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什麼都是「國家機器」?

出版時間:2019/08/25

過去這星期最引人熱議的,恐怕是韓國瑜的「追蹤器門」。韓國瑜宣稱,「國家機器」隨時在監控他,他的座車就發現被裝設追蹤器。這是何等嚴重的事情!韓國瑜何許人也,六都之一的市長,最大在野黨提名的總統候選人,「國家機器」竟敢如此作為,這不就是台灣版的「水門事件」嗎?
在社會譁然聲中,市府官員、國民黨籍民代敲鑼打鼓助攻、治安機關不敢怠慢準備偵辦,社會睜大眼睛等著看證據。老實說,這指控如屬實,那麼,要爭取連任的蔡政府,沒死也半條命,恐怕要「謝謝收看」了。結果,出人意料之外,韓市長卻說不準備提告了,留下市府官員、國民黨民代顧左右而言他,講些有的沒有的。
在社會大眾心中,這是怎麼回事,大概已有清楚的心證。由於韓市長上任半年多以來,爭議言行不斷,慢慢已經形成一種「信口開河」、「射後不理」的社會印象,因此,這個「追蹤器門」恐怕一下子就會被其他令人目瞪口呆的新聞掩蓋了,如在美僑商會的「絕世演出」。
然而,在這看似「信口開河」的背後,有著一個不自韓國瑜始、但被韓國瑜發揚光大的惡質政治文化,值得我們正視。那就是把一切都上綱到「國家機器」,而且以「全稱語句」來指稱,帶有強烈整體主義思維的政治鬥爭方式。

信口開河摧毀信任

座車被裝追蹤器,是「國家機器」在監控他,他雲林豪華農舍有軍用直升機飛過,是「國家機器」在拍照監控;軍公教年改釋憲出爐,是「民進黨御用大法官為國人上演了一場摧毀國家根基的鬧劇」、「司法淪陷!御用大法官也成選舉機器!」這當然也是蔡政府在操弄「國家機器」!
這是一種很糟糕的政治文化,把所有政治的對立、攻防全部簡化成巨靈般的「國家機器」掌控在對手手裡,欺負我、壓迫我。這種一元化、絕對化、巨靈般的「國家機器」,我們社會也曾經歷過。然而,我們很自傲的是,民主化以來,台灣正在走出這個陰影,我們未完成的是建構起有足夠權威的法治社會。在這樣的社會,權力不只受到民意定期授權的規範,權力的權威來源更是建立在信任、秩序及對責任之承擔的基礎上。
然而,在民主社會中,如果動不動就把掌握權力者的作為上綱為整體主義的「國家機器」作為,甚至不負責任地信口開河指控「國家機器」如何如何,那是在摧毀信任,抹除異見,如果再像韓市長這樣,指控了以後,鬧得沸沸揚揚,然後沒事人一般,不舉證不提告,那是進一步再摧毀法治社會的另一個基礎:責任的承擔。在法治社會,任何行為都要承擔責任,這樣,信任才是可能的。

競爭也應承擔責任

在正常的民主社會中,批評、攻擊對手,那是正常的。但那是在共同承擔責任、多元的信任基礎上相互競爭。如果摧毀了信任、責任承擔的共同基礎,那麼,上述那種整體主義式的「國家機器」指控就會出現,在心態上也會趨向強制整個社會均質化,認為跟我不一樣的「異見」都要摧毀。
我們社會上,不也依稀還可看到一點這樣的蹤跡?任令它發展下去,跟權力結合起來,民主法治完蛋、極權萌芽。台灣才在茁壯的民主建設、法治社會,能堪摧殘?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