統戰糖衣 志工話術 錯誤理解「古老東方…龍的傳人」

出版時間:2019/09/12

【特派記者╱中國北京直擊】「古老的東方有一條龍,它的名字就叫中國……」大會堂裡播放著慷慨激昂的《龍的傳人》歌曲,這是中國當局吸納台灣年輕人的「統戰營隊」現場。《蘋果》記者臥底參加北京、四川等地營隊,接觸多名中國志願者(志工),發現他們在夏令營中扮演與台生「同儕情感聯繫」的角色,成為統戰一環中的馬前卒。記者發現,中國志工對於敏感議題如「反送中」與「兩岸關係」,多半感到畏懼而選擇迴避,顯示這群年輕人長期生活在思想箝制的鐵幕之下,不如台灣人勇於表達對政治看法。

今年7月,《蘋果》記者透過大學招募,臥底參加中華全國台灣同胞聯誼會(以下簡稱:全國台聯)主辦的「台胞青年千人夏令營」,以文化交流名義在中國各省舉辦,吸引上千名台灣學生前往暑期旅遊。而該營隊也從中國各大學,廣招志工協助帶團,以1對2的方式,將6名志願者分配接觸15名台灣學生,這些志工與團員年齡相仿,自然成為玩在一起的旅伴。

北京的「台胞青年千人夏令營」開營式,載歌載舞熱鬧登場,營隊志工更稱:「想讓台生有家的感覺。」
北京的「台胞青年千人夏令營」開營式,載歌載舞熱鬧登場,營隊志工更稱:「想讓台生有家的感覺。」

中國志工與台灣學生年齡相仿,自然成為玩在一起的旅伴。
中國志工與台灣學生年齡相仿,自然成為玩在一起的旅伴。

提供學生吃住旅費「當作旅遊賺外快」

這些就讀於各地名校的中國青年,經過學校設立的統戰單位「港澳台辦公室」面試篩選,確認符合「組織紀律性強」、「熟悉台灣歷史與現狀」、「關心兩岸關係發展歷程」等條件,才得以走到夏令營台灣學生面前,飽含情感宣讀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告台灣同胞書》。
「為什麼想來當志工?」經過了多天的相處,《蘋果》記者試圖詢問其中一名志工小藍(化名)來的意願。他卻說出心中的想法:「這個營隊提供吃、住,只要陪你們聊聊天、寫寫心得就行了。還有錢可以領,就當四處旅遊順便賺點外快唄。」另一名志工小勇(化名)則透露,其實沒有經過培訓,但上級要求「要讓台灣人覺得大陸是個溫暖的家。」
上級單位要求志工們專注在「陪伴、建立個人友好關係」,在政治話題上則「避重就輕」。有一次大家在聊天時,團員詢問志工:「你們怎麼看兩岸關係?」原本說說笑笑的小藍等人頓了兩秒才笑說:「確定要聊這麼尷尬的話題嗎?其實也沒什麼好聊的,就那樣吧!」說完,隨即岔開話題。
志工是中國統戰裡最基層的一環,《蘋果》記者在北京大學交換學生的期間,與中國大學生在歷史認知上「正面交鋒」。當時,與一名來自內蒙古的女學生小玲(化名),聊起對毛澤東看法,小玲表示,在他們歷史課本中,會將「文化大革命」等事件,視為為「政治上的錯誤」,但卻不可忽視毛澤東對共產黨的「正面貢獻」。
「台灣人呢?我沒和台灣人聊過,很好奇你們怎麼想台灣人對中國的看法?」小玲好奇問。記者向她表示,台灣學到的近代中國歷史的概念後,其實不太覺得是中國人。小玲驚訝且語氣僵硬地質問:「我們是同個民族、根源於同一個歷史文化、用一樣的語言,為什麼你們會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
小玲繼續細數中國政府推出的「惠台政策」、對台灣青年的各種優惠,眼神充斥失望,不懂為何台灣人不願向中國靠攏。這場關於國族認同的對話,由於價值觀的差異而無法互相理解,最終草草結束。

群組傳訊勉勵志工「為兩岸統一努力」

「你們知道香港的反送中運動嗎?」在另一個四川的營隊裡,《蘋果》記者則問身旁的志工小剛(化名),他聳聳肩後回答:「一開始微博會炸開(指熱門轉貼文章),但只有很短的時間,後來就全部被鎖起來,所以也不太清楚。」再問他會不會「翻牆」,他則表示:「一開始會翻啊,但最近越管越嚴,很多翻牆軟件(App)都不能用,就懶得翻了。」
「叮咚!」正巧他的手機傳來提示聲,滑開手機的瞬間,剛好窺見志工微信群組中傳來一則訊息:「大家辛苦了,讓我們一同為兩岸統一努力。」
「古老的東方有一群人,他們全都是龍的傳人……」音樂在大會堂中響起,中國志工致辭代表在《龍的傳人》澎湃襯樂中走上台,擔任對台統戰的馬前卒,宣揚中國的美好。
然而,這些志工可能不知道《龍的傳人》創作者其實是台灣音樂人侯德健,曾在1989年「六四民運」時期與民運人士劉曉波齊聲吶喊民主,並列為「天安門四君子」的民運人士,只是這段六四記憶,也被中國當局在歷史中刪除得一乾二淨了。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