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警Be water堵青年,我們硬被推開(倫智偉)

更新時間: 2019/09/12 05:00

9月8日,是新學年開課後的第一個星期日,亦是社工陳虹秀被捕後一星期。陣地社工重整旗鼓,小心部署,留意著警方行動上的變化。
抗爭者「Be water」,見機行事,不鹵莽送頭;警察近日也「Be water」了。入夜後,中環、金鐘、灣仔、銅鑼灣、天后、北角、將軍澳,也見到防暴警察的蹤影。
我們經港鐵到銅鑼灣去。港鐵維園╱崇光方向的大堂已有20名防暴警察駐守,逐一檢視每一名出閘口的乘客;之後,有一批速龍行經大堂,往月台方向前進:他們去哪?他們會否在某一個港鐵站口向群眾衝出去?我們不知道。
由時代廣場方向出閘,走到銅鑼灣地面,一切正常!雖然一刻鐘前新聞報導說這裡有防暴警察進駐,但眼前的禮頓道、波欺富街、希慎道等等,路面正常,雖不見熙來攘往的街頭情況,但這只不過是減少了內地自由行旅客的緣故吧!
有一群年輕人留在某商場內,不敢離開,進退兩難。他們的處境是:往灣仔方向,是危險的,港鐵灣仔站也落閘了;往天后方向的話,據報那裡已有防暴警了;銅鑼灣港鐵站內,四處也是防暴警。最後,他們也冒險走出商場,離開銅鑼灣。
崇光附近的軒尼詩道,記者與街坊眾多。以警方的話語,我們如何「專業地」分辯街坊和抗爭者呢?他們穿涼鞋,部分沒戴口罩,更沒有眼罩,絕不是會上前與警察對峙的群眾。同時,渣甸坊附近,有一群年輕人不斷指罵防暴警察,個別警察按捺不住,加入對罵。情況再發酵下去,驅散行動一觸即發。

社工開揚聲器勸阻

律師沒資料可尋找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