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頭羊 不玩了 上緯退出風電市場 出售子公司 處分收益上看26億

出版時間:2019/06/22

【林海╱台北報導】上緯投控公告出售子公司上緯新能源及其孫公司海能風力發電予歐美能源公司,交易金額2598萬~1.01億美元(約8.09~31.46億元台幣),處分收益914~8463萬美元(約2.85~26.36億元台幣),由於上緯是唯一經營離岸風電風場的國產業者,隨上緯退出耕耘多年的風電業務,國內風場經營全由外商包辦,台廠恐全淪為國外大廠的下游代工廠。

上緯為精密化工與複合材料製造商,主要在兩岸生產環保耐蝕樹脂、風電葉片樹脂和碳纖維複合材料,與台塑、金風科技等都有策略合作。此次上緯將出售的上緯新能源,是上緯的全資子公司,2013年從事離岸風電開發至今,目前共有海洋風電(Formosa I)、海能風電(Formosa II)、海鼎風電(Formosa III)等3座風場。
其中,海洋風電總裝置容量128MW,第1階段8MW風機已於2017年商轉,第2階段120MW將於今年底施工完成;海能風電總裝置容量為376MW,已通過環評專案小組審查,預計於2021年完工商轉。


包辦最上游最下游

上緯原定本月20日晚上11時15分發布重大訊息,但時間一再延遲,最後等到21日凌晨0時20分後才開始。上緯主管表示,交易案預計6月底前簽約,交易對象是非關係人,但基於保密義務,故暫不適用於決議階段揭露。
其實,上緯進入風電材料領域已逾10年。2006年時,上緯轉投資天津風電材料公司,順利打入風電供應鏈,之後陸續供應國際大廠如西門子的風機樹脂葉片。上緯主管表示,經幾年的資料收集,了解台灣離岸風電的可行性、潛能與風險性,因此發下綠能宏願。
上緯在風電領域起步相當早,2006年打入風電供應鏈時,董事長蔡朝陽就發願,歷時7年、斥資40億元完成2部示範風機建置,蔡朝陽曾回憶,初期共接觸逾200家銀行與投資者,幾乎無人理會。
但他不放棄,2010年又斥資1200萬元,買下八字沒一撇的苗栗風場,歷經5次失敗,甚至單獨一人單車環島11天,騎完1335公里,一邊思索體會未來可能面臨的孤獨、痛苦與無助,環島11天後,他仍舊鼓起勇氣,向董事會提出第6次離岸開發案。

昨日股價跌停鎖死

蔡朝陽曾開心形容,上緯兼具國際風電大廠葉片材料供應商及離岸風電開發商的雙重角色,等於包辦「離岸風電產業鏈的最上游和最下游」。
對如今不得不忍痛退出,上緯主管指出,台灣缺乏離岸資源、法規、人才、港口、施工船及資金,但為實現公司理想,2016年10月獨力完成竹南外海的2座示範機組,更成功推進沃旭及麥格理對海洋風電2期投資,激勵台灣離岸風電發展,「海洋示範風場2期在2019年5月動工,今年會交付台灣第1座的離岸風場給台灣人民。」
但上緯開發的海鼎風電,在2018年4月遴選落選,無法取得開發權利,導致上緯新能源2021~2025年無風場可開發。上緯主管說,考量離岸風電開發的階段性任務完成,基於員工未來發展與股東權益,故出售上緯新能源及海能風電予歐美能源公司。
蔡朝陽則說,作為台灣離岸風電開發的先驅,仍會努力在年底完成海洋示範風場,也指該出售案將增加台灣與國際實質合作,並為員工提供更寬廣的發展機會,完成示範風場後,「上緯將專心於新材料的業務與研發,並將與南龍區漁會及漁民發展共存共榮的漁業合作。」
法人表示,上緯先前已多次出售風電持股,彌補本業獲利動能缺口,此次處分上緯新能源100%持股,雖會有處分利益,但也代表著上緯訴求的長期風電運作收益與維護商機同時消失。
該法人更直言,上緯不久前才說布局漸入佳境,但馬上就賣股,如此看來,上緯的離岸風電布局,似乎不是一項長期規劃,只想趁好價錢、出脫持股。受此利空衝擊,上緯昨股價開盤後隨即重挫,午盤過後跌停鎖死,收93.6元,跌10%。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相關新聞

更多

《財經》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