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婚系列】她出櫃遭死亡威脅 美心理師分享辛酸路(上)

出版時間:2017/05/26 15:00

(新增動新聞)

兩天前,台灣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針對「同性婚姻釋憲案」做出裁決,正式宣告目前不允許同性結婚的民法違憲。消息一出,許多關切族群都感到振奮不已,台灣也向同婚合法化的道路邁進,成為亞洲各國尊重同志人權的先驅。然而這一小步,卻是在許多人長久的抗爭下才得來。即便是講求自由開放的美國,也有許多州是到近年才開放同婚,而歧視同性戀的聲音也依然存在。許多同志都在成長過程中背負極大的痛苦,做出遺憾的決定。執業超過20年的資深心理醫師可圖斯基(Davina Kotulski),也透過今日專訪,與《蘋果》讀者分享她自身的「出櫃故事」。

「曾有學校運動員因為我的性傾向,而在停車場企圖開車輾過我。高中的足球隊隊長甚至威脅要帶著散彈槍到學校殺我」,說到過去因「女同志」身份而發生的荒謬遭遇,身為專業心理醫師的可圖斯基即使態度顯得平靜,但仍然隱藏不住心裡的那份沈重。

40多年前,可圖斯基出生在奧勒岡的格雷舍姆(Gresham)—這個當年人口只有3萬多人的小鎮,以農業為主,民風十分保守純樸,鎮上許多人都認識彼此。在這樣的氛圍之下,許多人對「同性戀」一詞可說是毫無概念,甚至視其為一種疾病,都想要「除之而後快」。即使在這個環境下成長,可圖斯基還是很快瞭解到到自己與他人的不同,「我大概在6歲時就覺得自己對女孩子有不一樣的感覺,到了13、14歲左右,我就很清楚自己的性取向了......就像一般的男女關係一樣,我也想與女孩子親近、擁抱、甚至接吻,心中充滿了愛」。

然而,認識到自己是個異類的過程,其實充滿恐懼。「你知道嗎?在當時的美國,同性戀可是一種罪」。為了害怕別人發現自己是個「罪人」的事實,可圖斯基選擇隱瞞與逃避,但這卻替她帶來了極大的痛苦。「我從青少年時期就開始酗酒,當時的我十分害怕,只希望酒精能把這一切的恐懼和想法都趕走」。長久躲躲藏藏的痛苦,甚至讓可圖斯基動過自殺的念頭,所幸她最終沒有做出憾事,反而是透過與自我對話而做出正確的決定。「我終於想通了,隱藏秘密是會讓人生病的,只有真正的面對這些慾望,才能夠解放我們的心靈」。選擇做真實自己的可圖斯基,在高中時勇敢出櫃,也在第一時間就把這個想法告訴了父母,並幸運的獲得了他們的支持。

「我的父母願意傾聽我的想法,也給我很多的鼓勵與愛,讓我感到很溫暖」。但家人接受,不代表其他人也準備好了。出櫃後的可圖斯基剪了短髮、穿起帥氣的工作褲,如實地把自己的想法告訴身邊的朋友,卻很快就被鎮上的人及同學視為洪水猛獸,各種不友善的對待也接踵而來。「人們會直接在街上對著我大吼,說我是個怪胎,甚至朝我扔東西,你能想像嗎」?可圖斯基說,這段時間讓她看遍了人情冷暖,許多要好的同學在一夜之間轉變態度,「我不能忘記那樣的眼神,它們是如此的冷漠,彷彿我們從未認識」。

那當時為何不繼續做女性化的打扮,好讓自己在鎮上的日子好過一些呢?「我不願意因為他人的眼光而改變自己的穿著,因為那不是我」。可圖斯基強調,選擇穿著自己喜歡的穿著,也是一種表達與認同,如果因為害怕別人的眼光而隱藏自我,那她也不會感到快樂。身為先驅的可圖斯基,在大學時期搬離了小鎮,也得以快樂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成為一名專業的心理醫師。她也在多年後,得到了來自朋友的道歉,「許多高中友人透過臉書找到我,告訴我他們為我當年的勇敢行為感到光榮;也有人專程向我道歉,表示很後悔當年自己沒有為我挺身而出」。

曾經的沈重,現今看來已雲淡風輕。20幾年過去,依然剪著短髮、穿著西裝褲的可圖斯基,已經不再引起路人的側目。聽到台灣在同婚議題上向前邁出了一大步,她感到十分振奮。「加油!台灣」!可圖斯基充滿微笑的向記者說出了這句話,強調美國也是經過無數前人的努力,才爭取到今日許多州都「同婚合法」的局面。她也期望台灣能早日通過同婚,讓每個人都不被歧視,享有一樣的人權。(陳志豪/ 洛杉磯報導)

出版:08:17
更新:14:57

【同婚系列】多數人有同性傾向!心理師解析7大誤解(下)
【同志遊行】困在面具後的華裔同志 父母的擔憂讓她出不了櫃

 

可圖斯基高中時就選擇男性打扮, 也給自己帶來不少麻煩。受訪者提供。
可圖斯基高中時就選擇男性打扮, 也給自己帶來不少麻煩。受訪者提供。

同志爭取婚姻權利還有一段路要走。本報資料照片。
同志爭取婚姻權利還有一段路要走。本報資料照片。

可圖斯基曾因同志身份遭到生命威脅。陳志豪攝。
可圖斯基曾因同志身份遭到生命威脅。陳志豪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國際》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