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專欄:中共為什麼無法收服香港?(王丹)

出版時間:2019/06/20

這次香港反「送中」惡法的社會運動,震驚了全世界。200萬人上街,連美國總統川普都表示驚訝。1997年香港回歸到現在,中共在香港下了很大的功夫,宣稱要不僅收回領土,也要收回香港的人心。

但是,這次大規模社會運動表面,22年來中共收服港人的努力,完全是白費。200萬人在街頭,表明上抗議的是港府,實際上抗議的是中共。為什麼中共可以在全世界耀武揚威,但是對一個小小的香港,花費22年的時間,都無法成功統治呢?中共一名軍隊將領的一番話,點出了問題的根本。
前不久網上熱傳的一段影片顯示,中國國防大學戰略教研部教授、解放軍少將徐焰在一次演講的時候表示,香港的社會基礎是最壞的。他所說的「最壞的」,其實指的就是,香港有極為深厚的反共的社會基礎。

港人懷有六四情結

他具體分析說:「1997年我們接管時,當時分析成分,居民成分是三個三分之一。三分之一的原住民和他們的後代受港英教育,他有點傲氣但對你大陸沒什麼怨恨;三分之一是最壞的,1949年、1950年被共產黨清算鬥爭、掃地出門跑過去的,對你刻骨仇恨;再有三分之一是3年困難(大饑荒)挨餓,偷渡(到香港),他對你(大陸)印象好得了嗎?」這個少將口氣蠻橫,窮兇極惡,但是不能不說,他的分析確實有道理,說明中共對香港問題的癥結,其實是內心清楚的。只是他的表述還不夠全面和完整而已。
總體來講,香港人確實普遍對中共充滿疑慮,或者可以說,這種疑慮也有著悠久的歷史脈絡。香港作為清朝的一部分,在清朝戰敗後就被拋棄,成為清朝自保的棄子;之後長時期的英國殖民地經歷,對港人的影響,幾乎是融入血液的,與中國大陸的傳統可以說格格不入已久,從文化上講就與可以接受專制統治的中國有很大的區別,讓他們建立對於中共的統治模式的認同,基礎確實極為薄弱。
此外,正如徐焰所說的,今天香港的60歲、70歲的那一代人,是香港原有光輝歲月的真正締造者,他們才是今天的香港最重要的中間力量,但是這批人,很大比例是中共統治時期,因為受到迫害而逃離中國大陸的,他們對於中共的反感甚至痛恨是有歷史原因的,黎智英本人就是典型的例子。
在這之後,本來中國開始改革開放,香港人對中國的印象有所改變,對於回歸沒有極為強烈地反抗,但是接著就發生了六四事件,這對於即將被中國統治的港人來說,是巨大的震撼和刺激,所以港人的「六四」情結有其特殊的意義。
這100多年的歷史梳理下來,幾代港人對於中國和中共,當然是普遍沒有好感的。更不要說1997年回歸之後,中國逐漸背棄承諾,逐步收縮香港的自由,這就使得香港的社會基礎更具有強烈的反共情緒,也就是徐焰所說的「最壞」。這,也就是中共用了22年的時間,窮盡一切手段,卻無法收服香港的深層原因。有著這樣堅實的反共的社會基礎,香港的存在,其實就是扎在中共心中的一根刺,再咬牙切齒也無可奈何。

台灣不如香港反共

值得台灣人深思的是,徐焰在講話中特別拿香港跟台灣做對比,他說:「台灣真正反共的人並不多,當地居民80%對共產黨無所謂。」坦率講,我認為他的這個分析,在數據上也許過分樂觀了一些,但是大體上的判斷,其實蠻準確的。在台灣,確實有很多人,並不如香港人那樣反共,他們抱持的,正是「無所謂」的態度。對比香港的今天,我必須說,這,難道不正是台灣最大的隱憂嗎?

「對話中國」智庫所長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