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領立法會」前線示威者受訪:當時以為是最後一搏

出版時間:2019/08/01 17:24

香港7月1日爆發佔領立法會行動,上萬名示威者包圍立法大樓後,又有民眾推著鐵籠車,撞破大門,在辦公室噴漆,將議會中的香港區徽塗黑,更豎起「沒有暴徒只有暴政!」橫幅,成了反送中運動中最有名的畫面之一,而英國廣播公司(BBC)更訪問了當時推車撞開立法會大門的示威者,讓他們現身說法。

BBC訪問了當時參與衝擊立法院大門的3位匿名示威者,今天播出訪問影片時透過其他配音員轉述,確保他們的身分不會曝光。

「當時大家都認為,我們在為這場反送中運動做最後一搏了,所以無論如何,都要來幫忙。」當時參與衝撞立法會大門的前線示威者表示,「當第一個人開始推鐵籠車衝撞立法會,就沒有回頭路了。而我就是其中一位推著車闖進立法會的人。其實我不知道(撞開大門)花了多少時間,也有民主派議員警告我們,『這麼做會有後果的,做了就回不了頭了。』所有人都了解,但即使如此我們當下還是覺得,應該要做些什麼。」

「在這場運動中,只要我們之中有人起了頭行動,其他人就會支持,不管這件事是對是錯。」示威者接著指出,「盲目嗎?有一點點吧。但在(佔領立法會)當天,我們從沒想過要離開。在我踏入香港的權力核心時,有一種自由、勝利的感覺。很多人開始譴責我們,這終於向他們(港府)證明了我們是威脅。」

這場佔領立法會行動,是香港反送中運動中,最戲劇性的事件之一,更遭到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和中國當局的強烈譴責,也讓抗爭主題從反對惡法條例,轉為香港爭取民主。

另一位女性示威者則表示,「如果前線的人沒有打破玻璃,並為我們做出這樣的犧牲,我是不會闖進去的。我當時就站在立法會外,心想著是否該走進去,我全身都在顫抖,我很害怕。有幾個比較壯碩的示威者,撐著柵門讓我們進去,立法會裡有好多人,有男有女。我很驚訝有女生敢進入破壞議會的門鎖。」

她接著又形容進入立法會的心情,「有些人移開鐵欄,還有人噴漆,當我進入立法會議場,每個人都很害怕,也很困惑,我已經做好被逮捕的心理準備,因為現場有很多監視器,但我只能說不並不後悔當初的決定。我知道自己做的事是正確的。」

最後,還有位負責補給的示威者說:「我們以為大家會留下來,如果到時候沒有補給,結果一定會很慘烈。所以我們搬了一些補給品,像是急救包、食物和水。」

「我並沒有參與打破玻璃或破壞閘門,一開始我也不明白為什麼要這麼做,我認為這沒有意義,當時每個人都以為,我們在為這場運動做最後一搏,所以不管如何,我們都需要幫忙。我覺得想留在議會內的人,都已經準備好要被關個8到10年了。如果當局連我都被逮捕了,以我在這場行動中涉及的程度,可能監獄的空間會不夠。」最後他表示:「我的生活都在香港,如果我什麼都不做並乖乖服從,我的未來或許不會太糟,但這樣就沒意思了。政府不服務人民是不合理的,我們只是在為自己的自由奮鬥,這已經是政治體制的問題,而不是僅僅是一個法案這麼簡單。」(許福銘/綜合外電報導)

【7.1】有示威者下午撞破立法會玻璃幕牆,與大樓內警方對峙大半日。至晚上警方棄守,示威者即佔領立法會,並在會議廳發表宣言,延至凌晨零時警方始出動清場。資料照片
【7.1】有示威者下午撞破立法會玻璃幕牆,與大樓內警方對峙大半日。至晚上警方棄守,示威者即佔領立法會,並在會議廳發表宣言,延至凌晨零時警方始出動清場。資料照片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國際》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