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0】呂京花:中共沒有資格就六四道歉

出版時間:2019/05/22 08:48

六四事件發生30周年,《蘋果》北美版採訪了30位經歷天安門慘劇、目前流亡北美的異見人士。在六四前夕,每天刊登二人的訪問筆錄,讓他們口述30年以來的心路歷程,包括對六四看法,以及對中國民主化是否仍抱有希望。

呂京花
當年身份:北京工人自治聯合會成員
今日身份:從事人權及房地產工作
地點:紐約

我叫呂京花,我是北京人,1989年天安門民主運動的時候,我是一名普通參與者,加入了北京工人自治聯合會,做廣播員的工作。我目前在紐約做人權和房地產工作,房地產是全職,人權是兼職。

「六四平反」這個詞對我來講,有點不能接受。什麼叫「平反」?就是說一個政權對他們自己的錯誤行為,決定「是我們做錯事,給了你們六四參與者石尖(暴力),我們要來向老百姓道歉」。不是的,他們沒有資格給中國老百姓賠禮道歉,因為他們犯的是罪,他們只能認罪、下台。

中國的老百姓這麼多年來、從1949年解放以來,從來沒有佔上風,永遠是受打壓的弱勢群體。

現在美國在川普上台後,對聲援中國異議人士、團隊的資源,相對來說是減了一些基金,所以有些民間團隊、做人權工作的團隊,很多東西就不給力。

對於未來,我還是滿看好的,因為現在年輕人已經懂得翻牆,了解一些89年的運動。他們有人私下給我發信,問了各式各樣的問題。將來中國一定會有個很大的契機和空間,讓中國老百姓對政府提出更多政治要求。

吳仁華
當年身份:政法大學教師
今日身份:台灣訪問學者
地點:台灣

我叫吳仁華,1989年學生運動爆發的時候,我是中國政法大學的青年教師。在1990年7月的時候,我流亡到美國洛杉磯,擔任《新聞自由導報》的總編輯。目前我在台灣擔任訪問學者。

我這些年一直強調,「六四屠殺」不是歷史,是現實。在天安門屠殺事件之後,中國政府沒有從正面去總結經驗教訓,為什麼會發生這麼大規模的民主運動?學生跟民眾到底在要求什麼?中國政府始終沒有從正面去總結、經驗教訓,沒有去做政治上的改進。

中國全面開放經濟,經濟得到強勢發展,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換句話說,就是中國政府有更多財力可以投入維穩。中國民主運動面臨更大一個困境,就是敵人太強大,相對於蘇聯、東歐當年的共產政權來講,中共政權現在所具有的經濟力量,遠遠超過蘇聯和東歐當年的共產集團。

我始終認為,只有每個有心人,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做自己認為有價值的事情,就會推動中國的民主進程,加速中國的變化。每個人可以做的事情、能夠做的事情,是不一樣的。(林于鈴/美國採訪報導)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六四30】採訪突變非法 港人裡應外合打破中共新聞封鎖
【六四30】傳真機破封鎖、大數據抗河蟹 傅景華初心不變

看了這則新聞的人,也看了……
中國自認沒有玻璃心碎 諷美國「蘋果肉碎」

1989年呂京花仍是北京一位小市民,學運後自發加入北京工人自治聯合會。翻攝推特/amnesty chinese
1989年呂京花仍是北京一位小市民,學運後自發加入北京工人自治聯合會。翻攝推特/amnesty chinese

2011年呂京花照片。蘋果日報資料照
2011年呂京花照片。蘋果日報資料照

2017年呂京花演講照片。翻攝推特/donaldwang
2017年呂京花演講照片。翻攝推特/donaldwang

1989年政法大學青年教師吳仁華(左五淺藍衣戴黑臂章者)往天安門廣場支援學運。翻攝吳仁華的推持
1989年政法大學青年教師吳仁華(左五淺藍衣戴黑臂章者)往天安門廣場支援學運。翻攝吳仁華的推持

吳仁華曾為釋放劉曉波發聲。翻攝吳仁華的臉書
吳仁華曾為釋放劉曉波發聲。翻攝吳仁華的臉書

吳仁華近照。翻攝吳仁華的推持
吳仁華近照。翻攝吳仁華的推持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國際》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