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經濟學盛極而衰

出版時間:2019/07/21

我聽一些人談到,2020年總統選舉可能將是一種測試:一個夠糟的總統是否會在經濟情況良好的狀態下輸掉選舉?
就一方面而言,最近川普的種族歧視言論令人大為反感,但從另一方面來看,他上任迄今失業率已降到近半世紀最低,且今年第1季實質GDP成長率達到3.2%,似乎都成了有助於他競選連任的政績。
但總統大選不是明天舉行,而是15個月後,屆時美國經濟情況可能已經出現很大變化。
關鍵出在「川普經濟學」。

赤字人打敗關稅人

川普上任後經濟表現良好,主要得力於減稅效應,但這促使美國預算赤字大增,官方估計今年將升抵1兆美元(約31.05兆元台幣),而2016年時赤字還不到6000億美元(約18.63兆元台幣)。
考慮到就業率持續下降——通常會伴隨赤字減少——這個情況看來更顯不尋常。儘管在長期利率水準仍相當低的狀態下,美國短期內無爆發財政危機之虞。
川普採行赤字支出(deficit spending)政策,給予美國經濟短暫提振效果,但推動成長的效力似乎比預期來得小,減稅計劃本身設計不良、貿易戰使企業投資退縮都是可能原因
從過去1年經濟成長穩健來看,他扮演的「赤字人」(Deficit Man)似乎暫時打敗了他另一個「關稅人」(Tariff Man)角色。

企業減稅卻沒投資

但減稅不該只是謀求短期擴張的刺激措施,應對經濟有更長期助益,如透過降低企業稅率來鼓勵企業投資,帶動就業與薪資水準大幅提升,從而推動經濟長期成長並使稅收提高。
然而這些至今都尚未發生。企業一面享有減稅利多、一面保留了更多獲利,卻沒有擴大投資,而是把錢拿去回購公司股票。美國薪資水準雖有增長,但提升幅度算不上顯著,很多民眾沒有感受到自己分享了經濟成長的果實。
或許「川普經濟學」再好也不過如此了。
我並非預言經濟衰退將至,雖然衰退確有可能發生。更可能的發展可能是隨著赤字支出效應減退,經濟成長也將跟著放緩。而且民主黨掌控了眾議院,川普政府大概很難再次推行大規模減稅案。聯準會(Fed)縱使調降利率,關乎長期支出展望的長期利率也早已反應了降息預期,意味經濟放緩勢在難免。
有關經濟情況對選舉的影響,政治學家應會同意,重點在「趨勢」而非「水平」。例如,1984年雷根(Ronald Reagan)競選連任獲壓倒性勝利時,美國失業率高於7%,2012年歐巴馬(Barack Obama)連任成功時失業率也達7.7%,關鍵在於當時經濟情勢都明顯有好轉跡象。
相形之下,川普在明年將面對的恐怕會是另一番情況。簡言之,川普藉赤字提振經濟成長的效應高潮可能來得太快,無法在2020年總統大選時給予他更多政治助力。

克魯曼

年齡:66歲
現職:紐約市立大學教授
學歷:麻省理工學院經濟學博士
殊榮:
.哈佛大學人文學榮譽博士
.諾貝爾經濟學獎
.牛津大學榮譽博士
研究領域:國際貿易與國際金融、新貿易理論、新經濟地理學、貨幣危機、流動性陷阱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財經》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