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0】蘇曉康:美國親手打造中國威脅

出版時間:2019/05/21 07:30

六四事件發生30周年,《蘋果》北美版採訪了30位經歷天安門慘劇、目前流亡北美的異見人士。在六四前夕,每天刊登二人的訪問筆錄,讓他們口述30年以來的心路歷程,包括對六四看法,以及對中國民主化是否仍抱有希望。

蘇曉康
當年身份:《河殤》總撰搞人
今日身份:作家
地點:馬里蘭州

我叫蘇曉康,30年前我是中國大陸的報告文學作家,同時我是電視系列片《河殤》的總撰稿人。這一部電視片被中共指責為煽動八九學運,我1989年也到天安門廣場,聲援學生。這個學運遭到鎮壓後,我就被中共放到通緝名單。這30年我待在美國,過流亡生活,一步步完成自己的寫作計劃。

我們這個學潮和官方、政府的博弈,學生是完全勝利的。這是鄧小平跟學生下棋,他到最後惱怒了,他把棋局翻了,他說我不跟你下了,我要殺人了。

大屠殺執行以後,中國完全落入一個新的集權形態當中,然後在這個基礎上,中共得到西方、尤其是美國在市場方面、資金方面的巨大支持,因為西方要中國這個巨大的市場。在西方的支持下,中共實現了經濟起飛30年。現在美國華盛頓感到中國這個政權,對美國構成威脅,我今天要說:「這個後果是你(美國)自己造成的!」

六四30周年,我看到網路、新聞媒體為六四發聲,到處都有集會,各種各樣的活動還是非常非常多,也就是說,共產黨並沒有把六四完全抹煞掉。直到今天,我認為(民主運動)還是成功的。

嚴家祺
當年身份:中國社會科學院政治學研究所首任所長、趙紫陽政治改革智囊
今日身份:學者
地點:馬里蘭州

我是嚴家祺,我原來是中國社會科學院政治學研究所的研究員,現住在美國馬里蘭州。

1989年6月3日晚上10時近11時,我還在天安門廣場,當時(民主大學校長)張伯笠主持民主大學的開學典禮,他請我去做演講。過了幾個小時我們去睡覺了,就聽到槍聲。

民主運動的首要訴求就是恢復六四真相,如果沒有這一點,麼都談不上。只有在恢復歷史真相後,中國今後才有可能一步一步走向民主、走向自由。

中國要改變的話,不僅需要從上至下的政治改革,也需要從下至上⋯⋯「儒家文化裡有人還想當皇帝」這樣的糟粕,像袁世凱、習近平,這樣的思想應要解除。中國出現了國王,要怎麼辦?就要開展第二次新文化運動,讓大家看到中國文化、孔老夫子文化裡面,既有精華、好的方面,也有糟粕。(林于鈴/美國採訪報導)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六四30】香港支聯會一路走來30年 李卓人:撐住就有希望
【六四30】香港記者見證民運流血收場 「國家欠人民一個道歉」

看了這則新聞的人,也看了……
華為孟晚舟埋怨豪宅內軟禁 學者:可能激怒加拿大人
美衛生部長支持台灣 取得WHA觀察員身份

蘇曉康1987年在陝北拍攝《河殤》外景。受訪者提供
蘇曉康1987年在陝北拍攝《河殤》外景。受訪者提供

嚴家祺(中)1989年在天安門現場。翻攝嚴家祺的臉書
嚴家祺(中)1989年在天安門現場。翻攝嚴家祺的臉書

2017年,嚴家祺(左二)、蘇曉康(右一)與朱耀明(左一)在華府聚首。受訪者提供
2017年,嚴家祺(左二)、蘇曉康(右一)與朱耀明(左一)在華府聚首。受訪者提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國際》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