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客天堂】15年只漲一次租 要求房客搬走房東得賠償

出版時間:2019/09/11

如果世上有一個地方,你不交房租房東也不可趕你走;房東想你搬走就要賠償;租金不可以隨意加,大概如天堂般美好得不真實。然而這個地方真的存在於世,只需要坐飛機就能到達這個租客天堂─德國柏林。有調查發現,對比其他歐洲國家首都,例如倫敦和巴黎的租金,柏林便宜約一半,而像是租金高得嚇人的香港,更是柏林的三倍。

德國因租金及房客保障被譽為「租客天堂」。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德國因租金及房客保障被譽為「租客天堂」。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Constanze今年40歲,15年來,她租住在位於柏林最中心的A區十字山區一間約14~15坪的舊式公寓裡,每月租金5百歐元(約台幣1萬8千元)。柏林近9成的住宅都是上世紀落成,大部份沒有電梯,有高樓底和較大的窗戶。Constanze房屋是沒有客廳的兩房,所以一人生活的Constanze把較小並能通往廚房的房間當作飯廳和工作空間,除了工作和吃飯,她愛在對著內院的窗邊下看書,「我也喜歡偷看我的鄰居在做什麼,不過比較之下,我花在睡房的時間更多。」睡房比客廳大一倍,放得下巨型書櫃、復古木衣櫃、小書桌、長椅和雙人床,在香港同樣的租金只能勉強在偏遠地區租到比Constanze房間還小的套房,甚至只是一個市區床位。當記者驚嘆房間大小,Constanze在旁邊說:「有很大嗎?對我而言還好吧。」

Constanze的職業是記者,房租約佔她月入五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知道香港的租金水平後,她感到驚訝,「我不用為房租煩惱,我完全沒有這個問題,這是一種很大的自由。要不是你問起,我也不會察覺,這本來對我而言很正常。」認同柏林是租客天堂嗎?她卻搖頭。時移世易,市場上像她現時住所的「筍盤」已近乎絕跡。她說:「現在我不會搬家,或者說我不能搬家。」

近10年,柏林租金升了一倍以上。許多歐洲國家的年輕人,升讀大學時就會從父母家搬走,與其他人合租。在德國,這種合租生活形態被稱為Wohngemeinschaft(WG)。23歲的大學生Sarah Peters表示:「每個人情況不同,不過如果20多歲,還跟父母住在一起,感覺有點怪。」她住在同樣位於柏林A區舍嫩貝格區的合租單位,與三名室友共居。整個單位約30.25坪,月租1700歐元(約台幣5萬9千元)。Sarah的房間約6坪,每月需支付465歐元租金(約台幣1萬611千元)。地段和租金都和Constanze差不多,但私人居住空間少了一半以上。Sarah享受合租生活有朋友的陪伴,即使共住有少許不便她也不介意。

房東鑽漏洞加租 政府凍租五年

Sarah道出現在於柏林租屋的苦況:「房東招租的廣告可能有超過一百人回應,那你就要出最高的價錢,並顯得自己是最友善的租客去討好房東。」踏入21世紀,柏林人口自然增長,同時吸引其他國家,尤其附近經濟不太好的歐洲國家的人來工作。再加上政府干預租務市場及禁止某些區域過度士紳化(Milieuschutz),地產商建樓誘因不大。因此住宅落成量遠遠追不上需求,造成租務市場競爭激烈的局面,甚至租屋要像求職般面試。根據2015年實施的租務管制,即使法例限制租金加幅,但房東無義務向潛在租客披露舊租金金額,變相只有房東知道加幅。就算之後被發現違規,房東只需將租金降回應收水平,亦可以翻新、維修等理由加租。

Constanze當年25歲就能自己負擔得起整套公寓的租金,Sarah卻認為今時今日不可能做到,「一個人在理想的地段租屋大約要8百歐元,加上水電煤等雜費可能要用到9百歐元,是一個超重的負擔。」問她是否認同柏林作為「租客天堂」實至名歸,她不禁露出輕蔑的表情,「在20年前是的,但是現在不是了。」

德國租金持續上升,引發慕尼黑、法蘭克福、科隆、柏林等主要城市民眾上街示威。於是6月中德國政府決定由2020年起凍結五年租金,違例房東會被重罰50萬歐元。普遍市民預期政策為租務市場降溫,但有市場人士擔憂凍租令發展商減少建房,做成反效果。雖然挽回天堂美譽還是未知之數,但對於香港人來說,在柏林租屋的狀況,抑或他們的政府回應市民訴求的態度,都叫已經大感羨慕。(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更多「世界任我行」內容,請點此:http://bit.ly/2GOqTAv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