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性別認同教育 加國心理學家稱「人不能選擇」

出版時間:2019/06/27 07:20

加拿大多倫多大學知名心理學教授彼得森(Jordan Peterson),上周撰文抨擊加國政府有關性別平等的「C-16法案」。C-16法案將「性別認同和表現」列入加國禁止歧視的憲章,與種族、宗教、年齡等因素並列。彼得森稱,性別認同教育會使兒童產生困惑,在校園中沒有實施的餘地。但有批評指,彼得森在文中混淆「identity」一詞的概念,作出了錯誤的解讀。
 
彼得森長期反對性別教育,自2016年起製作一系列影片表達意見。他認為,「認同(identity)」必須由社會來認可,不是個人能夠決定的事,否定法案對性別認同(gender identity)「可以由個人來決定」的主張。彼得森說,「認同」是一種社會角色,為群體互動提供基本準則和分工,維繫社交活動和社會結構(例如父母之於子女),須由社會來賦予意義。彼得森說,社會學者都知道這一點。
 
彼得森舉例,如果你在玩扮家家酒,你必須和其他人協調,扮演一個角色,遊戲才能進行,而現實生活也一樣;如果你拒絕扮演那個大家協調好之後分派的角色,堅持要做你自己,那大家都會很困擾,沒人知道遊戲如何進行下去,因為沒有相關規則。
 
彼得森並援引安大略省一起案例:一名6歲女童聽聞老師解釋「性別流動」,老師說「世上沒有男孩與女孩的差別」、「男孩不是真的、女孩也不是」,女童聽了感到很崩潰,疑惑自己作為女孩這件事實為何不存在,要求找醫生諮詢。彼得森批評,性別教育提倡者無視會對兒童造成認知混淆,甚至根本期望全套教育系統都圍繞「性別可開放」的思想做出改變。
 
然而,跨性別運動提倡者、麥基爾大學(McGill University)法學碩士候選人艾胥利(Florence Ashley)撰文指出彼得森文章中的謬誤,並表示《國家郵報》拒絕刊登反駁文,艾胥利的文章最後在網路平台Medium.com發表。
 
她指出,彼得森似乎混淆了「認同」和「身份」的差別,忽略「自我認同」與「社會認同」的差異。「認同」和「身份」英文同為「identity」,若依據彼得森的家家酒比喻,人們扮演的不是「認同」,應是一個「身份」。艾胥利表示,「身份」確實無法依個人意願來決定,但「性別認同」是自我概念的一部份,個體在建立自我認同時,會受社會群體影響,彼得森卻錯誤地宣稱性少數族群「堅持只做自己」。
 
一個人無論「自我認同」為何,都不代表他無法扮演某個身份角色、做好該角色的工作,差別在於扮演了之後,社會能否公允給予評價。彼得森認為,性少數族群破壞了兩性社會的家庭結構、男女分工,社會很難對個人認同做出妥協,因為兩性結構一直是社會組成的基礎,當兩者發生衝突時,人們「應該」採用簡單、可持續的方案。艾胥利指,這種說法缺乏創造力,性少數族群何嘗不是創造了新的社會角色?除非人類希望文明停滯不變,否則應該歡迎。
 
著名心理學家艾瑞克森(Erik. H. Erikson)曾在其《心理社會發展理論》中提到的「認同危機」,正是因自我認同遭遇外來挑戰;彼得森提到的安大略省女童案例,與跨性別青少年所面臨的異樣眼光,實際上皆屬於這樣的情況。彼得森更忘記,提出《社會認同理論》的社會心理學家泰菲爾(Henri Tajfel),曾以實驗證明,人為了追求群體認同,會出現徇私和排外行為,這也正是仇恨與歧視的起點。
 
此外,若根據著名社會學家韋伯(Max Weber)的權威論,「社會」本身由何種權威支配、權力結構如何影響法律或規則,都可能影響非權力階層者的行為。若群體中的權威階層有排除異己的思想,大眾選擇服從,「社會認同」失去中立,無論基於種族或性別認同的弱勢、少數族群都將處於危險。當年納粹戰犯自我辯護時,「服從」是個再普通不過的理由。(林宜萱/綜合外電報導)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國際》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