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使用《緊急法》是雙重陷阱(梁家傑)

出版時間:2019/10/11

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赴北京出席慶祝活動,當晚即返港;3日後即10月4日宣布引用香港法例第241章《緊急情況規例條例》(簡稱《緊急法》)訂立《禁止蒙面規例》(簡稱《禁蒙面法》),9小時後生效,等不及10月16日立法會復會後審議。
林鄭此舉繞過正常立法程序,加上《緊急法》是百年前殖民地時期制訂的,在現今香港的憲制基礎及權力運用極度存疑,正受到司法挑戰。

自編自演製造混亂

對抗爭者而言,《緊急法》是一個陷阱。行政長官動用《緊急法》等於打開「潘朵拉盒子」,《禁蒙面法》只是一個開始,顯然是部署行政長官將來隨時找個藉口(例如《禁蒙面法》未足以「止暴制亂」),再次引用《緊急法》訂立任何其他法規,無限擴張政府權力,進一步剝奪民眾的人權自由,今天禁止人民蒙面(違者最高刑罰監獄1年),明天可以禁止網上通訊、沒收私人財產、遞解出境、管制進出口等等。
事實上,《禁蒙面法》實施最初3日,暴力更甚,多處公家或私人物業遭嚴重損毀,大約220人被警方拘捕,學生佔55%。一如所料,林鄭倒果為因,振振有詞地說這些「極端暴力」是佐證她有需要訂立《禁蒙面法》的「堅實理據」。不過,可以想像,無論《禁蒙面法》有效或無效「止暴制亂」,林鄭都會以三寸不爛之舌,循環論證,自圓其說,證明引用《緊急法》是正確決定,而且有需要時會再次引用。
極權政府面對人民的奮力抗爭,自保之法是自編自演更多的暴力和混亂,最後強硬手段「止暴制亂」。
過去4個月返送中運動的衝突現場,不下一次有警察被揭發喬裝示威者,其身分曝光後,警方總是堅稱喬裝者並無參與違法行為,縱火、毀壞公物、打人絕對不是他們所為。另外,香港鐵路與政府狼狽為奸的痕跡太明顯,港鐵是香港人的交通命脈,政府是大股東,在沒有示威的地區和日子,鐵路還是以維修為由,不合理地長時間封站、停駛,導致道路交通大壅塞,上班上學變成長征,圖令市民遷怒於示威者。
筆者作為一個信奉「不割席、不篤灰(告密)、齊上齊落」的「和理非」,以運動持分者身分,會這樣奉勸在前線奮戰了4個月的勇武手足:上善若水,敵進我退,慎防跌入陷阱,「和」、「勇」攬炒,栽了運動。
對林鄭和警察而言,《緊急法》亦是一個陷阱。林鄭一再強調,引用《緊急法》,不等於香港已經「進入緊急狀態」。
她這個說法有以下背景:根據《基本法》第18條,「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決定宣布戰爭狀態或因香港特別行政區內發生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國家統一或安全的動亂而決定香港特別行政區進入緊急狀態,中央人民政府可發布命令將有關全國性法律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林鄭否認香港「進入緊急狀態」,潛台詞是名義上依然是香港特區政府自行運用本地法例和3萬警力「止暴制亂」,未出現《基本法》第18條的情況。

中共出手的兩可能

除了廣東有大型軍演,及駐港解放軍一度在軍營內舉旗警告營外抗爭者停止用雷射筆照射軍營之外,尚未見中共公開行動介入香港的亂局,當然不是因為充分信任林鄭的辦事能力,而是骯髒事先由她去做,槍先由3萬警察去開,後果自負,與中共無關。香港如能奇跡大翻盤,「止暴制亂」並重建官民關係,中共樂見其成。
倘若最終要中共出手收拾殘局,一個可能是強硬出動《基本法》第18條這把尚方寶劍,在港施行「一國一制」,出現部分勇武手足心目中的中港攬炒、玉石俱焚。另一個可能是中共採取比較懷柔手段,屆時當然要有人祭旗,首選對象會是現在以為有《緊急法》在手法力無邊的林鄭,及情緒失控濫權成性,並以為永遠不會被行政長官和中共出賣的警察。
林鄭和3萬警察,好自為之!

香港公民黨主席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