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瑜2020的選情危機(張其祿)

出版時間:2019/09/22

郭台銘退出2020總統參選連署,表面上雖然使藍軍鬆了一口氣,沒有造成立即性的藍軍分裂,但明眼人皆了解,這一情勢才是韓國瑜真正困境的開始,因為在當前藍綠一對一對決的情況下,韓的勝算機率恐怕更低。

韓家軍封閉性頗高

韓國瑜藉由鋼鐵韓粉的民粹動員,以及國民黨高層機關算盡下的暗助與配合,雖然使其在黨內初選中佔了上風及便宜,但韓家軍已經是一由深藍板塊、地方派系(台中顏、雲林張、花蓮傅)及庶民韓粉等所形成的團體,排他性與封閉性極高,甚至已經出現支持度天花板的現象,很難再有開拓性及翻轉的可能。
事實上,韓國瑜原本就是綠營所期待的對手,在韓號稱「被動」參與國民黨的初選過程中,其支持度應有相當比重是來自綠營的加持,而這也是為何在國民黨初選民調中,郭董竟然顯著及不合理地大幅落後於韓,致使郭認為制度不公並有日後的脫黨。而韓出線後亦果真如綠營之期待,自爆連連、聲勢不斷下降,甚至「討厭國瑜黨」幾乎已成為全民最大黨,因此若選舉從三腳督變成兩方對決時,其實更不利於韓。未來若面對敗選,韓與國民黨高層亦難再用藍軍分裂做為卸責之藉口。
當然,為何韓國瑜是綠軍所期待較易擊敗的對手?原因自然包括了政治學中所討論的幾個可能影響選民投票意向之因素,包括候選人、政見及政黨等。
先就候選人本身特質而言,韓國瑜應是當前國內政壇中口才最便給,反應最靈巧的政治人物,韓流的出現及高雄市長選舉的逆轉,不得不歸因於其語言上之煽動力。但成也蕭何、敗也蕭何;當韓的辯才成為其落跑市長行為的託辭,抑或市政責任規避的巧辯之時,其本身的誠信、參選的正當性已經嚴重受損。
再就政見部分而言,因韓國瑜對市政嫻熟程度不足而呈現出的「草包」狀態,幾乎已先注定其難在政見論述上得分,縱使韓所聘任的國政顧問(補習)團陣容豪華,但已成為韓失言的滅火團,平白賠上該等專家學者自身之清譽及信賴背書,而這種情況自然也是知識藍、經濟藍等無法歸隊、含淚投韓的重要原因。

難加持藍立委選情

至於政黨因素部分,國民黨與韓國瑜是以保衛「中華民國」做為訴求,其本質上也是「芒果乾」(亡國感)的一種操作,即國民黨若不能奪回政權,則中華民國的國祚危矣。但是相對於民進黨的「芒果乾」操作,其卻是以「台灣」的保衛為訴求,且又有香港反送中事件所形成的對照或警惕效應加持,自然對民眾,尤其年輕(天然獨)世代更具吸引力和認同感。
因此,韓國瑜的個人因素使其失去了市民的信賴與支持,政見部分則無法使知識藍、經濟藍歸隊,而國民黨式的芒果乾操作則顯然不能獲得青年族群的青睞,最後再加上韓粉本身的排他性與封閉性特質,所以韓國瑜自然也就成為綠軍最易擊敗的對手。
韓國瑜目前所面臨的危機是三殺的形勢已經逐漸形成,若無趨勢的轉變,韓不僅將會輸掉總統大選,也難發揮母雞帶小雞之效應、加持國民黨的立委選情。甚至當2020韓及國民黨在高雄市的選票如果開出極難看的數字時,罷免韓的行動無疑會獲得莫大的鼓舞及動能,屆時韓將極有可能成為台灣地方自治史上第一個遭到選民罷免的直轄市長。韓國瑜的罷免案未來若真的成真,亦只能歸因於其在2018年市長選舉中承諾市民其將做為一「政治0分、經濟100分」的市長,但如今卻是正巧相反所致吧!

中山大學政治經濟學系
特聘教授兼社會科學院院長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