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萊塢專訪】打不破的刻板印象:華裔演員追夢總受阻(系列一)

7012
出版時間:2017/10/25 14:40

(新增配音影片)

亞裔演員在好萊塢甚少能成為吸引票房的號召,就算在賣座電影裡,往往只能出演充滿刻板印象的角色。而電影選角時,將原本非白人主角改為白人的這種「洗白」(whitewashing)現象,也已非新聞。早從50年代的《國王與我》(The King and I)到近年的《攻殼機動隊》(Ghost in the Shell),電影產業為了商業考量、增加票房,總是找來重量級的白人演員來擔綱原作中設定為其他種族的角色。《蘋果》將透過每週一篇專訪的方式,用不同的個人故事,帶大家瞭解亞裔藝人在好萊塢的甘苦。


「多數的亞裔演員總是無法得到、也無法演繹他們夢想的角色」。來自台灣移民家庭第二代的陳凌(Lynn Chen),演藝生涯已經超過35年。自認幸運的她,其實也親身體會了許多觀眾對東方面孔的刻板思維;「也許與過去相比是好了一些,但在我童年的時候,大家就只認得那麼一、兩個東方演員,彷彿他們就是代表了」。她回憶,童年在觀看一些經典電影時,常常好奇為何沒有東方演員。「像是美女與野獸(Beauty and the Beast)或是新海角樂園(Into the West),全都是白人,當時我就覺得……為何一個不同顏色的面孔都沒有」。

即使比起過去有所改善,但陳凌表示現今亞裔演員在好萊塢出現的頻率太低,還是不爭的事實。尤其有許多劇本原創角色本身是亞洲人,結果拍成電影時卻是由其他族裔的人來扮演,更是讓人覺得喪氣。陳凌苦笑說,自己已經很幸運。由於自小就踏足演藝圈,許多製作人對自己都有一定的熟悉度,「所以我比較少拿到充滿刻板印象的劇本」。她在許多劇中演出的角色,其實也可以由非裔、拉丁裔的人來扮演,但導演都是因為看上本身的特質而挑選她,「而並非因為我的東方面孔」,她舉例說,「就好像挑選冰淇淋的口味一樣,有些人喜歡香草風味、有的人喜歡奶油胡桃,而我正是那奶油胡桃,只要你喜歡這個風味就會挑選我」。

這份幸運,是因為童星出身的她有資歷優勢,「對我來說,舞台就是我放學後的遊樂場」,母親身為歌劇演員,讓陳凌從小就對上台這件事一點都不陌生。年幼的她最喜歡模仿媽媽唱歌、一邊唸著台詞。她在5歲時,就初次踏入紐約的林肯中心參與表演。不過她大學沒有選擇表演課程,「因為我想要看看人生中還有什麼其他的可能性」,而這樣的冒險精神,似乎也反映在許多她的作品上。

2005年,陳凌接到了一個一生難忘的角色,那就是電影《面子》(Saving Face)中的薇薇安— 一個必須演出裸戲的角色。 從童年開始,母親就一直告誡陳凌不可以演出裸戲,「任何想要脫妳衣服的人,不管他們的目的是什麼,他們就是壞人」!因此,她對於如何告訴家人決定接下這個角色也感到十分掙扎。「當時我特意選在家庭晚餐時告訴他們這個消息,說陳沖想找我演戲!結果我母親一聽,就說她(陳沖)上次執導的電影有裸戲,所以她是壞人!然後全家就笑出來了」。

趁著笑開懷的這個時刻,陳凌巧妙的「偷渡」了自己將演出裸戲的想法,所幸父親開放的態度,也影響了原本極力反對的母親。「後來我在看試映的時候,我根本無法專注在電影上,只是一直偷看著父母的反應」。所幸母親的憂慮沒有成真,《面子》一片讓陳凌一戰成名,也成為她最自豪的代表作,「那是一部很棒的電影,可以說是上天給我的禮物」。

近年陳凌再因在最新夯劇《Silicon Valley》軋了一角,被更多美國觀眾給關注,還被不少媒體譽為「打破(種族)藩籬的新秀」。但對於是否會因此打開知名度,陳凌則是隨緣以對,「我已經在這個產業太久了,……說真的,你永遠不知道什麼樣的東西會讓你一夜爆紅,然後下一秒就回歸平淡」。

那麼演戲演了這麼久,覺得辛苦嗎?陳凌笑回,演員只要有戲演都不辛苦,因為那是一件最快樂的事情。「真正令人感到難受的,是日復一日等待電話響起的那一刻,才是最難熬的地方」。現在陳凌努力經營自己的美食部落格,近年甚至以美食家身份出席台灣的美食展,多采多姿的身份讓她感到很快樂。她認為自己正在用不同的方式,讓亞裔人士發揮影響力。

陳凌表示,自己不會再為演藝生涯設定目標,「人生有這麼多選擇,我很好奇還會有什麼事會找上我」。(陳志豪/洛杉磯報導)

出版:07:08
更新:14:38
 

陳凌表示電影中的亞裔面孔雖然變多,但還是不夠。陳志豪攝。

當年演出《面子》讓陳凌聲名大噪。翻攝自網路。

陳凌現在也是美食部落客,嘗試不同的發聲角色。陳志豪攝。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國際》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