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官民坑騙台商

強取豪奪 司法惡搞 投訴無門

出版時間:2003/07/21

【林妙容╱專題報導】日前發起成立「台灣投資中國受害者協會」會長高為邦,二十多年前在台灣投入玻璃纖維強化塑膠產業,在台灣經營了二十幾年後,像大多數台灣中小企業老闆一樣,覺得台灣投資環境不佳,勞工成本不斷上升,「留在台灣,恐怕是死路一條」。於是到大陸投資設廠,一九九七年,他以五十萬美元資本,到河北省三河市燕郊開發區設立外商獨資經營的工廠,生產FRP製成的仿陶花盆等產品。

投資受害篇

看多了讚揚大陸經濟起飛、錢進大陸卡位的報導,是否讓人對投資大陸充滿瑰麗的想像?但更有夢幻成泡影,人被騙、錢被坑的受害案例,本周專題將提供讀者另一角度評估投資大陸的風險,並引為前車之鑑。

高為邦透過朋友介紹,委託大陸籍副總經理曾念慶管理工廠。但曾念慶從一開始就試圖併吞公司,不但向銀行申請印鑑變更,將高為邦的印鑑換成他自己的,並偽造董事會決議及委託書,向銀行貸款一百二十萬人民幣(四百八十萬元新台幣),三河市法院並判決這些錢要由高為邦償還。

大陸幹部搬空工廠

更有甚者,曾念慶趁著高為邦不在時,竟夥同兩名法院人員及四十多名大陸人,光天化日下演出一場「假執法、真搶劫」的戲碼,將工廠生產設備全部搬到附近的工廠,將生產設備據為己有。
工廠成立不到一年就被坑,不甘心的高為邦找過許多關係,包括前立委馮滬洋成立的「兩岸人民服務中心」、也見過當時的海協會副祕書長劉剛奇,但都沒有結果。
雖然高為邦找到關係逼公安抓到了曾念慶,但朋友也說,光是抓了也沒有用,公安有權抓人也有權放人,就看兩方哪邊花的錢多,果不其然,曾念慶關了三十天後就以「取保候審」名義放出來。
其後,高為邦經由朋友的牽線,也找到了前中央台辦主任楊斯德、現任國台辦主任陳雲林,甚至曾將陳情書傳真給當時江澤民心腹曾慶紅,甚至上書朱鎔基,但都有如石沈大海。

找江澤民恩師幫忙

為了討回公道,高為邦甚至到美國找關係,他妹妹高為量在美國與華裔現任美國勞工部長趙小蘭的父親趙錫成熟識,趙錫成又與江澤民是交通大學前後期同學。高為亮透過這層關係把高為邦的案件送給中國美大使楊潔篪,再轉給江澤民恩師顧毓琇,已在去年辭世的顧毓琇前年三月二十九日打電話給高為量,表示陳情書已經寄給江澤民,但高為邦的案子仍無著落。
高為邦感嘆:「如果在中國大陸要講關係,像我關係這麼好的都沒辦法,我真的不相信在大陸受害能討回公道!」
高為邦的案子至今未結,但曾念慶已移民加拿大,做的仍是FRP生意,曾念慶的父親曾紹金已高升為中國國土資源部礦產開發管理司司長。高為邦認為,中國的政府機器是有計畫的坑殺台商,而大陸人更認為「中國人幫中國人對付台灣人是天經地義的事」。

竟遭媒體冒名招商

高為邦受害的故事在大陸媒體還上演外一章。根本不曾投書過任何大陸媒體的高為邦,有一天朋友在談笑間得知他已成為燕郊開發區宣揚的台商投資典範。
香港的親中的《大公報》在一九九八年三月起,由「為邦複合材料(廊坊)有限公司董事長高為邦」署名的投書出現在《河北日報》、《廊坊日報》、《人民日報》、《華商時報》等各中央、地方報刊上,內容千篇一律的是讚揚大陸投資環境,一個台商為何選擇當地投資的心聲等等。
眼看著諸如「基礎措施做到了八通一平……我一眼看中燕郊開發區的,恰恰是從開發區領導到下邊工作人員的這批年輕、有朝氣的幹部……在辦照的過程中,三河市、廊坊市的有關部門是一路綠燈」這些根本不是他講的話,高為邦說這一看就知道是報紙為了招商引資,憑空杜撰台商在大陸投資的「企業奇蹟」。
高為邦說,他之所以站出來,是「不相信大陸真是個可以無法無天的地方,不相信有人可以永遠一手遮天。」

買屋糾紛告官敗訴

上海聲力公司總經理孫永臨到上海幾年,九五年底,孫永臨在屬上海房地產高檔地段的徐匯區花了七十二萬美金,訂了匯金廣場大廈一棟號稱「住辦合用」的兩個單位想做為辦公室使用,合約上載明,房子將於九七年七月底前交屋。
但到交屋前,建設公司改變主意,想把孫永臨購買的A棟十八樓改讓給一家香港公司經營酒店,請他換到隔壁B棟。孫永臨在和建設公司協商後,覺得B棟較為嘈雜,因此堅持不換,沒想到建設公司因此堅不交屋,孫永臨決定退房,並一狀告上法院指匯金公司違約,一審並獲勝。無奈建設公司以「接受協商即為放棄前合同約定」為由,反告孫永臨,法院最後竟以「雙方協商未達成一致,即提出訴訟,違背了誠實信用原則」以及「違反市場交易習慣」為由,判他敗訴。
孫永臨因此無法退房,只好申請他原來購買的房子為辦公地址,沒想到中央根本不許該棟大樓做為辦公使用,孫永臨一氣,又告上法院,指建設公司「廣告不實」。但後來法院的判決卻是「住辦大樓的表述,僅體現其整棟大樓的功能,並未指明某一單元的功能」因此建設公司的廣告不構成虛假。意思是說,反正當初建設公司說可以做辦公室使用,現在就是不行,孫永臨只得無奈的任未過戶的房子閒置。

錢已繳清屋未過戶

更令人咋舌的是,建設公司將他已全數付費的房子裝潢成樣品屋招攬生意,他未過戶每個月還被催繳三千元人民幣的管理費加上每天千分之二的滯納金。孫永臨直呼「這種是非顛倒、一味搪塞」的判決實在叫人太不可思議。
如果說高為邦及孫永臨為個別台商無力對抗大陸體制而遭坑殺,一位不願具名的台資企業協會高層幹部保齡球館被吞的故事,說明了和某些部門關係再好,碰上不同系統人馬,再好的交情也枉然。
大陸地方官員常運用台資企業協會和當地台商建立具體聯繫、宣傳的管道。這名陳姓台商曾在台商集中區的台資企業協會擔任高層幹部、為其他台商排解糾紛、拉關係。陳姓台商原以為靠台資企業這層關係可以讓生意一帆風順,沒想到一個由當地政府出資、打著「鄧小平辦公室」名號成立投資的商業大樓,在他用二百萬美金投資一家保齡球館後,才發現該區根本是有計畫的坑殺投資者。

地方政府設局引資

陳姓台商說,原本講好的獨資在設立時變成和國營企業合作,保齡球館開張前二年,區領導買球券給員工,鼓勵他們打球消費,創造表面榮景,讓投資者再加大投資。等到員工不來打球了,陳姓台商才發現當地的消費潛力根本不夠,球館開一天賠一天,而他如果將球館關門就得付大筆的違約金,即使他上書人大,也不得要領,只好繼續任由球館慘賠。他說,「如果在大陸做生意不被坑殺,那是運氣。」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國際》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