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四周年】酷刑受虐、被失業遭唾駡 維權律師淪落街頭賣老鼠藥

出版時間:2019/07/09 20:00

2015年7月9日起,中國當局在23個省份大規模逮捕或帶走數百人,包括逾百名維權律師、律師事務所員工、民間維權人士、上訪民眾及其親屬,部份人士因此下落不明,被稱為「709大抓捕」,昔日站在辯護欄的律師一個個走上犯人欄,被要挾、被虐待、被認罪。今年踏入709的4周年,有維權律師仍身陷牢獄,更多律師慘遭非法註銷牌照,逐出法律界,斷絕生計。
 
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有多名知名維權律師,代理許多弱勢族群、法輪功等當局眼中的敏感案件,成為「709大抓捕」中重點摧毀的目標,遭連根拔起。劉曉原為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合夥人,至今「被失業」4年,無經濟收入,近日更淪落街頭賣老鼠藥,而肩膀上扛著的壓力還不止是錢。
 
劉曉原向香港《蘋果》表示:「家人對我有很多意見,兄弟姐妹都被調查,反問我為甚麼對付公安。」依法維權成了他們最大「罪證」,自己明明是最慘受害者,卻被人視為加害者。他們為人維權,又有誰為他們維權?
 
香港建制派人士上月不斷宣稱大陸是「陽光司法」,適逢今天是中國司法界惡名昭彰的709大抓捕4周年,顯得相當諷刺。
 
陽光何在?維權律師謝燕益在2015年7月12日被帶走後,半年囚在無窗的房間,沒見過陽光。司法何在?謝向香港《蘋果》說:「指定監視居住已是酷刑,監視房間與世隔絕,你沒有任何的自由,他可以不讓你上廁所、不讓你喝水、不讓你睡覺、不讓你吃飯,不斷的審訊,你心理也沒有自由,咳嗽一下也不行,連身體的反應都在他的嚴密監視下。」
 
不止精神虐待,還有身體虐待,他說:「包括給你一個凳子坐,沒有扶手沒有靠背,一天要坐16個小時,坐完之後整個下肢都麻木了,去上廁所解手也解不出來,神經都麻木了。」這些虐待的生活,謝足足經歷了553天。「在這樣的環境下,輕生自殺的念頭很容易發生,我本人也不是第一次,可是周圍全都是軟包,自殺也沒有辦法!」出獄後,他把經歷寫成20萬字的《709紀事與和平民主100問》一書。
 
大搜捕牽連超過320名律師及相關人士,今日幫律師辯護的律師,日後又成「煽顛(煽動及顛覆國家罪)」的目標,須由另一位律師幫自己辯護,依法辯護成為「煽顛」的罪證。判囚的判囚,未判囚的有數十名律師被非法註銷牌照,逐出法律界。
 
劉曉原是著名律師,亦是鋒銳的合夥人,709將鋒銳連根拔起,劉現時「被失業」,近日更流傳了他淪落街頭,靠賣老鼠藥為生的相片,令人不忍觀看。他穿着道袍扮道士,聲稱要預測司法局官員官運,每次收5毛錢(人民幣),又讓人看得忍俊不禁。劉形容自己是作「行為藝術」,希望「以圖片的形式表達我對自己被株連、不能正常執業,被司法局卡住的不滿」。「行為藝術」圖片一出,劉估計因為「這些照片讓他們感覺形象受影響」,近日當局再加封殺,迫令他交出護照。
 
在國家機器輾壓下,劉曉原失業足足4年,他坦言「沒有經濟收入」,只能靠妻子及家人接濟。他有點無奈地說:「家人也對我很多意見,我代理一些維權案件,導致他們也被公安盯上調查,我兒子想出去(出國進修)都出不了,包括我的兄弟姐妹都被調查。他們總問我好好的一個律師,你就辦案你賺錢就可以,幹嘛去招惹公安?」
 
劉曉原表示,鋒銳不是不想做經濟案件,而是一開始做了群眾基層的案件後,接手的案件就越來越多,變成律師樓以服務基層為主,只能收很少律師費,其他經濟案件都不找鋒銳。劉強調:「我一直依法辦案,辦理的案件沒有被當事人投訴,包括對方的當事人及公檢方。」
 
作為鋒銳的合夥人,鋒銳去年11月正式被司法局註銷執業許可。按法規,劉曉原可在6個月內轉到其他律師樓,否則會註銷牌照。不過,當他欲辦理申請時,卻發現在「律師管理系統」找不到自己的執業訊息,他多次寫信申訴,結果司法局監管處及行政審批處互相推搪,在雙方串通下拖延6個月,之後司法局「依法」註銷劉的牌照。他透露,就算自己目前沒有律師執業證,仍然會繼續做一些法律諮詢的工作,盡自己能力繼續助人維權。
 
謝燕益經歷完酷刑,獲釋後同樣被吊銷了律師牌照,前幾天剛經歷了第十度逼遷。上月底,他租了新地方居住,但合同才簽好了一天,房東就突然毀約趕他們走,令他們一家無家可歸,仲介更表明「公安明言不許把房子租給謝燕益」,其他房東罵他為「賣國賊」。謝估計當局應不滿他近日聲援維權律師王全璋妻子李文足,結果出手騷擾打壓,所幸他終於找到了新地方居住。魯迅筆下《藥》的主角夏瑜為國赴死,他人卻以為有利可圖,趕赴食人血饅頭,兩名709維權律師同樣在地獄走了一轉,他們宣揚的法治精神,部份民眾似乎毫不了解。
 
中國大陸所謂的「陽光司法」,只要說真相、依法辯護就是「尋釁滋事」,網上批評就是「煽動顛覆國家」。謝燕益對自己子女最感歉意,還未成年就被指「危害國家安全」、被拒辦護照、跟蹤學校情況,「大人的選擇對孩子肯定是不太公平,但怎麼說呢,唉,這是無可奈何。」他苦惱。劉曉原對於親友受到牽連,同樣感到歉意。
 
乖乖當「順民」,維權律師是否換來和平?謝燕益認為在這個專制統治下,每個群體都有危險,連高級幹部也朝不保夕。維權律師一直與人為善,「從來沒想過挑戰法治,只是行使法律賦予的權利」,他們已是「退無可退」,因為「說話是做人的底線」。
 
709大搜捕在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率先爆發。鋒銳在709前有50多名律師,連行政人員共60多人。對於當日的大抓捕,由鋒銳的律師王宇被抓開始,翌日連另一合夥人兼律師周世鋒亦被帶走,劉曉原仍歷歷在目:「當時我與劉四新(鋒銳另一律師)通電話,他在電話裡說:『他們來啦來啦。』後來他也被抓走了,電話也打不通。我們律所還有一個助理,當時他在微信問要不要上班,過了不久他說他們(公安)也找上門了,後來他也被抓了。」
 
經過4年來搜捕逼供,鋒銳有9人被涉案,其中3人被以「顛覆國家罪」判刑:周世鋒判囚7年、律師王全璋判囚4年6個月、行政人員吳淦(網名屠夫)被重判8年。 (香港《蘋果動新聞》採訪報導)
 
709著名維權律師近況
王全璋(43歲)
被捕罪名:顛覆國家政權罪
被捕情況:2015年7月10日被帶走,超過1,200天不准接見家人,是「709最後一個人」,於今年被判4年6個月。
現況:在山東服刑,近日終獲批見妻李文足,李形容丈夫像「編好程式的呆滯的木頭人」。
 
王宇(48歲)
罪名: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被捕情況:2015年7月10日被帶走,軟禁兒子包蒙蒙,一年後不堪兒子被威脅,在官媒面前「被認罪」。
現況:不時被官方帶走問話,亦不時受到監視,律師牌照亦被吊銷。
 
謝陽(48歲)
罪名: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被捕情況:2015年7月12日被帶走,其間傳出被酷刑虐待,後認罪免罰。
現況:被禁止出國與妻女團聚,以李文足代理律師身份協助李與王全璋見面。
 
周世鋒(54歲)
罪名:顛覆國家政權罪
被捕情況:2015年7月10日被帶走,開審時認罪悔罪,不上訴,判囚7年。
現況:正在天津服刑。
 
吳淦(46歲;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行政助理)
罪名: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被捕情況:2015年7月3日被帶走,傳遭酷刑虐待仍不肯認罪,後被指獄中打架,開庭後重判8年。
現況:家人指他的身體情況轉差,心臟出問題,懷疑受過酷刑。
 
709小檔案
● 事件簡介:官方大量抓捕維權律師,稱為「709事件」
● 幕後黑手:中共最高法院院長周強、最高檢察院檢察長曹建明
● 搜捕時間:2015年7月9日起至今
● 搜捕範圍:全中國20多個省市
● 拘留人數:325名律師及其相關人士
● 被抄家律師事務所:3間
● 吊銷律師牌照:數十人
● 判刑最重:8年(吳淦)
● 失蹤最長;超過1200天(王全璋)
 
資料來源:《蘋果》資料室

發稿時間:10:05
更新時間:20:00(更新:新增動新聞)
 

維權律師「從來沒想過挑戰法治,只是行使法律賦予的權利」,他們已是「退無可退」,因為「說話是做人的底線」。香港《蘋果》
維權律師「從來沒想過挑戰法治,只是行使法律賦予的權利」,他們已是「退無可退」,因為「說話是做人的底線」。香港《蘋果》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國際》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