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薪最少5萬美元 台灣最強電競手闖美:靠的是熱情

出版時間:2019/04/16 08:30

打電玩不再沒前途!在電競界最高級別的「Overwatch League」(簡稱OWL)聯賽,今年出現首位來自台灣的選手。年僅21歲、自小跟爸爸打電玩的羅子桓,捧著百萬台幣年薪,過著年輕人羨慕的生活。但職業電競手背後辛酸不足為外人道,如每天晨操晚練,還要頂住觀眾的壓力,「走到今天靠的都是熱情,收入多少也沒所謂,最重要是享受過程」。

「我叫羅子桓,遊戲ID是Baconjack,我今年20歲(編按:剛過生日),工作是打職業電競,項目是《鬥陣特攻》。」爸爸是電玩迷的羅子桓,從小跟著爸爸﹑哥哥打電玩,2016年《鬥陣特攻》推出時就被深深地吸引著,開始打業餘賽,後來愈打愈起勁,同年與隊友首奪台港澳公開賽冠軍。

後來,羅子桓加入職業電競隊「閃電狼」,先後贏得《鬥陣特攻》太平洋職業錦標賽(OPC)第一季冠軍和第二季亞軍,成為台灣最強「閃光」(遊戲角色之一)。惟2018年閃電狼解散,羅子桓一度轉戰另一款遊戲的職業隊伍,但打不到半年就離隊。到2018年底,在前教練張家華(Ray)邀請下,他加盟「成都獵人隊」,重返《鬥陣特攻》,更成為首位出戰最高級別電競聯賽「Overwatch League」的台灣人,「因為我打的是最高聯賽,不管對手或隊友都很強,所以在這樣的環境生存,要下更大努力。」

第二季「OWL」2月14日在加州開賽,隊伍由12支增至20支,賽季一直到8月底。羅子桓隸屬的隊伍,在超過60萬名線上觀眾打氣下,首戰旗開得勝。羅子桓對記者說,首次在「OWL」上陣壓力山大,認為自己不夠冷靜專注,表現未達預期,「(自己)實力屬隊伍內中游,還有很大進步空間」。

作為職業電競手,訓練就是不停的打電玩,羅子桓表示,公司規定他每天早上7點起床晨跑,早飯後開始練習,有時午飯後可休息兩小時,再訓練到晚餐,餐後還要練習到晚上11時作結。就算偶然休假外出,回到基地時還是會心癢癢,要再打兩局才願休息。

相比起傳統父母,羅子桓慶幸自己的父母開明,在他打出成績時會為他感到自豪,也鼓勵他向感興趣地方發展。高中畢業便成為職業電競手的羅子桓,薪水遠高於大學畢業生。目前,台灣大學生畢業月薪不到970美元(美元、下同,約3萬元台幣),但「OWL」規定,職業選手最低年薪為五萬元(約150萬元台幣),相當於月薪4,200元(約12萬元台幣),加上住宿交通補貼﹑獎金等,可說是名成利就。

不過,羅子桓對此沒有太大感覺,「我比較注重個人感受,就自己需要什麼東西,這樣的過程很開心。」他指,走到今天靠的都是熱情,收入多少也沒所謂,最重要是享受過程,能箇中成長便好,「我在打這個之前就是學生,學生就是沒出過社會,見的東西很少;我有工作加出社會,基本上就是成長的階段,學到很多處事道理,跟同事隊友互相合作,是蠻開心的。」

與運動員一樣,電競手職業生涯也有限期,羅子桓指,電競手通常在30歲退役,歐美選手有些到36歲才退下來,主要看選手反應、專注力及體能。另外也視乎遊戲壽命,「打這個遊戲就是為了比賽,比賽給觀眾看,要是這遊戲不火了,沒有觀眾,那你就沒有比賽可以打,所以是一種對等關係。」

自己什麼要時候退下來,羅子桓還來不及思考。如果《鬥陣特攻》不再流行,他或許會選擇退役,或回台灣完成學業,「能走多遠就走多遠」。(張紫茵/洛杉磯報導)

羅子桓說,走到今天靠的都是熱情,工資多少也沒所謂,最重要是享受過程,在箇中能成長便好。張紫茵攝
羅子桓說,走到今天靠的都是熱情,工資多少也沒所謂,最重要是享受過程,在箇中能成長便好。張紫茵攝

羅子桓2018年隨前助教Ray,加盟OWL新軍成都獵人隊,登上遊戲最高聯賽。張紫茵攝
羅子桓2018年隨前助教Ray,加盟OWL新軍成都獵人隊,登上遊戲最高聯賽。張紫茵攝

電競運動發展得極具規模,觀眾數以十萬人計。張紫茵攝
電競運動發展得極具規模,觀眾數以十萬人計。張紫茵攝

除了線上觀戰,支持者也可到現場觀賽。張紫茵攝
除了線上觀戰,支持者也可到現場觀賽。張紫茵攝

電競選手的職業生涯,與遊戲壽命息息相關。翻攝自Twitch
電競選手的職業生涯,與遊戲壽命息息相關。翻攝自Twitch

第一次在OWL上場,羅子桓壓力非常大,有感表現未達預期。翻攝自Twitch
第一次在OWL上場,羅子桓壓力非常大,有感表現未達預期。翻攝自Twitch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國際》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