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人】大海就是我的老闆 郭芙

出版時間:2019/09/21

作者╱徐銘穗 攝影╱趙元彬
9月,一個吹著微風的晴朗午後,我們來到新北萬里龜吼村的淨灘現場,郭芙從垃圾堆裡翻出一小塊灰白色的塑膠碎片,指著上面菱形破口說:「這是魚咬過的痕跡。」話語中有著淡淡的無奈。

據統計,全球每年約有800萬噸垃圾流入海洋,多達800種生物被這些以往沒有的海洋廢棄物(以下簡稱海廢)纏住受傷、悶死或淹死,全球7種海龜無一倖免,三分之二的海鳥誤食海廢,8成擱淺鯨豚的體內被發現充滿海廢。
「大海就是我的老闆,總是交代給我許多做不完的工作。」31歲的郭芙現為海湧工作室副執行長,露著虎牙、笑談她的「慣老闆」,沒有埋怨,而是感激「她讓我找到人生目標」。
成為大海的「奴工」前,郭芙自稱是「生態破壞者」。她成長於不靠海的新北板橋,是家中3姊妹的老么,兒時,開室內設計公司、熱愛大自然的爸爸,總愛帶她們到溪邊烤肉、去海邊抓螃蟹,她最愛吃海鮮,尤其是飛魚卵。那時社會普遍沒有「沒卵就沒魚」等永續與海洋保育觀念,郭爸爸不懂,郭芙當然更不懂。

她印象很深刻的一次海灘之旅在小學一年級,出發前爸媽吵架,爸爸獨自帶3姊妹到澎湖玩,在望安海灘抓螃蟹,想找餐廳代客料理,結果忘了時間,眼看最後一班船即將啟航,急忙拋下十多隻螃蟹去趕船,差點被「關島」。
海邊種種美好的回憶,在郭芙的海馬迴中鍵入「大海=美好」資訊。
後來,約在她小三、小四時,爸媽因上一代家族的金錢糾紛而離婚,3姊妹跟著爸爸。「爸爸常不在家,基本上都是跟姊姊一起生活。」幸好養小動物能填補情感缺憾,她養過貓頭鷹、雞鴨、老鼠等,家裡就像小小動物園。

郭芙大二時開始研究海龜。
郭芙大二時開始研究海龜。

大二與海龜相遇 驚呼「怎麼這麼大隻」

高三升大學時,郭芙在長串學校名單中一眼就看到位在基隆的海洋大學,愛養動物的她原想推甄讀養殖系,可惜第一階段沒通過,最後靠指考進了生命科學系,陰錯陽差的因緣,讓她得以在大二選專題時,終與海龜相遇。
全世界共有7種海龜,在台灣海域可見到5種,分別是綠蠵龜、玳瑁、赤蠵龜、欖蠵龜及較罕見的革龜。
每年6月到9月是海龜產卵高峰期,郭芙會到澎湖望安、小琉球和蘭嶼3處主要產卵棲地,研究海龜。
「我第一次看到海龜時被嚇到。」郭芙第一年在望安海灘巡邏,是同學中最早見到海龜的幸運兒,但當時她連海龜長多大都沒概念,見到背甲長1公尺的母龜上岸產卵,忍不住驚嘆:「哇靠!怎麼這麼大隻!」
「母龜產卵前會先用前肢挖洞,撥出大量的沙往後面飛,打到樹葉發出『唰唰唰』聲響,挖累後改用後肢挖,沙子往前飛,數量變少、頻度也變慢,就能判斷牠挖洞的進度。」郭芙的研究任務是等母龜生完下海,開挖卵窩,取30顆蛋,量直徑及推估數量後,再埋回。


研究初期,郭芙還未真正意識到塑膠製品對海龜的危害。直到碩二,有一次在蘭嶼浮潛做研究,突然間,一個接一個的塑膠袋迎面襲來,「就像一片一片的簾幕一樣」,怎麼撈也撈不完。
又有一次,在蘭嶼小八代灣巡護母龜,郭芙聽見母龜的挖沙聲從「唰唰唰」突然變成「」,一看洞中竟有一只被壓扁的寶特瓶,氣得她大罵:「靠北!這是什麼!」
這些時刻,都讓郭芙感到無助、絕望又生氣。絕望過後,郭芙上岸瘋狂撿垃圾,想用最直接的方式減少岸邊垃圾再度流入大海危害海龜,為人類的惡行贖罪。
但是,撿完垃圾呢?正擔憂研究所畢不了業,同樣感受生存危機的郭芙,正好看見發起「海洋清理行動」的荷蘭大學生柏楊史萊特(Boyan Slat)演講,他提出為海廢建立經濟模式,以達永續清理。
郭芙很認同史萊特的理念,她想在海邊開間回收場,撿海廢賣錢,再繼續清垃圾,也能養活自己。年輕人凡事問臉書,郭芙po出「住海邊調查垃圾,有錢賺」願望,還真釣到台灣海洋環境教育推廣協會秘書一職。
上班前一周,郭芙都手拿咖啡杯、塑膠盒裝小蛋糕,秘書長郭兆偉看不下去,蹲在她座位旁勸不要用一次性容器,要養成「忘了帶容器就像忘了帶錢包出門,沒錢不能買東西,沒盒子也一樣」觀念。郭芙起初只覺得很煩。


接著,協會發起67天徒步環島行動,自新北淡水出發、順時針繞行,她得在減塑的環保鐵律下,負責20多人的每日三餐,當時她僅以「辦這活動不能製造垃圾」為由,拜託店家配合使用鐵製餐盤。
只是才走到北海岸,餐點中出現吻仔魚,踩中「永續海洋」禁食小魚的忌諱,郭芙被郭兆偉「教育」了一番。沒想在宜蘭又踩雷,店家在餐盤外包保鮮膜防髒,她再度被投以關愛眼神。
「我從宜蘭之後就沒再被念了!」郭芙語帶驕傲。在訴求環保的徒步環島氛圍中,「帶便當」是理所當然,但郭芙回到自己的生活時卻不斷被挑戰。
有次,和家人聚餐,她瞥見鄰桌飲料杯中插著吸管,但不敢提醒負責點餐的姊姊,只好假借上廁所,偷偷到櫃檯告知店家「我們那桌不要吸管」。
環島結束後,郭芙和工作夥伴陳人平成了男女朋友,兩人創立「帶便當去旅行」臉書粉專,推動「減少垃圾是種不浪費的生活態度」,要從源頭減少塑膠垃圾。

郭芙的婚紗照背景是滿滿的海洋廢棄物,特別選定基隆長潭里漁港潮間帶拍照。 傅士鑄攝
郭芙的婚紗照背景是滿滿的海洋廢棄物,特別選定基隆長潭里漁港潮間帶拍照。 傅士鑄攝

幫海廢找「錢途」保麗龍變電腦機殼

「我一直想做的,是回收海廢拿去賣錢。」郭芙沒忘記,她一腳踏進海洋保育領域的初衷是為海龜清理海廢。
但現實是,也得有錢才能做好事。郭芙接下海大海洋生態暨保育研究室海龜救傷助理工作,她執勤時常接獲海龜擱淺通報,到場發現許多海龜都死在垃圾堆裡。
有次,郭芙在貢寮卯澳灣救起未滿1歲、擱淺的綠蠵龜,替牠取名「小飛」,照料後一度恢復活力,沒想到10天後死亡,解剖發現腸道內滿是塑膠碎片,研判無法攝取足夠養分致死。
慘案歷歷在目,郭芙加速籌辦海湧工作室,不只推環保餐具從源頭減量,也要執行淨灘。從工作室2016年成立以來,3年辦了近200場淨灘活動,已清走逾8公噸垃圾。
而在淨灘過程中,郭芙發現保麗龍是千百種海廢中最難處理的一種,它是萬年塑膠家族的一員。一顆60公斤大的保麗龍浮球,在海中可碎裂成760萬片、直徑2.5公釐的微塑膠,最是難纏。
一次在台南討論禁用保麗龍議題,郭芙認識了回收業者高月清,他開設的齊輝環保科技以有機溶劑溶解保麗龍,只要分離出溶劑與塑膠並過濾掉雜質,就能變成再生塑膠,讓海廢「錢途」露出曙光。

郭芙(左)和台科大研究團隊以登山包鋁架結合太空包,研發出能將海廢保麗龍運出的「屠龍包」。
郭芙(左)和台科大研究團隊以登山包鋁架結合太空包,研發出能將海廢保麗龍運出的「屠龍包」。

但是,保麗龍體積大、重量輕,回收1公斤只賣8元,以養蚵用的長方柱保麗龍浮具為例,那麼一大個才重2公斤,回收只能賣16元,利潤太低沒人想做。
為解決經費問題,郭芙發起「屠龍計劃」,2016年底獲Keep Walking夢想資助計劃贊助80萬元,以登山包的鋁架結合太空包,與台科大團隊共同研發出「屠龍包」,無論是多難抵達的海灘,只要能走得到,就能用「屠龍包」揹出來。
隔年,郭芙團隊在澎湖西嶼、白沙、花嶼、望安與基隆嶼等離島執行屠龍計劃,撿回大批保麗龍,再透過齊輝環保科技協助,將惹人厭的海廢保麗龍變成未發泡聚苯乙烯(Polystyrene,PS),可再利用的再生塑膠。屠龍計劃引起迴響,光寶科技找上齊輝,讓海廢保麗龍進到產業鏈做電腦機殼。
郭芙為海廢保麗龍找到解方,但「海老闆」依舊拋給她做不完的工作。
有次,郭芙看見被海浪磨去銳利稜角的玻璃碎片,想起日本神奈川「海灘貨幣」,就是用光滑的海廢碎玻璃,和特約商家換食宿優惠。郭芙與大鵬灣國家風景區管理處合作,在小琉球發起彩繪版海灘貨幣。

體積大、重量輕的保麗龍,是千百種海廢中最難處理的垃圾。
體積大、重量輕的保麗龍,是千百種海廢中最難處理的垃圾。

貨幣圖樣由當地藝術家林佩瑜繪製,須參與當地淨灘活動,且撿拾海廢重量排名前50名,才有機會獲得,在島上110家合作店家使用,最高可獲住宿費8折優惠,兩年來發行量約1700枚,但回收率僅約三分之一,大家都捨不得用。
為守護海洋,郭芙屢出新招,就連和另一半明年春天的婚禮,也要貢獻「海老闆」。男友人平笑說,婚宴要在淨灘後辦,賓客每人撿5公斤垃圾就能抵禮金,餐點採自助式,但動筷子前得先聽1小時環境教育課。
「我們想過要不要生小孩,但環境這麼糟,很怕生來是害他。」談到下一代,兩人語氣從歡樂瞬間變憂愁。
如果有時光機,會想去哪裡?郭芙脫口說:「我想回去K死那個發明塑膠的人!」一陣大笑後,又接著說:「也想去50年後,看地球還好嗎?如果不好,現在就不用推廣了。」這幾句當然是玩笑話。
「就算K死那個塑膠發明者,也會有別人發明出來,所以活在當下最重要。」郭芙繼續認命做大海的「奴工」。
話說,每年9月第3個周六是國際淨灘日,正好是今天,一起去淨灘吧!

郭芙團隊在小琉球發起環保彩繪海灘貨幣。
郭芙團隊在小琉球發起環保彩繪海灘貨幣。

照片:海湧工作室提供

專業淨灘團隊的「開箱照」,環保餐具、磅秤、刀剪、手套是必須,車頂海龜是吉祥物。
專業淨灘團隊的「開箱照」,環保餐具、磅秤、刀剪、手套是必須,車頂海龜是吉祥物。

郭芙 31歲

現職:海湧工作室副執行長
學歷:國立台灣海洋大學 生物研究所碩士
家庭:明年春天要結婚
經歷與殊榮:
.海大海洋生態暨保育研究室海龜救傷助理
.台灣海洋環境教育 推廣協會秘書
.2016年Keep Walking夢想資助計劃「圓夢起步金」得獎人

作者╱徐銘穗

《蘋果》記者,鏡像神經元發達、哭點低的大媽。


KEEP WALKING夢想資助計劃

http://www.diageotwcsr.com/index.php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