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欲和情慾:中老年作家寫情欲(李昂)

出版時間:2019/10/10

在西方,作家步入中老年,寫一本懺情錄之類的作品,並不難見。有些難脫自傳的格局,有其時代意義,但文學價值也許就不是那麼高。
但也有像歌德,晚年寫《浮士德》,老教授為了換取青春與情欲愛戀,不惜將靈魂賣給魔鬼,更是偉大的經典之作。
在台灣,因為傳統的約束,過往作家不容易在這方面有所表現,但隨著社會的開放,越來越多的中老年作家,尤其是男作家,開始露骨的寫起情欲來。
已過世的作家葉石濤算是首先觸及這方面議題,接下來李喬也是其一,最近黃春明要出的小說,以及吳錦發新出版的《人間三步》,露骨或純情,寫愛戀情欲都是重點。
我自己則在兩年多前寫了《睡美男》,算是中老年「女」作家的創舉吧!因為小說中的退休外交官夫人,悲戀年輕健身教練,最後不惜迷昏了他。

就由讀者自由心證

有趣的是,以現今台灣社會的開放,《睡美男》甚至不曾引起太多討論,與36年前的《殺夫》引發諸多爭議與撻伐,真是不可同日而語。
而這樣的創作自由,是台灣人民付出代價才爭取來的,也絕對是我們作家會誓死想要捍衛的。
最近同期出版,黃春明八十幾歲,吳錦發六十幾。將它做一個文化現象,很容易看得出來,相較於黃春明,吳錦發的《人間三步》,寫情欲,算是比較含蓄。
既然叫做「三步」,寫到三種情境,第一步殘念,寫死亡,第二步寫情愛,當然包括親情,第三步「宿世」,則寫前世今生的宿業。
但讀者恐怕都會注意到的是兩則愛情故事,一個發生在日本九州,一個發生在韓國首爾。與日本小酒館女主人的愛戀,不曾發展到有性關係;但與首爾的抗議份子女學生,則多年後回去找尋,至少有了性關係但必然還是要分手。
我最喜歡的是,將韓國追求民主的過程,和台灣同一個年代追求民主,做一種平行的書寫,讓我們更感受到除了愛情和情欲之外,時代背景的重大意義。
整本書用「某君」這樣的稱呼來做書寫,既是第一人稱又是第三人稱,讓人不免會想到,這會不會是作者的懺情錄?某君與作者的相互關聯究竟如何?
因此這本書究竟要當作純粹的創作,還是像書前的導讀,稱「吳錦發是到了這樣的年歲、修為和徹悟,才能如此赤誠的面對自我而且坦露與世人面前」,而表現出的是不是「一個作家無怨無悔的內心世界」?
我看就由讀者自由心證吧!
至於我個人,因為從年輕時候就認識他至今,而且同樣作為寫作者,對於真實與虛構之間,自有一番判斷,這本書讀來,便自有另一番樂趣。

李昂╱作家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