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中惡法】目睹港警狂射催淚彈 澳護士決定上街示威

出版時間:2019/06/30 05:32

全球多國聲援香港反對《逃犯條例》修訂,連已移民澳洲約20年的護士阿芝,也回到香港聲援。6月12日,她自發擔任示威現場的急救員,結果當天港警向手無寸鐵的人群狂射催淚彈,令示威者由金鐘夏愨道一直後退。過程中,阿芝目睹數名年輕人從濃濃的催淚煙中走出來,有180多公分高的男大生,需要靠阿芝攙扶脫困,軟弱無力、聲音沙啞地說:「可..不..可..以..幫..我..沖..下」。他們雙手被催淚煙嚴重灼傷,眼晴幾乎睜不開,連脫下眼罩的力量也沒有。一幕幕經歷刻骨銘心的經歷,令阿芝決定要暫緩回澳洲,留下來與港人一起參與7月1日大遊行。
 
阿芝表示,香港人永不放棄爭取公義及追求民主的精神,令她深深感動,決定延後兩周回澳洲。目的是參加71遊行,與大家一同向港政施壓,令官員重啟政改,落實真普選,同時要港府撤查612港警濫用暴力、撤回送中惡法。
 
阿芝於2000年移民澳洲,現在在當地任職護士,今年5月返港探親,原本是要與媽媽慶祝母親節,但見到香港正經歷前所未有的動盪,她於是主動聯絡5年前佔中期間,在港認識的「戰友」,於6月9日百萬人遊行當天,為主辦單位「民陣」擔任活動糾察。
 
612當天,她又自發擔任急救員,在警方開始施放催淚彈後,傷者漸多,她背著的兩支生理鹽水很快用完。她越過夏愨道馬路,跑到對面的連儂牆下面,原想向急救站借用醫療物資,但因傷者眾多,急救站的醫療物資也用完。警方很快從添美道向夏愨道推進,有警察警告她:「你再不走,我就抓你。」但阿芝堅拒退縮,親眼看到警察向人群狂射催淚彈。
 
「一個、兩個、三個、四個,第四顆催淚彈落在急救站對面。」阿芝憶述,她的雙手612當天也被催淚煙灼傷,雙眼不適,呼吸有少許困難。因為身上的清水不多,令她顧不得自己傷勢,留下清水為受傷的示威者治療。當煙稍為散去後,她走到馬路,問了4至5名年輕人是否受傷。後來在港警進逼下,人群慌忙走避,周圍是尖叫聲,她與其他示威者一直往中環方向後退,期間看著數名年輕人,每當有催淚彈跌落地上,立即走上前淋水,希望減少催淚煙四散。經歷7、8顆催淚彈後,這數名年輕人無力再走,向她求助。其中3人要阿芝攙扶,為他們脫下眼罩清洗雙眼,治療被催淚煙灼傷的雙手。談起612當天的情況,阿芝忍不住流淚:「見到這些年輕人受傷,真的令人心痛,港警的行動不可以接受」。
 
6月16日200萬港人上街當天,阿芝再度擔任民陣糾察。她說,在寧靜的澳洲沒機會發生的過百萬人遊行,竟在香港發生兩次,也令她看到香港人的團結精神。「好禮讓,互相尊重,2個鐘頭一步都走不了,但大家都沒有鼓譟,互相照顧」,震撼的場面令她銘記於心。
 
這段日子,感動、悲哀、心痛、難過的心情一直在阿芝的腦海及內心迴盪,「好幾個晚上都不安心,不是睡醒第二早上就沒事」,她仍會想起612的情景,「擔心年輕人不敢再上街」,而難以安心入睡。她相信港警的鎮壓,對其他示威者的身心靈也有很大傷害。
 
阿芝本來訂了6月21日的機票要回澳洲,但612後她決定改為7月3日離開,因要參加71遊行。「因為我是香港人,見到香港人的精神,我有責任,不是到國外生活就沒有責任。香港人可以,我就可以」。阿芝說,過去4、5年香港的生活環境急速惡化,港府一昧親中,對市民的訴求置之不理,「每次都拖,跟你比命長,一直不回應,不然就是講了等於沒講」。
 
阿芝強調,71再上街,她要與港人一起爭取重啟政改及真普選,「香港的許多爭議,都是因為沒有真普選,聽立法會開會是浪費時間,政府與建制派(親中派)共謀,不聽民意」,政府只聽北京中央的旨意行事,不斷「開除」民主派(香港本土派)議員,政策傾向大財團,不關心基層市民。情況許可的話,阿芝還打算年底再回香港,參加區議會選舉投票。(香港《蘋果動新聞》記者陳沛冰/綜合報導)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國際》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