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來的同婚元年 祁家威跨國爭伴侶平權

出版時間:2019/07/03 10:30

台灣通過同性婚姻,推動立法的靈魂人物、台灣同性婚姻釋憲案聲請人祁家威,在紐約接受《蘋果》訪問時表示「蠻高興」,他把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家,看成是一個遲來的成功,「如果說33年前,立法院給的話,我們是世界第一個國家」。未來,他會致力為在台的跨國同性伴侶爭取權利,希望他們也得到婚姻制度所保障的財產繼承權,避免再有像畢安生(Jacques Picoux)自殺的悲劇重演。
 
年過花甲的祁家威,大家口中的「祁大哥」,有「台灣首位公開出櫃男同志」之稱,早在80年代已開始爭取同婚權利。對於這仗漫長的平權之仗,終於取得勝利,他高興之餘,也為等不到同婚合法化的同路人而耿耿於懷,「如果早幾年前可以登記結婚,像畢安生教授那些就不會去自殺了」。
 
2015年,台大法籍教授畢安生,他與同性伴侶的共同擁有的財產,在對方逝世後被奪走;一年後,他就在兩人的愛巢一躍而下,了結生命。祁家威至今提起此事,仍然哽咽,「那個是......很殘忍的事」,強調婚姻制度對同性戀者的重要性,「因為財產繼承,它沒有婚姻制度的保障就不行,不能繼承。」
 
即使現在有了同婚保障,祁家威也未敢放鬆,因為他仍要為跨國問題而努力,「台灣的結婚那個辦法,就是遊戲規則,它是要另外一個國家也是(同性婚姻)合法的國家,才能跟台灣人登記結婚」,所以在同婚合法後第一天,登記的500對同性伴侶中,只有15對是跨國伴侶,「可是跨國的同性伴侶,在台灣有400多對,不能登記,其中馬來西亞就佔140多對」。
 
對於這個關口,祁家威有信心一、兩年可以衝過。一方面是因為世界對同性結婚的接受與支持越來越大,而法例已經相對不合時宜;另一方面是台灣的獨立性,「我們台灣是目前來講,雖然中國政府不承認,但是畢竟我們有自己的護照、錢、郵票,就是我們還是主權獨立,沒有必要像殖民地一樣,看別的國家臉色過日子。所以不管別的國家合不合法,我們就應該可以」。
 
今年是台灣「同婚元年」,也是美國同志平權史上重要事件「石牆起義」50周年,祁家威獲邀登上紐約「LGBTQIA+」同志大遊行前方的花車。他說,作為一個華裔,三年內兩次可以出現在遊行隊伍的前方,是大家對自己的一個肯定。在巡遊時揮舞著台灣旗幟的他表示,對身為台灣人感到很自豪,「畢竟以中國大陸最難處理的,就是人權來講,我們台灣能做到這樣子的程度,是蠻自豪的」。(胡凱文/紐約報導)

祁家威說,未來他會致力為在台的跨國同性伴侶爭取平權。胡凱文攝
祁家威說,未來他會致力為在台的跨國同性伴侶爭取平權。胡凱文攝

祁家威再次獲邀登上紐約「LGBTQIA+」同志大遊行前方的花車。胡凱文攝
祁家威再次獲邀登上紐約「LGBTQIA+」同志大遊行前方的花車。胡凱文攝

祁家威表示,作為台灣人,他感到很自豪。胡凱文攝
祁家威表示,作為台灣人,他感到很自豪。胡凱文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國際》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