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專欄:30年來中共最大的挫敗(王丹)

出版時間:2019/10/10

對於中共來說,維持他們統治的基礎,一個是經濟發展,另一個就是所謂的「民族復興」。後者的主要標準之一,就是統一,就是香港和台灣「回歸」中國。這是鄧小平在80年代初,就向全黨提出的上個世紀要完成的三大任務之一。
1997年香港回歸,某種程度上就是這樣的努力的成果,當時的中共志得意滿,中國人也為之驕傲,民族主義的自豪帶來了對中共支持的提升。
但短短22年,事情發生了重大的改變。香港的抗爭已經長達5個月,中共進退維谷,更重要的是,香港人對抗的已經不僅僅是港府,甚至也不僅僅是中共,港人在認同上,已經離開中國越來越遠了。事實上,這已經不是「一國兩制」的失敗,這是香港回歸的失敗。
中國收回了香港的土地,但是用22年的時間,失去了香港的人心。這可以說是中共最近30年來政治上最大的挫敗。
這個挫敗其實是必然發生的。前不久,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授黎安友在《外交季刊》上發表的文章中披露,習近平在最近的一次的講話中說,解決香港問題的關鍵在於經濟。這當然不是完全沒有根據,因為香港的經濟凋敝,卻是造成了普遍的市民階層的不滿。但是習近平針對香港逆權運動的這個解讀可謂大錯特錯,因為,笨蛋,關鍵還是在政治!

經濟要好須靠政治

這次香港人民發起的抗爭,其意志力之堅定,其展現的頑強和勇氣,甚至到了一些年輕人寫好遺囑準備付出生命代價的地步,這樣的壯懷激烈,怎麼可能是因為經濟問題引發的?哪有人為了吃飽飯而去自殺的?港人的不滿其實很清晰簡單,那就是他們曾經擁有的自由,現在逐漸被中共侵蝕;他們用了22年的時間,才發現原來當初對他們做出的承諾,竟完全是一場騙局,普選根本不會發生,香港人最後的希望已經破滅,他們的悲憤當然可以理解。
從認同到冷漠到對立,這是一個從失望到絕望的過程。這樣的一個發展,當然是中共一手造成的。港人確實需要住房和工作,但是他們現在已經知道,只有選舉出真正為香港考慮,而不是站在北京立場的領導人,他們的經濟才有好轉的可能,因此,他們要的已經不是經濟,而是政治。
到今天了,習近平還在講經濟,要不是無知,就是愚蠢。這樣的一個領導人,當然無法順利平息港人的不滿。
現在,在北京的授意下,港府宣布了新的《禁蒙面法》的法令,這說明從北京到港府,仍然希望用暴力壓制的方式,用製造恐懼的方式,來平息事態。這是他們做出的又一個巨大的錯誤判斷。
道理很簡單:1989年的鎮壓能夠成功,是因為當時的學生和抗議民眾完全沒有想到政府會鎮壓,沒有心理準備的情況下,面對突如其來的大屠殺,當然一擊即潰。然而有了1989年血淋淋的記憶,今天的香港人,已經對中共派出軍隊鎮壓做好了思想準備。所謂「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已經準備與中共魚死網破的港人,怎麼可能被鎮壓嚇倒呢?

鎮壓恐致政權崩潰

一旦解放軍進入香港,香港可能就會從暴力反抗變成武裝反抗,香港很有可能成為北愛爾蘭的翻版,到時候中共要付出的成本,是無法估量的,甚至因此而出現多米諾骨牌效應,導致中共政權崩潰的可能性,都不能完全排除。這也正是中共進退維谷的原因。
但是走到今天這一步,是誰造成的呢?2002年11月,當時的總理朱鎔基訪問香港的時候,曾經說過一句話:「如果香港搞不好,中央政府就是民族罪人。」他說得沒錯,這一切,最終的責任承擔者,最重要為之付出代價的,其實就是中共。

「對話中國」智庫所長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