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人】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盛竹如

出版時間:2019/07/12

《壹週刊》獨家授權
作者╱郭逸君
攝影╱楊弘熙


初見盛竹如,整齊的西裝頭、全套西裝,衣袖、褲管精心熨出筆直的燙線,天氣太炎熱,他將西裝外套收摺掛上手臂,猛一看,活脫脫是70年代映像管電視機裡走出來的人物。

「播新聞,台灣還有誰能夠播得過我!」自信不是沒有道理,從前他是家喻戶曉的名主播,口條字正腔圓,許多人先記得他的聲音,才認識盛竹如這個人。
如今他是現代社會中,極少數不用手機的人。想聯絡盛竹如,得用最傳統的方式,先打聽到盛家的電話號碼,遇到盛竹如不在家,還是找不上他,沒有答錄機會幫你留話。
他樂得呵呵笑,從不覺得困擾,反而有一套盛氏哲理:「找不到我,我活該;他要找我,非找到不可;不然的話,就不需要來找我。」接著罵起三五麻將牌友,牌打到一半拿著手機說個沒完:「都在說廢話嘛!」
時代浪潮不斷往前推,電視由類比走到數位,不用手機的盛竹如看似老派,腦袋裡的內建軟體卻不斷更新,演電影、舞台劇難不倒他,玩直播、上網路節目更high,老來更俏更狂,跟網紅蔡阿嘎拍影片、主持《誰摔死了李新?》各類代言邀約沒斷過。
年輕時,他是專業的盛主播,轉型《強棒出擊》主持人後,陪著4、5年級生一起長大;下一世代或許對類戲劇節目《台灣變色龍》、《藍色蜘蛛網》的情愛糾葛記憶深刻;到了7、8年級,盛竹如成了什麼旁白都能配的旁白哥,無論過去、現在或未來,「盛竹如」這3個字都是不敗經典。

「我是台灣第一個新聞主播!」話說從頭,盛竹如開場白就是霸氣。父親盛文是陸軍將軍,與《中國時報》創辦人余紀忠是舊識,因這層關係,台大政治系畢業的盛竹如退伍後,被安排進《徵信新聞報》(《中國時報》前身)擔任編譯;之後台視招考,他從上千名應考者中脫穎而出,成為台視記者。
即使未經訓練,他仍很快坐上主播檯,不久兼了新聞部副理。老三台年代,不同於現在新聞24小時輪播,每天只一個固定時段播送新聞,縱使發生大事,也不能提前或延後播出。「新聞全由我掌控,運氣也很好,發生很多事情,大家都很關注。什麼事情?共產黨的飛機,動不動就飛來、動不動就飛來。嘿嘿!反共義士好拿黃金哪。」
緊接著台灣首宗持槍銀行搶案,李師科震驚全台。「大新聞哪!台灣治安這麼好,怎麼發生這個事情?(時任)台北市警察局長顏世錫是我的好朋友,我叫記者李四端要盯緊這事兒,一直播、播到破案那天……。」李師科案子破了,報紙緊急發號外、新資訊不停湧進編輯台。「導播得聽我的,我說怎麼樣,一定要怎麼樣!我決定今天國際新聞、氣象都別播了,只播李師科!」盛竹如創下台灣電視史紀錄,一節新聞只播一個新聞事件,收視率開紅盤。他風光異常,沒料到接下來要搭雲霄飛車,一路衝向最谷底。
「新聞收視率衝得很高,倒楣的是誰?是我。」主播盛竹如突然變身訐譙龍,講起仇人們幾乎咬牙切齒,起因是另一則新聞事件。「我側面得知一架軍機栽到海裡頭,消息很正確。導播說沒畫面啊,怎麼播?我說沒關係,你從頭到尾打字幕『軍機栽入海中全體殉難』,打在我的肩膀上。」
當年的時空背景,新聞被情治單位嚴密監控,播報軍機栽入海中這等醜事,無疑是捋虎鬚,盛竹如被趕下主播台。「哎,那時只有國軍英雄!克難英雄!車子壓死人,沒事兒的。軍方的東西你碰都別想碰。」
他沮喪又委曲,新聞明明是正確的,怎麼就不能播呢?為此他找上新聞局長宋楚瑜,要個說法。「到了新聞局,宋楚瑜對我說:『台視不要做了,來新聞局做個編譯!』」
他恨恨地說,包括蔣家,也因為他沒說過什麼好話,讓他不能播新聞了。「後來我就痛恨播新聞!痛恨!」
從雲端跌落深谷,別人以為他摔下主播台,從此沒戲唱了,誰知接到節目主持棒,又讓盛竹如風雲再起。「他們不准我播新聞,我可以主持嘛!我反而成為全方位的電視人。」言談裡有幾分得意,仇人越多,他便修煉得越強,滿滿能量用不完。

盛竹如人老心不老,3年前出席品牌活動,綁上繩索從3層樓高空垂降。資料照片
盛竹如人老心不老,3年前出席品牌活動,綁上繩索從3層樓高空垂降。資料照片

主播生涯出名招災 當主持人賺好賺滿

適逢楊麗花歌仔戲收播,台視推出益智型綜藝節目《強棒出擊》,由沈春華和盛竹如搭檔主持。「起初我沒什麼勁,想說好吧!就主持。我還自己設計小單元《五花八門》。哇!做《五花八門》1個月的收入,比總經理的薪水還高。」主播生涯因出名招災,他轉而追逐利,賺錢賺得好開心。
兩年後,台視拿到首爾漢城奧運轉播權,要盛竹如去做體育部經理。「我是千萬個不願意,做經理就沒有《強棒出擊》的主持費了!但我一樣把體育部經理做得風風光光!」漢城奧運轉播結束,又發生大事了,總統蔣經國去世。
李登輝總統上台,電視台跟著改朝換代,盛竹如沒跟著翻身。「因為……你一定要有後台,才做得了總經理、董事長。啊!電視台丟臉荒唐事兒多了……。」有多荒唐?到嘴邊的話,盛竹如硬生生吞了回去。「哎呀,不講那些,我每天工作都很忙,我是不怕啊,但是很多不能不怕,你一定要有後台……。」他彷彿在叮嚀我這後輩小兒「世道險惡,不能不防」,有些事看悟性,不需講透。
體育部之後是節目部經理,盛竹如原本和平鑫濤、瓊瑤夫婦交情好,想把華視的瓊瑤八點檔拉到台視播。「瓊瑤的戲1集價錢實在太高了,不夠意思,我不高興,就說不要!」他找來製作人徐進良,催生家庭喜劇《郵差總是按錯鈴》,製作費與瓊瑤劇相比只有三分之一,收視率卻不相上下。
小成本被他做紅了!盛竹如好高興:「那時候啊,沒有重播這件事,一檔只能播30集。播完了怎麼辦?我又跟徐進良商量了,《又見郵差來按鈴》、《郵差三度來按鈴》,繼續紅下去!」
「我還是類戲劇始祖,類戲劇幫我創造另一個高潮!」節目部成了他的最佳舞台,1997年第一部類戲劇節目《台灣變色龍》,將台灣重大刑案搬上螢光幕。「那是以前任何節目都沒有過的,類戲劇像廣播劇又像電視劇,很神秘、看起來很過癮。」
「到底是情愛的糾葛,命運的糾纏,金錢的誘惑,還是利益的衝突?讓我們繼續看下去。」盛竹如似笑非笑,笑得讓人忍不住打一個寒顫,經典台詞搭配光怪陸離的社會事件情節,描摹人性迷失在金錢、愛情、權力之間。人們記憶中的盛主播又回來了!「好像我在播新聞吧!看完劇本,我就知道該怎麼講話、該怎麼錄、該什麼樣表情。」

習慣在電視討生活 一旦抽離「太寂寞」

「製作單位很聰明,知道找我主持節目會很火,後來還有《藍色蜘蛛網》,打垮中視、華視兩台的綜藝節目,收視率更不得了,憑這個類戲劇,我又賺很多的錢,主持一集10萬塊!」
盛竹如像個說書先生,搖頭擺腦講述自己精采多變的一生,說到尾聲可能有些累了,嘆了口氣:「自從進到電視台呀,多少風風雨雨,人家都說我是新聞人,其實啊,我待在台視節目部的時間更長。我還有個好朋友金庸,我們不斷的書信往來,後來把金庸小說改成八點檔連續劇,當然又很紅啦!射鵰英雄傳我就看了3遍。」覺得自己像金庸哪個角色?「哎呀,沒想過這個問題。」
「一方面我運氣很好、一方面也運氣很壞,如果不把我搞下來,我一直播新聞,今天在這裡就只是個退休主播,因為他們,我成了一個全方位的電視人。」他還是有著武俠小說的影子,沒被敵人一舉擊殺,他收拾那些痛、練出絕世武功,不讓人輕易摸透招式。
台視退休後,盛竹如更活躍了。人家說他是老來俏,他不以為然:「年齡從不是問題,我喜歡跟年輕人相處,就覺得自己沒那麼老了,學年輕人的語言,也跟得上時代。」
全家都是加拿大公民,我問盛竹如,想回加拿大過退休生活嗎?他搖搖頭:「我就不能到那去,待著、生活。加拿大那地方太好、太寂寞了,到那裡去,你沒什麼朋友啊!」
他已經習慣在電視盒子裡討生活,若將電視工作從人生抽離,生活就寂寞了。「有時候是逼不得已,它已經讓你沒什麼其他路好走了,推你做這個、又推你做那個,但是我都能達成使命跟任務,都做得還可以吧!」他給了個含蓄的收尾。我想,盛竹如想說的,是此生已無愧於電視圈,超過半世紀的傳奇,由他繼續譜寫。

時任台視主播的盛竹如,播報雙十國慶新聞。台視提供
時任台視主播的盛竹如,播報雙十國慶新聞。台視提供

盛竹如與沈春華搭檔主持《強棒出擊》,兩人與前副總統謝東閔合照。盛竹如提供
盛竹如與沈春華搭檔主持《強棒出擊》,兩人與前副總統謝東閔合照。盛竹如提供

盛竹如類戲劇節目《藍色蜘蛛網》旁白:「讓我們繼續看下去」成為經典。翻攝台視
盛竹如類戲劇節目《藍色蜘蛛網》旁白:「讓我們繼續看下去」成為經典。翻攝台視

盛竹如

●年齡:79歲
●現職:民視新聞部顧問
●學歷:台灣大學政治學系
●家庭:已婚,育有1子1女
●經歷:
˙台視記者
˙台視、民視新聞主播
˙《強棒出擊》節目主持人
˙台視體育部經理
˙台視節目部經理
˙類戲劇節目主講人
《台灣變色龍》
《藍色蜘蛛網》
《玫瑰瞳鈴眼》
《藍色水玲瓏》
●著作:
˙《環球紀遊》
˙《螢光幕前:盛竹如電視生涯回憶錄》
˙《百戰百盛:盛竹如一路長紅的成功智慧》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