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法庭常以「未反抗」放過施暴者 迫使女性隱忍親友性暴力

出版時間:2019/07/02 08:21

日本媒體揭露,當性侵案施暴者涉及受害者親人,法庭都會以無法判斷受害人是否不能反抗為由,判施暴者無罪。有案件是牽涉到女童被繼父侵犯,母親要求隱忍,令被害者身心受盡傷害。有關注團體指出,社會應明白女童被親人侵犯時,「會誤以為不得不聽從施暴者的命令」,也不知道如何求助。
 
《朝日新聞》報導,靜岡地方法院3月裁定一名涉侵犯12歲長女的父親無罪,理由是家屬沒有察覺事件,是「極為異常」的情形。先前名古屋地方法院岡崎分部也裁定一名涉嫌侵犯19歲女兒的父親無罪,理由是該父親從女兒國中時期就已向對方施暴,而受害人「在某程度上基於自由意志」選擇隱忍,因此不屬於「明顯無法反抗」。
 
法庭以「無法判斷受害者在案發時無法反抗」為由,判處多宗案件的涉案父親無罪,使得有類似經歷的受害人承受極大打擊,有女受害人指:「父母和子女的權力關係並非對等,當下感到非常害怕,根本無法反抗。」
 
一名住在大阪府的19歲受害人表示:「雖然他們說只要反抗就好,但那是不可能的,我希望大眾能瞭解實情。」她受性侵時只就讀國小2年級,午睡時遭繼父性侵,她被下令「不准出聲」,因為感到非常害怕,只能聽從繼父指示,「當時我再怎麼努力,也只能鼓起勇氣說要去洗手間,然後趁機離開現場」。受害人從洗手間出來後哭著告訴母親,但對方竟說︰「這是我們3個人的秘密」,禁止她告訴別人。
 
受害人曾跟姊姊提起此事,對方表示也曾被繼父撫摸身體,因為受害人曾目擊姊姊為了反抗繼父,而被對方以衣架暴打或在寒冬時被趕出屋外,所以受害人一直對繼父言聽計從,但一家人關係漸漸疏離。直到受害人升上高中之後,才向老師揭發事件並由專責部門追查,兩姊妹也入住保護設施。不過受害人的生活沒有回歸正軌,她因為感到沒有生存意義而服藥自殺,後來被送醫救回一命,目前她與家人分開生活。
 
支援家暴受害者組織「WANA關西」負責人藤木美奈子表示,大部份受害者在成長過程中,都處於無法向他人求助的狀態,她自己也是過來人,於11歲時遭繼父多次性侵。她憶述當時很想反抗,但最多也只能轉過身去,除了家之外也不知可以去哪裡生活。
 
藤木指出,子女長期受父母管教,如不讀書就不能吃飯,升學方向等都是由父母所決定,「社會必須明白,受害者會認為自己不得不聽從施暴者的命令」。
 
接觸多宗虐兒案的立命館大學教授野田正人指:「既然已判斷曾發生性侵,卻將焦點放在受害者當時能否反抗,根本是搞錯重點。如果不知道如何反抗,那當然無法做出反抗行為。」他又指家暴的特點之一,是受害者遭到施暴者精神上的支配,連「反抗」選擇也被剝奪。 (香港《蘋果動新聞》報導)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國際》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