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發「雄風」險釀風暴 從無到有造飛彈 蔣小堃

出版時間:2019/09/14

作者╱王烱華、攝影╱方萬民
為研發中華民國第一枚攻船飛彈「雄風一型」反艦飛彈,研發團隊累到過勞死,還冒著引發政治風暴的風險,偷拆從國外買回來的飛彈,一切努力,就為了建立自主國防。蔣小堃說,抱著「不成功便成仁」的決心,中科院團隊終於完成我國第一具飛彈武器系統的研發。

雄風飛彈光華計劃副主持人蔣小堃。
雄風飛彈光華計劃副主持人蔣小堃。

雄風一型反艦飛彈是我國第一枚自行研發的攻船飛彈,搭配自行研發的海鷗級飛彈快艇,1979年正式在海軍服役,2012年除役,整整捍衛台海安全33年。回首雄風飛彈與海鷗飛彈快艇的研發,當年參與研發的中山科學研究院「光華計畫」副主持人蔣小堃回憶,雄風一型飛彈自1966年開始籌劃,不到30位同仁,一切從零開始,1980年,第一批雄風一型戰備彈運交海軍服役。

雄風一型飛彈成功研發,為雄三飛彈研發奠定基礎。資料照片
雄風一型飛彈成功研發,為雄三飛彈研發奠定基礎。資料照片

想抄也抄不到 很多組件自研發

蔣小堃說,雄風一型飛彈在諸多飛彈族群中,威猛既不出類拔萃,但它的研製成功、奠定了我國在飛彈研發科技領域的寶貴經驗,在自主國防建設上跨出了一大步。
1972年蔣小堃從中正理工學院畢業,1976年進入中科院,自此開始他的雄風飛彈研發人生。
蔣小堃到中科院負責向以色列購買天使飛彈的相關裝備,他回憶,當年中科院對於飛彈的技術可說是一無所知,雖向以色列買飛彈,但很多東西都被封起來,「就算想抄也抄不到」,很多組件只能靠自己設計、研發。
外傳雄一是仿天使飛彈,蔣小堃說:「事實上雄一裡頭很多東西是自己設計,例如雄一比天使重了快80公斤,因為,我們認為天使的彈頭只有100公斤的高爆炸藥是不夠,最少要到150公斤。所以光彈頭就增加50公斤,而其他的配重也增,所以整顆彈都比天使大,加力器也粗,所以我們的彈也比天使快。
蔣小堃認為,這在科技上叫做「彎道超車」,如此才能提升自己的科技能力,當初日本從無到有也是抄。由於世界各國的攻船飛彈都是貼海飛行,但如何保持其貼海的高度?蔣小堃說,雷達高度計是一個很重要的東西,因為這種雷達高度計無法從以色列那邊抄出來,因此僅能靠自己發展。

雄風三型飛彈是我國現役反艦飛彈。資料照片
雄風三型飛彈是我國現役反艦飛彈。資料照片

偷拆以國飛彈 差一點裝不回去

蔣小堃回憶說,當時為了取得數據,還用直升機把雄一飛彈吊起來,一人個騎在飛彈上,看系統的高度是否與騎在飛彈上人員量測的高度相同,「雖然只是一下子,check一個數據而已,但這狀況是很恐怖」。
蔣小堃並透露,當年台灣向以色列購買天使飛彈,海運交貨點原應在高雄港,但我方特別要求在基隆港下船,以陸運方式送到高雄港。我方甚至跟以色列說,基隆下船以陸運到高雄,須花4天時間,主要這是「軍用裝備」,無法在白天運輸;「我們就利用這4天,從基隆一下船就直接到中科院開始拆彈,了解其內部的構造。但在拆雷達高度計時,把一個螺絲拆崩了而無法裝回去。當時極怕拆彈事情曝光,而引發政治問題。」
蔣說:「大家在愁雲慘澹之際,剛好有一個模型工廠的工程師到所裡面找人,一看就說『這種天線一堆』,才知道天使飛彈的雷達高度計是用C-119運輸機上所使用的天線,讓大家喜出望外,才沒有讓偷拆天使飛彈曝光。」
飛彈試射過程也是驚險萬分,還曾燒穿了軍艦甲板。1978年連續7次試射成功,政府同意雄一飛彈開始生產,蔣小堃說,對國家來說,真的是向前邁進一大步。

海鷗飛彈快艇搭配雄風一型飛彈,曾肩負捍衛台海重責大任。資料照片
海鷗飛彈快艇搭配雄風一型飛彈,曾肩負捍衛台海重責大任。資料照片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