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0】方政:老百姓已看清 中共政權難再騙

出版時間:2019/05/17 09:00

六四事件發生30周年,《蘋果》北美版採訪了30位經歷天安門慘劇、目前流亡北美的異見人士。在六四前夕,每天刊登二人的訪問筆錄,讓他們口述30年以來的心路歷程,包括對六四看法,以及對中國民主化是否仍抱有希望。
 
方政
當年身份:體院學生
現居地點:加州
 
我叫方政,1989年的時候,我是北京體育學院的大學四年級學生,在1989年北京民運學潮當中,我可以說是89民運的一個普通參與者,同時也是六四屠殺的倖存者、一個見證人。在1989年6月4號的清晨,在西長安街,我被坦克從身後追殺,失去雙腿。現在我住在美國舊金山灣區。
 
海外民運這30年來,我相信大多數人都在盡自己的能力,一點一點地在各個方面,推動中國的民主進程,但是面對這樣一個龐大的對手,這是完全不對稱的,從各方面來說都是不對稱的。所以給外面的感覺似乎是成效甚微。但其實我知道,我們海外民運這30年,每個人所做的努力都沒有白費。從現在國內民眾對中共政權逐漸清醒的認識,其實這中間就包含著海外民運30年來所做的巨大努力的成就之一,就是讓大家認清了中共是必須要推翻的,現在老百姓已經看清了這一點,中共政權已經沒有太多欺騙性。
 
中國政權表面上看,還是依然很強大,很有力量,好像很有自信,不管是三個自信,還是四個自信,好像很有自信,但是我們大家都知道,這30年來,中國的問題沒有減少,反而更多。中國的矛盾依然正在不斷累積,可以說整個國內是遍地的乾柴。
 
香港有香港憲政要面對的問題,香港的民眾要有自己的聲音;台灣也有台灣現在的壓力,台灣人要有清醒的選擇。利用網路,我們海外的人可以和(中國)國內要求變革的、廣大的民眾,有更廣泛的接觸,給他們資訊,給他們各種支持。我想最終還是要由國內民眾覺醒起來,由他們親手去埋葬中共的政權。
 
唐元隽
當年身份:汽車助理工程師、東北民運領袖
今日身份:自由業、中國民主黨美東黨部黨工
地點:紐約
 
我叫唐元隽,89六四的時候我在長春,長春第一汽車製造廠,作一個助理工程師。我流亡到美國,現在定居在紐約,從事一些自由職業。現在在一個民運組織(中國民主黨美東黨部)裡頭做一個管理工作,算是專職黨工。收入不足呢,就做其他一些服務的工作,比如說做護理工,現在靠這個。
 
如果我們每年都只做回憶,都是講講自己的經歷,這個應該三十年已經講夠了。對反對派運動、政治反對派來講,如果不總結歷史經驗教訓,那麼我們的價值就不能實現,因為我們的很多做法過於強調意識形態,忽略了政治操作。說白了就是,共產黨也是強調意識形態,它是搞階級鬥爭這一套、鎮壓意見人士,但是他們在政治上有一套手法,而且做得比較成功,所以他們能維持統治到現在,目前也看不到他們近期要倒台的跡象。
 
我們要求改革、要求我自己的國家搞得更好,我們首先要講政治,講政治是講技巧的,就是說我們要想一想,我們要形成溝通和協商的習慣。當時廣場上的示威者、組織者,他們缺少這種習慣。
 
所有的共產黨體制,它們出現變化,都是有一個轉機,跟這個社會問題、經濟問題,各類的問題,在一個關鍵時期,它們會出現轉機。靠底層翻上去革命、建立一個民主憲政制度的社會,幾乎沒有,都是體制內和體制外的合力。
 
我們總認為13億人都是喜歡受奴役的,也並不是這樣,就是說大家要看到希望,看到國家有改變的希望時,人心就會發生變化,一定要影響人心。我們不是說有航空母艦、有槍有砲就能打敗共產黨,不是的,所有共產黨制度改變,都是人心在變、它就會變。怎麼樣影響一個社會的習慣、人心,這就是我們當前要做好的。人民的思想一定要變,社會才能進步。(林于鈴/美國採訪報導)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六四30】「沒信心,流亡將成痛苦」 吾爾開希告誡香港:不團結也是力量
曾為六四事件灑淚 澳洲前總理霍克逝世

看了這則新聞的人,也看了……
【六四30採訪側記】吾爾開希提家庭「哈哈哈」 「借廟遁」驚被跟蹤?

方政復健照。翻攝推特/zhaochangqing89
方政復健照。翻攝推特/zhaochangqing89

方政在六四前是運動員。蘋果資料照
方政在六四前是運動員。蘋果資料照

唐元隽2017年公開發言照片。翻攝推特/sinofreedom
唐元隽2017年公開發言照片。翻攝推特/sinofreedom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國際》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