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人】上我的課可以睡覺 催眠大師 徐明

出版時間:2019/08/14

作者╱宋汝萍
攝影╱葉志明

「你要抓住牠兩隻腳關節地方,現在頭彎下就表示(雞)沮喪了,慢慢讓牠平躺下來,將頭擺正,再把手放到牠的胸部,然後手輕輕放掉,這隻雞就不會動了,OK?現在誰要第一個來練習?」徐明不到20秒就把一隻活蹦亂跳的雞催眠成功,學員們睜大眼睛不可置信,接著一個個上陣,他在旁不時指點:「不要怕,主控權在你。」在徐明一對一教學下,不止8位學員成功學會把雞催眠,就連一直很怕被雞啄、從不敢抓雞的我,都跟著一起學會催眠雞。

催眠大師徐明示範如何將一隻活蹦亂跳的雞催眠。
催眠大師徐明示範如何將一隻活蹦亂跳的雞催眠。

他是號稱「催眠大師」的徐明,身高181公分、滿頭白髮、中氣十足的渾厚嗓音,一出場架勢十足。想跟徐明學催眠並不便宜,密集班連續上5天,要價近6萬元,但還是吸引了遠道慕名而來的學生,這次密集班報名的8名學生,身分有老師、醫師跟工程師。
為了解徐明的催眠課,我跟著學員們一起上課。來自雲南的陶小姐說,之前她在昆明公立第一人民醫院婦科當醫師時,就看過徐明的催眠視頻,這次特地來台灣學習,學成後想下鄉做義工,把催眠帶入治療中。
另一位來自舊金山的吳姓軟體工程師是媽媽介紹他來的,「在美國學催眠很難又很貴,我一直有在打禪,覺得催眠就是一種禪定,因為想深入了解,所以就來了。」
研究催眠34年來,徐明教出的學生至少有上萬人,最遠的學生有從加拿大魁北克來的,年紀最大的80多歲,各行各業都有。「我之前到消防署去上課,幫助消防署同仁改善睡眠,這些課程上完後要由學生幫老師評分,我是全國第一名,因為上我的課可以睡覺!」這是徐明式的幽默。

朋友邀約演出電影 外型亮眼迅速竄紅

徐明上催眠課,很像在演一齣唱作俱佳的話劇,導演跟主角都是徐明,他會用中氣十足的音量,搭配案例並穿插趣味小故事。講到有些人有懼高症,徐明就會指著中國來的學生說:「你們那邊的張家界不是有那個天空步道嗎?我看很多人到那邊都腿軟,我應該去那邊擺個攤子來催眠,一定讓每個人都走得過去。」
講到動物催眠,徐明瞬間從催眠大師變成一隻雞,他會模仿雞,駝著背咕咕叫,他還有一套「快樂雞理論」,徐明說,動物催眠絕對不是虐待動物,而是讓動物放鬆,因為人類平均一年要吃掉近60億顆蛋,但大家卻沒有好好對待牠們,在宰殺雞之前,雞會因為緊張害怕而釋放出大量的腎上腺毒素,人類吃了這樣的雞肉當然不會健康,「所以我們要提升對生命的關懷,雞快樂了,人才會健康,所以雞的快樂,就是你的健康。」徐明認真的口吻彷彿在介紹自己最好的朋友一樣,逗得台下學員哈哈大笑。
催眠讓徐明大大出名,開展自己人生下半場的事業高峰,不過在靠催眠竄紅前,其實徐明的人生早就經歷過2次成名。
「我年輕時不愛念書,每天混在球場上,打籃球打到代表台北市參加亞洲青年盃籃球邀請賽,18歲就拿到金牌。」第一次靠運動成名享受竄紅滋味,少年得志的籃球明星光環亮眼過癮,但想法多變的徐明認為打籃球沒什麼前途,退伍後乖乖進入貿易公司當起上班族學設計跟品管,專做大陸品牌包包代工,後來因為表現優異還被老闆派到菲律賓當主管,最盛況時旗下管理了2、3千名員工,可說是人生勝利組。

徐明上催眠課,很像在演一齣唱作俱佳的話劇。
徐明上催眠課,很像在演一齣唱作俱佳的話劇。

徐明的第2次出名是因為演戲。做貿易時,有天朋友突然邀約:「要不要來拍個電影?」好奇的徐明隨口答應,沒想到就這樣一腳踏進演藝圈,而且徐明運氣很好,連續幾部戲都是跟紅極一時的知名大導演合作,像宋存壽、柯一正、楊德昌、侯孝賢、丁善璽等,拍出的知名電影包括《海灘的一天》、《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海上花》、《獨立時代》等。徐明帥氣高大的外型,在當時電影圈非常吃香,電影一拍就十幾部,加上偶爾客串電視劇,第2次成名,讓他成了家喻戶曉的明星。
拍戲之餘,徐明也開始慢慢嘗試轉行投入演藝製作跟引進國外表演,1987年他把大衛魔術帶進台灣,但這些有趣豐富的經歷,都比不上後來讓他一頭栽進去、投入全副金錢與時間,至今不悔的催眠事業。
一提到「催眠」,徐明雙眼放光、講話音調瞬間高8度。「我對催眠產生興趣是在1985年,當時在美國看了一個催眠表演,覺得學習催眠可以在腦子建構新的資訊很有趣,這是一個人類的新大陸。」為了學催眠,徐明赴美進入「美國催眠動機學院」深入研究催眠的原理,花費不計其數。
30年前剛開始學習及教授催眠時,徐明常會受到各界「關注的眼光」,催眠兔子,兔子協會就檢舉他虐待動物;催眠人,衛生署就跑來說要調查真相,最後徐明問,到底哪一個主管機關可以管理催眠?卻得到主管單位說,你們自己管自己好了!於是「中華催眠協會」就這樣成立了。

徐明(右)年輕時是明星,與侯孝賢(左)演出過《海灘的一天》。徐明提供
徐明(右)年輕時是明星,與侯孝賢(左)演出過《海灘的一天》。徐明提供

徐明的古裝扮相也很英挺。左為港星梁朝偉。徐明提供
徐明的古裝扮相也很英挺。左為港星梁朝偉。徐明提供

改變思維解除焦慮 催眠絕非怪力亂神

徐明說,針對人的健康問題,醫學就是靠藥物、針劑、手術跟儀器來做治療,但這些都不能解決情緒問題,惟有透過有效催眠協助,可以改善醫學做不到的事情。
徐明再三強調,真正健康的催眠絕對不是怪力亂神,是有科學根據,需要經過深入學習與不斷反覆練習後,才可以幫助別人,「催眠就是改變大腦思維,找到平靜放鬆的一條路,解除焦慮恐懼,就是這麼簡單。」
「催眠不受場地跟空間限制,可以隨時隨地進行,甚至在人聲鼎沸的餐廳也可以。」徐明說,他通常會先與個案深談,全盤了解狀況後,徵求對方同意,在對方意識清醒下進行,全程也都會錄影錄音,讓雙方都有保障。
他幫助過的單位、團體及個人不計其數,像是懼高症、恐慌症、強迫症、睡眠障礙……很多無法透過醫學或是心理治療的個案最後都會找上徐明,但他也不是來者不拒。徐明解釋,有些客人的認知期待與事實差距很大,例如因為睡眠服藥引起的睡眠癱瘓症,嚴格來說已算是一種病症,無法單靠催眠就可醫治,他就會婉拒。還有心態也很重要,客戶需要放開心胸,催眠的效用才更能發揮。
做過上萬個案,有幾次失敗經驗呢?徐明張大眼睛得意地說:「我從沒有失敗的案例。」
那麼哪一次讓他印象最深刻?徐明回憶,有位客人因為嚴重身心問題來找他,外表非常邋遢憔悴,不只披頭散髮,手上還因多次自殺包裹著紗布。結果經過幾次的催眠治療後大大改善,這位客人為了表達感謝,堅持要到徐明工作室幫忙打掃。有天被小女兒徐子惠瞧見,徐子惠好奇的問他是誰?徐明回答就是上次那位客人,結果女兒說:「我常常看到人會變成鬼,你很厲害,可以把鬼變成人。」這句話深深觸動了徐明,讓他覺得自己做的事情是對人有幫助的。

不過女兒及家庭,算是徐明人生中的一個遺憾。徐明跟太太應采靈的大女兒徐子婷,在青春年華正盛的22歲為情跳樓,當時徐明人在雅典協助奧運隊訓練,聽到噩耗時「感覺像天塌下來了,手腳都軟了」,雖然徐明內心驚恐,表面上還是裝得很鎮定,強忍悲痛,把奧運工作告一段落才回台灣。面對崩潰的應采靈,徐明用催眠幫助她撫平心靈。至於他自己呢?他說他真的完全放下了,「不過采靈可能很痛苦,有些事情她放在心裡沒跟我講。」談別人非常大方,講到自己跟家庭,徐明話變少了。
徐明在外是催眠大師,在家似乎地位不高,「我在家裡是很陌生的,因為小孩都是應采靈在管,就連應采靈養的狗都排斥我,因為我都在工作,所以有時候她們在做什麼我都不知道。雖然同住在一屋簷下,但我只是回家睡覺。」
「這樣你不是跟家人感情很疏離嗎?」「因為她們不要我管,那我就不要管,她們有她們的生活。」「我在家裡很像是一個客人,我跟家人的想法都不一樣,但是,她們開心就好了。」我問,是相敬如「冰」嗎?徐明哈哈笑著,沒有回答。

徐明大女兒徐子婷2004年因情輕生,成為徐明夫妻心頭的痛。資料照片
徐明大女兒徐子婷2004年因情輕生,成為徐明夫妻心頭的痛。資料照片

大師在外笑談生死 與家人卻情感疏離

徐明在外可以笑談生死,四處分享催眠哲學助人,回到家裡,卻對家人莫可奈何,無法讀透家人心思,原來催眠大師也有死角,家人顯然是徐明最沒辦法催眠到的那一塊。
我問徐明,催眠對他來說代表什麼?「它讓我知道我可以做些什麼事,有需要協助的地方,我就可以幫忙,這也是一種自我驗證價值的過程。」身為催眠大師,顯然也需要獲得肯定,這也算是另外一種增強信心的自我催眠吧!
採訪快結束前,徐明突然自爆說:「徐子婷走了,我也把後事統統辦好了,朋友送我一塊地,我就把全家的墓地都買好,我的墓碑上只有一個字,就是家。回家嘛!我們早晚要回家的。」更玄的是,徐明買了6個位子,我問:「家裡只有4個人,空2個位子要給誰?」徐明說:「看徐子惠有沒有伴侶啊,歡迎來回到家裡啊,不過我還是想回歸大自然,海葬或樹葬都好,我已經看好台東一個地方。歡迎來。」
提倡催眠一路走來,徐明承受不少冷嘲熱諷,但他不在乎,因為催眠可以讓他心裡獲得平靜放鬆。「我樂此不疲教催眠,教得很愉快,對這些諷刺我的人,誰理他啊?我比你想的還要爛,這樣可以吧?哈哈哈,誰理他啊?」徐明得意的神情與語調,充分展現他的狂放不羈。
與現實世界相比,或許對徐明來說,玄妙神奇的催眠世界裡,才是他的真實人生。

徐明與妻子應采靈(右)曾上過張小燕主持的節目。資料照片
徐明與妻子應采靈(右)曾上過張小燕主持的節目。資料照片

徐明

.現年69歲,已婚,妻子為應采靈
.曾擔任籃球國手、製作人、演員,也曾任職貿易業
.現職為中華催眠協會理事長

學習催眠30多年的徐明,上過他課的學生有上萬人。
學習催眠30多年的徐明,上過他課的學生有上萬人。

作者╱宋汝萍

喜愛閱讀、旅行、電影與動物。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