西」,近兩星期沒有到過元朗,遇襲後也一個星期沒搭西鐵。「我在這個社區長大,有很多朋友在這裡,但我沒辦法來元朗」,事件發生後,更有朋友送他長傘和鼓棒傍身。
 
「其實我去哪裡都會帶!」雖然隨身物品不再是鼓棒長傘,但梁先生至今仍習慣在包包裡放著「體積大的東西」,以防再次受襲時就可舉包抵擋攻擊。訪問當天,梁生的包包裡就放著一雙鞋,「有時候可能是電腦、可能是書,因為你真的不知道何時會有這些事情發生」。防備陌生人之餘,他也對警察作防備,「現在的警察這麼暴力,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無緣無故被他們打到」。
 
梁先生在事發後數日被邀約到警署錄口供,「為何這麼晚才找我呢?因為他(警察)說21、22號晚要回聽報案電話,找出資料才知道有我存在」。警方此舉已使梁先生大感荒謬,而錄口供當天因交通問題未能到達警署區域,被警員建議轉到一輛私家車內錄口供,其間警員還選擇性記錄。「我說『有人在(地鐵)閘門外面打人、白衣人打人,有些乘客就打開水管驅散他們』,但警察寫的版本就是『見到一批白衫人,然之後打開水管射向他們』」,他認為警察「將中間的前因後果省略了」,做事不太專業。
 
另一名在7月21日被襲擊的張先生,當天頭、手、背、腳均被打傷,其中手肘位被打到裂開,需縫6針。一個月過去,張生目前「左手無法握拳、無法出力」;左腳也無法長期站立及長時間走路,「無法正常使用」。住在元朗的張先生,出入時常須依賴西鐵,受襲後兩星期「都不是很想搭西鐵」,驚慌之餘雖然有想過攜帶登山杖或棍棒隨身,但因害怕違法而作罷。
 
事件距今雖已一個月,但張指,警方替他錄口供後,至今尚未有實質調查,張也批評警方在接報後39分鐘才到達現場,至今仍未解釋清楚事件。「從6點鐘開始已經有好多人通知警方會有事發生……但他們選擇坐視不理」,他直言「好憤怒」,認為警方在元朗及多個地區,對持木棍及武器襲擊市民的黑社會人士視而不見,批評警方「完全荒謬」。又反問警方只拘捕20多人,「為何只是非法集結罪?」張先生指出,目前已請律師處理控告警務處長盧偉聰事宜。
 
同樣被打的馬先生,手和頭均被打傷,手掌及手臂均有大面積瘀傷。「真的好難想像香港這麼現代的社會,會發生這種事」,可惜襲擊事件接二連三,馬先生認為與元朗恐襲事件被冷處理有莫大關係,「警方如此縱容,才會讓為惡者肆無忌憚」,並強調自己堅持追究政府及警方,同時希望向警方索償,「不是為自己,是為了整個社會」。
 
至於當天因得知白衣人衝進站內,覺得事件太令人髮指,所以走到收費閘口前與白衣人對罵的Anson,最後被人用藤條打腫頭顱。「我覺得當時是衝動,但我是抱著心裡一份正義感才去罵白衫人士。在醫院有便衣警察問有沒有人未錄口供,我沒有出聲,因為我後天要去旅行,也擔心會被警察告集體毆鬥而不能出境。」事發後他已聯絡港鐵要求賠償,現已交第三責任險的保險公司跟進。
 
截至8月19日,警方就元朗恐襲一案拘捕28人,但暫時無人被起訴,「對這整件事,我的憤怒沒停止過。」梁先生說,「都有影片拍到這幫人手持武器,你竟然不抓他們,這件事我不能接受」,他批評警方處事不公,「何時才要還個公道給我們」。梁先生也說,警方執法偏頗、冷處理721事件,不排除控告警務處長盧偉聰,「我很樂意這麼做」,希望還受襲者一個公道。 (香港《蘋果動新聞》報導)

出版時間:13:14
更新時間:23:30(新增國語配音版動新聞)


張先生當日背部亦被打至傷痕纍纍。受訪者提供圖片
張先生當日背部亦被打至傷痕纍纍。受訪者提供圖片

張先生當日手肘被打至皮開肉綻,需縫8針。受訪者提供圖片
張先生當日手肘被打至皮開肉綻,需縫8針。受訪者提供圖片

梁先生批評警方現時仍未就721事件作出交代,明言有機會會控告「一哥」,希望可就事件討回公道。 香港《蘋果》
梁先生批評警方現時仍未就721事件作出交代,明言有機會會控告「一哥」,希望可就事件討回公道。 香港《蘋果》

一個月過去,梁先生仍隨身攜帶一些大型物品,若再次被打時可「頂一頂」。訪問當天,梁生在包包裡裝了一雙鞋。 香港《蘋果》
一個月過去,梁先生仍隨身攜帶一些大型物品,若再次被打時可「頂一頂」。訪問當天,梁生在包包裡裝了一雙鞋。 香港《蘋果》

馬先生當天手部被打至瘀腫,頭部亦受攻擊。受訪者提供圖片
馬先生當天手部被打至瘀腫,頭部亦受攻擊。受訪者提供圖片

受害者Anson事發後已聯絡港鐵要求賠償,現已交第三責任險公司跟進。 香港《蘋果》
受害者Anson事發後已聯絡港鐵要求賠償,現已交第三責任險公司跟進。 香港《蘋果》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國際》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