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人】我就是個工頭 吳建誼

出版時間:2019/07/21

作者、攝影╱蔡育豪
「知道我本名的人應該不多吧!」
大家都叫他「工頭堅」,我也叫了好幾年,直到他遞上名片,我才知道他本名吳建誼。
到底這綽號怎麼來?

「很多人都會問。其實跟旅遊沒有關係。」在1998年時,吳建誼自己學著做網站,覺得做網站的人彷彿就是每天在建設網路的工人,當時很多網站上都會有施工中的圖示,所以他組織一個叫做「網路工作者陣線」,以施工中的圖標作為代表陣線的圖幟,很有工地氣氛。「我是成立者,所以就是工頭,我的英文名是Ken,其實本來應該叫『工頭肯』,但當年港片流行什麼堅叔、堅哥的,最後就取定『工頭堅』,一用就是21年,大家也忘了我的本名。」
工頭堅1966年出生於宜蘭羅東,3歲時舉家搬到台北士林。「因為祖父在天母與雙城街都有guest house(民宿)在經營,士林剛好在兩地中間,照顧兩間guest house很方便。」那是1970年左右,美軍還駐台,工頭堅的祖父看到商機,為了經營民宿,還責令他父親到中山北路的飯店當行李員學經驗。
只是吳父學成後沒回家幫忙,反而成了日文導遊。祖父做美軍生意,父親則賺起日客觀光財,也因為吳父帶日本團,常有客人會帶日本雜誌、漫畫送他,工頭堅從小立志要成為漫畫家。國中畢業後他考上復興高中,高一就瘋狂玩美術社,沒想到竟被留級,只能重考,進入以美工聞名的復興商工。

「我小學時讀過蔣公看魚逆流而上的教材,照著書本畫圖參加比賽,還得了第一名啊!當年我可是由衷崇拜這位偉人。1975年蔣介石去世時,妹妹告訴我這個新聞,過了40多年,至今我還記得當年很生氣地回妹妹:『妳胡說八道,蔣總統怎麼會死!』 哈哈哈!」
工頭堅說完這往事,忽然想到一個點,他說:「我是在那樣的環境裡長大。我目前的工作夥伴多是六、七年級生,他們都覺得像我這種50歲世代的台灣人,是最冥頑不靈的。」
不過工頭堅拒絕承認他冥頑不靈。他在國中時寫周記,會寫些閱讀柏楊著作的覺醒心得,還被老師叫去開導一番。工頭堅說,讀復興商工時,因為是職校,比較不會管思想,他算是非常文青,也開始關注日本流行文化。「雖然進了復興商工,但父母甚至老師都勸我打消當漫畫家的志向,沒前途是唯一的理由,我也就這樣被洗腦打消念頭。」
日後走向旅遊業的工頭堅捫心自問,他喜歡人群、熱鬧,無法承擔藝術家得忍受的創作孤寂。「不過,剛退伍時,接了個櫥窗設計案,又接電影製作的美術組,還是在這個圈子混了一些日子。而且愈混愈好,甚至當導演拍了MV與廣告。」李宗盛《凡人歌》MV就是他拍的。因為他也是型男一枚,所以曾客串過歌手那英的經典作品《征服》MV男主角,與女主角有全裸對手戲,當年還被新聞局禁播。說到這裡,工頭堅有點尷尬,低下頭傻笑,「YouTube可以找到完整版。」

工頭堅曾客串過歌手那英的《征服》MV男主角。翻攝YouTube
工頭堅曾客串過歌手那英的《征服》MV男主角。翻攝YouTube

迎來網路世代 成初代部落格寫手

當年拍廣告蠻好賺的,認真一點拍,月入幾十萬沒問題。「我賺了錢就跑出國自助旅行。」工頭堅回憶說,在美國旅行時,參觀ArtCenter(美國藝術中心設計學院),看到整排的工作站都用最先進的電腦在做動畫,燃起他想要留在美國的念頭,「如果當年留下了,現在搞不好就參與製作《復仇者聯盟》系列了。」
沒能留下的原因?
台灣股票崩盤,父母親在股市的投資一夕慘賠,原本優渥的家庭經濟陷入谷底,他只能返台協助家計。
1995年的台灣,網路剛起步,「電話撥接網路,一個月要付5、6000元,現在使用光纖的年輕人應該無法想像吧!」工頭堅接到資策會拍攝網路簡介影片的案子,交片後他發現「藉由網路可以看見世界」的喜悅。
資訊人、哈網、open find等網路先驅者紛紛找上工頭堅,協助想點子找尋商業模式,「看到國外網路的創業故事,自己終於可以在台灣這樣的環境裡面去體會、感受這件事,是非常迷人的。」工頭堅說,日後詹宏志創設PChome、明日報(部落格前身),他就知道:網路世代真正來臨了。
工頭堅1998年就沉浸在網海中,或許不是第一位部落客,卻是第一代前5名的部落格寫手,而且他與朋友成立「憂鬱馬戲團」,是早期部落格的園地。然而短短數年間,無名小站等各部落格雨後春筍般冒出,但也隨著臉書的出現,一一結束營運。

部落格的興起與消滅讓工頭堅體認到:「不管今天我們做什麼事情,最好是從第一天就開始有收入。以前我們都講先有內容吸引人家來,再想辦法生出商業模式,如果我從第一天開個網站就在賣東西,這樣子會比較容易生存。」
單刀直入,工頭堅這樣說:「懂得商業者,都不懂網路文化,不知如何與網路使用者溝通;懂網路文化的,通常不懂商業經營。」
網路暴起又暴跌,網路泡沫化開始。「工作失去重心、日夜顛倒、身心俱疲的我,碰到一個住加拿大通靈的親戚,跟我說:『你問題很大,過不了40歲這關,但還有救,快點離開污染的環境。』」
工頭堅買了機票就到加拿大溫哥華親戚家住了半年。他坦承有些朋友很訝異:你是一個知識份子、讀過書的人,怎麼會相信這種事?「你若看到這個事情,且有親身經驗,然後否認它存在,我覺得才是不科學的態度。」工頭堅這樣回答。
人在異鄉,工頭堅被親戚規定天天要打坐,其他閒暇只能去打黑工,幫人家刷油漆、修屋頂、刷刷圍牆。「親戚本來預期這種工作我不會肯做,因為我以前是藝術家、大少爺、導演,可是當時真的心情就整個轉變,覺得只要有收入,每天能買個菸、買啤酒,什麼工作都願意做。」
那就是一個所謂的轉念之間,工頭堅放棄了以前所有光環,體認到有一個平穩的生活就好。半年後,親戚說:「你進步很多,可以回台灣了!」

結合網路行銷 用社群玩轉旅遊業

36歲返台的工頭堅,網路泡沫化卻還沒回穩,工頭堅決定轉職投入旅遊業。但只有高職學歷的他,必須去旅行社上班1年才能報考領隊證,「我畢業後開始拍片,之後在家寫寫網路評論,沒有上過什麼朝九晚五的班,為了考國際領隊,不得已去旅行社上班,說真的,很擔心自己能撐多久」。
工頭堅第一年都在帶國內旅遊團,因為他很會講故事,大家的反應不錯,被總經理注意到並調去企劃部,開始用網路行銷旅遊。「我提出找部落客來體驗行程的創舉,第一次帶部落客遊龜山島,隔日網路上就出現40多篇文章,成功打開市場,老闆決定延伸到國外行程,至今網路社群行銷旅遊產業仍是王道,這應該是我對網路、旅遊最大的里程碑吧!」
考上領隊證的工頭堅除了負責行銷也帶團,「如果我夠聰明、懂得如何賺錢,應該好好發展網紅帶團的模式,因為我是當年最早一邊帶團一邊寫行銷的人,如果堅持這樣的模式來做,蠻早就能揚名立萬。」可惜沒有!因為有件事他放不下,他想要打造一個平台,讓有志者共享。
雄獅旅遊看中工頭堅的想法和行動力,成立欣傳媒公司,延攬他擔任社群發展總監,一待5年多,最後卻也離開。「用一個比較委婉的方式來講,我在第二、第三年的時候,體認到原本social media(社群媒體)的想法在這邊沒辦法實現,因為雄獅的大宗是傳統團客,與social media的精神不同。」

人生閱歷豐又會講故事的工頭堅(左),帶年輕人的旅遊團頗受歡迎。
人生閱歷豐又會講故事的工頭堅(左),帶年輕人的旅遊團頗受歡迎。

工頭堅不只帶國內旅遊團,也帶深度的國外主題團。
工頭堅不只帶國內旅遊團,也帶深度的國外主題團。

工頭堅在摩洛哥的梅如卡沙漠。翻攝工頭堅臉書
工頭堅在摩洛哥的梅如卡沙漠。翻攝工頭堅臉書

離開欣傳媒的工頭堅在友人邀約下,成立「米飯旅行社」。
米飯?很難懂啊,我直接挑戰這個品牌。
工頭堅回答得簡單:「旅行是你的精神食糧。」一口篤定後才繼續補充:這個旅行社用最簡單的方式來講,就是他親自帶團,收自己的客人。
另外,米飯接受並規劃客製化行程,「大多的旅行社可以做小孩到老人,甚至高端客戶。但我自認最大的專長,是可以找到一些具有文青氣質跟科技背景、知識愛好者的客人。」
工頭堅說,他曾帶過東京數學團,參訪日本古代的算術技法及科學館等;更帶團去夏威夷看火山、古巴切格瓦拉革命之旅。只要客人有主題需求,就盡量去滿足。
「我是一個不會做生意的人,容易理想化。」工頭堅坦言,大家都覺得傳統旅行社因為自由行的興起,快要沒飯吃了。但他就是想借助科技的力量,結合網路的知識,把這家小小的旅行社做得有趣,讓50幾歲的自己有一點小小成就。
至於旅遊分享平台?工頭堅說,要實現這個夢很難,但目前有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與他一起努力做這件事。
訪問尾聲,我提議到他的辦公室取景拍些照片,工頭堅卻說,他沒有個人辦公室,座位就是混在同事中的一張系統辦公桌。
我有點驚訝,這樣一位經歷過大風大浪,甚至是台灣網路的先行者,現在經營的旅行社雖不大,好歹是老闆,竟如此低調,仍然是「工頭」模樣。
「可以平凡,何必非凡」,我想他目前的心境是這樣的吧!

旅行社老闆工頭堅沒有個人辦公室,他就坐在大辦公室裡,與同事比鄰而坐。
旅行社老闆工頭堅沒有個人辦公室,他就坐在大辦公室裡,與同事比鄰而坐。

照片:吳建誼提供

【快問快答】

Q:帶過最大的團?
A:以色列的團,報名有88人,但受到正值戰爭消息的影響,最後44人成行。
Q:最糗的經驗?
A:整團的行李不見了,裡面都是名牌商品,總價超過300萬元,幸好最後找回來。
Q:帶過最小的團?
A:8人。
Q:收過最高的小費?
A:一位保險公司老闆給了300歐元(當年約1萬2千元台幣)。

工頭堅

本名吳建誼
1966年生於宜蘭
復興商工畢業
米飯旅行社旅行長
第一代部落格寫手
旅遊過全球427個城鎮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