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0年4】連「今天」也不能提 中國年年搞遺忘運動

出版時間:2019/06/04 04:30

「今天」、「昨天」和「明天」,有何共通之處?
 
「春夏之交」、「黃色小鴨」、「兒童節過後三天」(編按:中國兒童節為6月1日)、「瓶反鹿死」(平反六四),還有「銘記八酒六四」這些不相干的詞句,又會甚麼狀況下被湊到一塊?
 
答案是六四天安門事件,也就是今年邁入第30個年頭的中國近代史上最血腥一日:發生在1989年6月4日,造成至少數百人(外媒報導上萬人)喪命的大規模抗議與鎮壓行動。
 
30年來,每逢這一天,世界各地尤其是華人聚居處,都會舉辦各種不同形式的紀念活動。但弔詭的是,世人對六四的記憶與其說是受到這些紀念活動的警醒,倒不如說是因為中國高層對天安門事件相關訊息的全面性封鎖、嚴厲審查,以及一年一度對異議人士的大動作跟監,才不斷提醒了外界這一天有多麼重要。
 
香港大學的「微博視野」研究團隊,最近與加拿大多倫多大學公民實驗室共同編纂一份「被禁詞彙」清單,透過對中國網路審查機制的測試和記錄,找出3237個疑似因扯上六四而遭禁的關鍵字,其中除了「王丹」、「鄧小平」、「絕食請願」這些一目瞭然的禁忌字眼以外,還有單純表達時間地點的「春夏之交」、「長安街」等關鍵字,甚至連「今天」、「明天」、「昨天」這類日常發語詞,也曾因發文的時間點敏感而遭到下架刪文;另外,知名的「黃色小鴨」玩具,則是因為一度被修圖拿來取代天安門前的坦克影像,而成為中國當局追殺的關鍵字。
 
英國BBC派駐北京的記者沙磊(John Sudworth)在六四30週年前夕一篇報導中,將中國夙夜匪懈的資訊封鎖和人員監控行動,比喻為一場六四的「遺忘活動」,就如同中國境外的六四「紀念活動」一樣,每年都如期上演,行禮如儀,務求將歷史擦抹的一乾二淨。
 
「群眾把他吊在樹上」
但境外媒體對六四這段過往,同樣是每年定期追蹤,甚至因為北京的「遺忘」行動而引來更大的關注。BBC記者為了撰寫六四專文,從BBC的檔案庫裡翻出大量當年留下的影像和訪談,其中一段英國觀光客瑪格麗特(Margaret Holt)的見聞描述,即使在30年後聽來,仍令人不寒而慄。
 
「一個士兵殺紅了眼,不分青紅皂白朝人群掃射,」瑪格麗特當時人在鎮壓現場幾百公尺外一棟建築裡,從窗戶目睹了部分過程:「三名女學生跪在他的前面,哀求他別再殺了。」
 
但士兵卻開槍,當場射殺了那三名女學生。
 
接著,瑪格莉特看見一名老人舉起雙手,似乎只想走到馬路另一頭,但士兵又再度開槍擊倒老人。
 
接著,「彈匣空了,他想要裝填子彈,可是這時群眾衝了過來,把士兵吊上樹頂。」
 
「30周年意義重大」
中國將每年的六四前的「遺忘行動」稱做「維穩」,目的在維持社會穩定,避免有人「尋釁滋事」。英國衛報報導,四川一名獨立製片人鄧傳彬5月16日在推特上傳了一張酒瓶照片,第二天便遭人帶走,被控「尋釁滋事」,押進看守所,家中電腦和攝影裝備全被一掃而空。
 
原因,是照片中的酒瓶標籤上寫著:「中國‧北京 ─ 永不忘記,永不放棄 ─ 27年窖藏,64%,500ml」,酒的名稱是:「八酒六四」,標籤圖案裡畫著一排坦克,朝著一名坐在地上打筆電的男子開過去。
 
這張酒瓶標籤的原始製作者是4名四川維權人士。2016年這張圖片在網路上傳開後,4人隨即遭到羈押,但案子的審理整整延宕了3年,直到今年4月,也就是六四30周年的前夕,法院才開庭判處四人3年半等不同刑期。
 
許多中國異議人士向外媒表示,今年的六四前夕氣氛明顯比往年來得緊繃,當局的監控動作也比過去更早展開。曾經參與六四抗議並多次入獄的獨立記者高瑜,早在今年一月的趙紫陽忌日之前就遭到官方軟禁,長達3個月之久。
 
「他們製造了一種氛圍,任何膽敢站出來的人都會遭嚴厲懲罰。他們為了今年這個日子準備了很久,因為他們知道30週年對很多人來說,意義重大,」中國知名維權人士胡佳,在接受衛報訪問時說。
 
5月底,胡佳被中國的國安人員帶出北京住家,前往秦皇島接受監控,要等到6月4日之後,才有可能回家。而這例行的「被旅行」,已經是胡佳的日常。
 
「中國人權現況30年來最糟」
雖然面對30周年這個象徵性的關卡,北京如臨大敵,動作頻頻,但異議人士認為,過去6年多來,中國反對運動早已在習近平主政之下被打壓得抬不起頭來,毫無運作施展空間。
 
「在天安門事件發生後的30年,中國人權現在處於最糟的狀態,草根抗議活動的推展非常困難,」人權觀察組織研究員王亞秋說。
 
澳洲的中國研究專家林慕蓮(Louisa Lim)認為,當今北京政權有著極強的控制欲。「(習近平)是2012年上台的,其實每一次有新任領導人上來,外界都會有一段時間寄以期待,想著:說不定他會走向改革開放,說不定這次會不一樣,但結果並沒有,」萊姆說。
 
但仍然有人不放棄。國際特赦組織的東亞研究主任阮柔安(Roseanne Rife)呼籲中國坦然面對,准許民間紀念六四,並且對事件的始末進行獨立透明的調查。投身中國維權運動20餘年的胡佳則是認為,中國,總有一天會變。
 
「我不覺得中國共產黨是鐵打的,我從未失去希望;我不相信惡勢力會永久存在,它總有一天會消失。」胡佳說。
(國際中心/綜合外電報導)
 

翻攝網路
翻攝網路

2013年出現這張網友P圖,也被中國當局刪了。翻攝網路
2013年出現這張網友P圖,也被中國當局刪了。翻攝網路

像胡佳這樣敢言的維權人士常在六四前「被旅遊」,不能留在北京。翻攝推特
像胡佳這樣敢言的維權人士常在六四前「被旅遊」,不能留在北京。翻攝推特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國際》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