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亡國感與民主

出版時間:2019/07/22

柯文哲說,2020總統大選如果只有菜包和草包可以選,實在真糟糕。
柯文哲口中的菜包、草包是誰,指的是誰,已經很清楚,至於也對總統大位充滿興趣的柯文哲自己是什麼包?從他去年市長連任之戰只以3000多票驚險過關來看,很多台北市民顯然也並不認為他是個料好餡多的大肉包,即使他加入總統大選,糟糕的程度也沒改善多少。
幾乎可以確定,在各陣營競相販售「亡國感」情況下,2020總統大選不管是藍綠對決,或是多了白色的三腳督,選民擇一投票,往往不是因為可以得到什麼,而是為了阻止什麼。
林飛帆絕對是知識綠與菁英綠了,選擇加入他不久前還認為墮落的民進黨,自稱是為了「非韓家園」;一堆國民黨中壯代,平日看似尚可期待,近來言行也和他們認為不理性的韓粉差別甚微,只求能把蔡英文拉下馬;而柯文哲瞧不起天下所有政治人物,但說起自己台北市長的表現,講來講去,也只能以台北市政府因貪污被起訴的人數,只有前朝的一半,但這樣就是個好棒棒的市長?能成為一個帶台灣走出困境的領導者?

霸凌異見竟成日常

選民只能在幾個「包」中間挑來挑去,的確真糟糕,這也是民主政治經常面臨的難題與尷尬,但也只有民主制度至少還設有分權制衡、言論與新聞自由,以及定期改選,使得這種難題與尷尬有改變的機會,人民不至於被迫接受一包到底、至死方休,還得英明、偉大不離口。
越是這種令人沮喪的時刻,越顯得民主的重要,也更須防範民主遭偷盜。
絕大部分政治當權派,無論他(她)是以左、右、進步、保守、改革派面目示人,一旦面臨個人權力危機,最先啟動的自我防衛機制,通常就是警告人民,「國家安全」正受到極大威脅。
尤其過去70年來,台灣確實無時無刻不在共產中國併吞威脅下,亡國感是必要的危機意識,但同時也成了高壓統治的廉價藉口,經過多少台灣人的犧牲,才逐步在民主自由與國家安全之間找到平衡點,台灣也成為世人稱道的民主示範。
如今新一代執政者再次高聲警示國家安全,人們固然要對中國的積極滲透台灣保持警覺,但對於政治人物操作國安議題往往渾水摸魚的習性,也不能沒有戒心,別讓蔣介石突然被轉型正義成了先知。
民粹風強襲全球,台灣亦未倖免,從2014年的柯粉到眼前的韓粉,很多人已看見其中的問題與危機,霸凌不同立場者,竟成社會的日常,理性冷靜包容被視為軟弱無能,曾引領社會進步的知識份子與菁英,如今近乎是種負面身分,「黃鐘毀棄,瓦釜雷鳴」一詞,放在當代居然如此貼切。
對台灣野心勃勃的中國、急於保住權位的台灣當權者,滿口空話耍賴的在野民粹梟雄,正從三個不同方向威脅或可能侵蝕著台灣的民主。台灣人民要對抗共產中國併吞台灣,捍衛國家安全,但也要防止政客濫權專斷與民粹霸凌,而民主自由與多元價值,才是對抗共產獨裁中國的最強大武器與堅實防線。

堅守民主體制價值

民主雖然未必能夠產生最英明神武的領導人,卻至少讓人們能夠清晰對比兩岸兩種體制的優劣,也使人們擁有監督制衡汰換當權者的權利與機制。這樣的體制與價值,台灣人一定要堅守到底。
有包可選,永遠強過只准吃一種包。失去民主,台灣將形同亡國。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