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山菲傭 組隊宣揚職業不分貴賤

出版時間:2019/07/18

來自菲律賓的傭人Aleli,現年40歲,來香港16年,是老家的經濟支柱。對她而言,不管身處菲律賓或香港,菲國女人也是弱勢一方。她解釋,菲律賓從前是男權社會,女人為生計、為家庭,自小便在丈夫或父親安排下,出國當傭工養家。而男人,就可以待在家中無所事事,伸手拿錢。熱愛跑山的Aleli背景也如是。

當年Aleli離鄉,女兒只有10個月大。她慨嘆在港辛勞工作,丈夫不但不理家事,每個月只伸手要錢,或吸毒或包養女人。可是她不敢離婚,一來失婚婦人是污名,二來不想女兒在破碎家庭長大被取笑,只能一直忍耐。及後丈夫變本加厲,在家鄉強姦她的親妹不遂,令她醒覺啞忍只會令家人受苦,下定決心改變,離婚獨力照顧孩子。

Aleli組成首支傭人跑山隊,希望能增加外籍傭人的自信心。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Aleli組成首支傭人跑山隊,希望能增加外籍傭人的自信心。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離婚復男友出軌

後來Aleli在港邂逅澳洲男友,懷孕五個月時發現男友出軌,捉姦在床。她氣憤地說:「我不想他覺得因為我是女傭,工資比他低,所以即使他不尊重我,我仍會乞求他留下。」為了尊嚴,她挺著肚子,頭也不回就分手。

經歷種種打擊,為了令自己內心平靜下來,Aleli選擇行山,在大自然中尋找安寧,一行就四年。學懂行,就想跑,甚麼訓練也沒有,她決定參加本地最艱辛的「香港100」百公里野越賽。「本來只打算行畢全程,但其他選手在身旁跑得很快,我便開始跟著跑。」Aleli說,越野賽跑意外地難不到她,結果跑山成為興趣。

Aleli從跑山中找到自我,有感不論是傭工或女人,同樣可以獨當一面,就更有動力去跑。她想令更多傭工明白此理,於是招攬不同姐姐一齊跑。她說:「2018年,我們是第一隊全外傭的跑山隊伍,全是新手,由零開始慢慢學。」結果僅有一年跑山經驗的她就成為教練。一隊四人,憑著一股勁去跑。一星期唯一一日休假,她們朝8晚8在港島區的山徑練跑。她笑言:「平日不偷懶,清晨要晨跑。下山購物不乘車,跑下去又是練習。帶狗散步變跑步……珍惜每個訓練的機會。」

雖然她們跑山成績稱不上出眾,但她強調隊員能跑畢全程,有小小成就,才能追求更遠大的目標。最重要是大家學會尊重自己,欣賞自己的職業。後來外傭跑山隊開始受關注,獲不少跑友欣賞。Aleli說是大眾對家庭傭人改觀的一小步,「工人姐姐也有能力,就算我沒有男人,一樣養得起我的孩子和家人。所以我做家傭我自豪,更不會因為工種而看輕自己。」

願女兒一樣堅毅

性格獨立又堅強的Aleli,希望女兒亦如是。每年回鄉與女兒相聚的一兩星期,她會帶女兒去行山,從山野運動,訓練女兒成為同樣堅毅的女人。她說:「我無法常陪在孩子的身邊,所以我想她學會獨立堅強,好像我一樣。」Aleli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同女兒行上海拔2,922米高的菲律賓Mount Pulag,甚至一起跑山。(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

更多「消費新鮮事」內容,請點此:http://bit.ly/2GOqTAv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