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人】魚痴出圖鑑 驚豔學界 周銘泰

出版時間:2019/09/09

作者╱沈君帆 攝影╱梁建裕 沈君帆

2011年坊間出現一本《台灣淡水及河口魚圖鑑》,內有300多種魚類,每一種魚都配有高畫質的活體照片,以及對於魚的形態特徵和棲地的詳細描述,至今仍是市面上最詳盡的淡水魚圖鑑。驚人的是,書中還收錄10餘種台灣新紀錄種,以及30餘種尚未有文獻記載的未描述種,上市後旋即吸引魚類同好注意,成為人手一本的寶典。

周銘泰長年記錄台灣的淡水魚,他拍攝溪底魚類,經常拍到忘我。
周銘泰長年記錄台灣的淡水魚,他拍攝溪底魚類,經常拍到忘我。

翻開作者欄寫著:「周銘泰,1973年出生於台北市,畢業於光武工商專校(已改制台北城市科技大學)機械工程科,從小喜歡跟隨父親釣魚,因此對魚類習性有了基礎認識。2003年一次因緣際會開始對台灣淡水魚類有了濃厚興趣,展開了對全台灣淡水魚類的調查與探索」。短短幾句話,沒有顯赫的學歷,也沒有魚類專業背景,讓人不禁懷疑,此人究竟憑什麼,寫出這本重量級權威圖鑑?
來到周銘泰在台北的住處,屋內光線昏暗,電腦桌旁圍繞著幾個書堆,大部分與魚類相關。有4個大小不同的魚缸裡,養著數尾魚,好奇一問,周銘泰立刻像在腦內打開維基百科,滔滔不絕說明起來每尾魚的身世;但問到他自己的生命歷程時,他的回覆立刻變得很簡短:「我怕我的故事很平凡。」
周銘泰的正職是在電子工廠擔任工務,負責機器和水電維修,舉凡馬桶不通,椅子螺絲鬆掉,都是他維修的範圍。
小時候看著老爸釣魚所以愛上了魚,那時只認得魚穫的魚,周銘泰有時懷疑:「台灣就只有這些魚嗎?」後來在圖書館看了一些圖鑑,也在網路上與同好交流,才知道台灣淡水魚的生態這麼豐富。「真正了解魚是學了拍照之後」,2003年他向一位朋友學習魚類攝影,「如此才能知道魚的差異在哪裡」,之後開始到處找魚拍照,愈拍愈有興趣,也愈拍愈多。

魚缸裡養著許多稀有魚種。
魚缸裡養著許多稀有魚種。

周銘泰在網路上的魚類討論版愈來愈活躍,尤其對於鰕虎科魚類(鰕,音同蝦),他有過人的興趣和知識,常有同好來請教。農林試驗所的研究員高瑞卿透過友人與周銘泰結識,兩人氣味相投、一拍即合,第一次見面就相約恆春半島,3天3夜採魚去。
這一趟痛快的採集行程,採到了周銘泰從未在台灣文獻上看過的魚種,請教了海洋大學海生所教授陳義雄,證實是「砂棲瓢眼鰕虎」,是台灣首次發現。此一發現讓周銘泰和高瑞卿振奮不已,它意謂生長在南方島系的稀有鰕虎,可能會跟著黑潮來到台灣,而恆春半島是黑潮的第一站,此後他們就更勤快地往返恆春。

因為好友高瑞卿(右)的鼓勵,周銘泰才能出版圖鑑。周銘泰提供
因為好友高瑞卿(右)的鼓勵,周銘泰才能出版圖鑑。周銘泰提供

好夥伴攜手寫書 完成前溺水驟逝

周銘泰形容高瑞卿是他的貴人,也是一輩子的兄弟,「他在林試所工作,但他的興趣也不是只有植物,就是很熱愛生物的一個人。他也是一個無私的人,不會像有些學者,有東西要發表就不想要人家知道」。
當時周銘泰已拍到了近兩百種淡水魚,那時市面上最詳盡的淡水魚圖鑑也不過224種,高瑞卿認為這些照片足以出書,但周銘泰卻感到自己學歷不足,不夠資格。高瑞卿鼓勵他:「你有這麼多熱忱,出一本圖鑑難道就一定要學術的人去做這樣子事情嗎?」打動了周銘泰。兩人說好,先由周銘泰初步寫出,再由高瑞卿統合格式並校對。
在動筆之前,是最辛苦的採集過程;周銘泰希望能把魚種推進到300多種,否則跟前輩所出的圖鑑就沒有太多差別了。
「台灣其實也不大,一天都可以來回。」周銘泰說得雲淡風輕,他的採魚行程,在旁人眼中簡直瘋狂。他最常去恆春半島,周五下班後搭乘夜班巴士,凌晨5時抵達高雄,租了摩托車騎去恆春,8時可以騎到。他會先在附近的溪流做調查,之後開始溯溪找魚,一找就是7、8個鐘頭。天黑前趕緊騎車回高雄,再搭客運回台北,這還是他比較輕鬆的找魚路線。

絲鰺
絲鰺

「像中部的話就沒有那麼遠,我都騎摩托車去。」周銘泰不顧我們已聽得嚇傻,繼續說:「例如去日月潭,凌晨2點出門,7點抵達,採集結束再騎5個小時摩托車回台北。」
從圖鑑開拍算起,他去了恆春超過50趟、日月潭超過50趟,其他還有東北角、蘇澳、東澳和花蓮,都是一日來回,大部分是騎摩托車,他覺得這是最有效率的方式。
周銘泰的採集方式就只用一支手抄網,針對特定的魚種,找尋牠們的棲息地。「例如環帶黃瓜鰕虎,可能要到比較密閉的地方;黑鰭枝牙鰕虎就是在大熱天,比較淺的小石礫區裡面,就可以看得到。」數百次的野外採集,他練就一身找魚的絕世本領,憑經驗就知道魚群躲在哪裡。
一日來回為的是要保證魚隻的狀況。周銘泰千里迢迢趕回台北,趕快把這些辛苦採到的魚種倒進魚缸,安頓好之後他還不休息,馬上開始拍攝作業,常常一拍就拍到天亮。「因為你怕魚的狀況會變差,有些魚可能這一輩子就只抓到這一條,你就要趕快拍。」他說:「基本上一趟採集的行程,可能都24小時沒有睡。」
從2007年與高瑞卿結識,他們約定要一起出圖鑑,歷經4年,每到休假就風雨無阻地直奔野外採集,周銘泰騎壞了4台摩托車,再怎麼省吃儉用也花掉了100多萬元,總算收集到夠多種魚類照片。高瑞卿將圖鑑的格式訂定出來,兩人開始著手寫書,沒想到卻傳來噩耗。

黃斑鯔鰕虎
黃斑鯔鰕虎

那是2010年8月,高瑞卿與學弟妹去坪林採集,溯溪時失足溺水,不幸過世。周銘泰想起這一天,還是無法相信的表情:「我以為他們是開玩笑的,他的學弟傳簡訊過來,我就是覺得說怎麼可能,我記得我們才剛去南機場吃東西,討論如何出版,你現在跟我講說發生事情!」
無法面對摯友的驟逝,即將要進行的出版作業,也失去了自信:「明明我們已經快要完成了,你這樣子就是要我獨自去面對,我一個人一定寫不出來啊!」
周銘泰花了半年多的時間才讓心情稍微平復,他重新拿起筆,「畢竟這是我跟他的心願,就是要把圖鑑出版。」那個時期母親生病住院,他就在病榻前一字一句的趕進度,自己寫完自己校稿,終於在2011年12月,出版了《台灣淡水及河口魚圖鑑》。
這本書收錄的300多種淡水魚,其中有30多種,是在世界各文獻中找不到的「未描述種」,對此國內學術界抱持著半信半疑的態度。周銘泰說:「原本他們不相信,後來國外的學者有在國外採到,跟我是一樣的東西,然後就驗證出來。」
這些最先出現在此書中的「未描述種」,經國外學者以科學論證後,證實為「新種」,被捷足先登發表論文,之後國內學者也開始去驗證周銘泰的發現。例如書中暫時命名為「龜紋鯔鰕虎」的未描述種,經過中研院黃世彬博士一起到棲地採集,確認是世界首見新種魚類,於2015年發表論文,正式命名為「黃斑鯔鰕虎」。

糙體銳齒鰕虎
糙體銳齒鰕虎

採集憑一己之力 活體照片貢獻多

中山大學海洋科學系副教授廖德裕很推崇這本圖鑑,「這本書最大的貢獻在於活體照片,因為以前學界的人出圖鑑,都是標本照片,但是很多魚類泡在酒精或福馬林裡,特徵就看不出來。」他盛讚周銘泰:「能夠憑一己之力,沒有任何計劃經費支持,全台採透透,在學界沒有任何人可以做得到。」
廖德裕和周銘泰也是多年交情,廖德裕說:「很多現象是周銘泰偶然發現,因為我是學界的人,如果我知道這個東西在學術上還沒有人知道,我就用我的專長,把它用科學的方式呈現給整個學術界知道。」
早在廖德裕在瑞典攻讀博士時,有一天周銘泰用msn敲他,告訴他有一隻魚,養在魚缸裡會把其它魚的魚鰭咬掉。廖德裕詳問幾個細節,直覺認為這是「食鰭魚類」,回國任教後就與學生投入這個主題,於2016在國際期刊《Zoological Studies》上發表論文:〈糙體銳齒鰕虎是愛吃魚鰭的魚(Smilosicyopus leprurus(Teleostei: Gobiidae) is a fin-eater) 〉。這是台灣首次發現食鰭魚類,更是全世界首次在鰕虎科魚類身上發現食鰭行為。
前年,周銘泰受中華民國魚類學會理事長蕭仁傑之邀,到學會演講,他戰戰兢兢出席。站在講台上,看著台下的聽眾,都是教授或碩博士生,他感到緊張,卻又感到一股成就感。會後他還受邀擔任優秀論文的頒獎人,讓他百感交集:「我努力到現在,終於你們肯承認,像我這樣子的人了。」
回想這一路走來,原本只是一個對魚類著迷的愛好者,因為高瑞卿的鼓勵,燃起了出書的夢想;圖鑑出版後,更讓他與學術有了交集。
這一趟奇妙的旅程,都是在遇到高瑞卿之後,而今卻無法跟好友分享。周銘泰把高瑞卿名列在圖鑑的作者欄裡,在心中說:「兄弟,我們完成了,將來的路我們還是會一起走。」
周銘泰決定,未來若還有圖鑑發表,高瑞卿都會是共同作者,「因為我們共同努力過,我永遠無法忘記你!」

周銘泰對魚群的習性有過人的了解,僅憑一支手抄網就可採到少見的魚類。
周銘泰對魚群的習性有過人的了解,僅憑一支手抄網就可採到少見的魚類。

周銘泰46歲

現職:電子工廠擔任工務
學歷:光武工專(已改制台北城市科技大學)機械工程科畢業
家庭:已婚
重要事蹟:2011年出版《台灣淡水及河口魚圖鑑》,是目前市面上最詳盡的的淡水魚圖鑑

魚照片:周銘泰提供

【魚種定義】

★新紀錄種
分布區原本不在台灣,受到非人為影響,自然出現於台灣的生物
★未描述種
尚未有學名或不明確的生物種群
★新種
當未描述種經科學方法論證後,證實為世界首見物種,才可稱為新種

周銘泰於2011年出版《台灣淡水及河口魚圖鑑》,此書是台灣最詳盡的淡水魚圖鑑。
周銘泰於2011年出版《台灣淡水及河口魚圖鑑》,此書是台灣最詳盡的淡水魚圖鑑。

作者╱沈君帆

2003年起成為《蘋果》攝影記者,見證了人類的無限潛能。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