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在台殺人案無解了嗎(吳景欽)

出版時間:2019/06/17

百萬港人的怒吼,迫使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暫緩《逃犯條例》的修法,但能否平息怒火,仍待觀察。更值注意的是,此修正案乃藉一起港人在台殺人為由,如今暫緩,港府又說是台灣不接受所致。面對如此的情況,我方到底該如何因應,才能避免港府一再將責任推給台灣?

去年2月,香港人陳同佳在台北殺害其女友棄屍返港,雖然法務部多次向港方提出遣送的要求,卻因台、港間並無任何引渡或刑事司法互助協議存在,致無下文。但因陳同佳回港後,盜刷其女友信用卡等行為,被以竊盜、贓物等罪起訴,並在今年4月底判處2年5個月的有期徒刑,惟如此的刑期,還得先扣掉被告遭羈押1年多的時間。而此處會產生的疑問是,既然被告已承認殺人犯行,台灣也提供了相關證據,難道香港不能以殺人罪來起訴、定罪嗎?

屬地屬人主義不同

大陸法系國家,於《刑法》的效力,除採犯罪地管轄的屬地主義外,也會兼採屬人主義,這明顯反映在我國《刑法》第7條的規定,即國民於領域外犯最輕本刑3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且犯罪地法律亦為處罰者,亦為《刑法》效力所及。如某個台灣人在美殺人返台,依據《引渡法》第4條第1項,所謂本國人不引渡原則,我方雖須拒絕美國的引渡要求,但因殺人罪在我國是屬10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死刑的重罪,故仍可依據《刑法》第7條來為起訴與審判。
至於香港,雖在1997年回歸中國,但因一國兩制之故,仍繼續沿襲英國法。而就英美法系來說,向來主張法律效力的屬地性高於屬人性,雖不會強調本國人不引渡原則,卻對域外犯罪的處理,有所顧忌。會造成如此的主要原因,還是在於犯罪地發生於領域外,若要起訴與審判,除得面臨相關人證傳喚的困難外,由他國官方所提供的相關卷證,也屬須排除於法庭外的傳聞證據。故在無刑事司法互助協議下,到底於怎樣的情況才具有必要性與可信性,致可使傳聞例外具有證據能力,這本身也會有很大問題存在。凡此審理的困境,或許也是陳同佳案,香港法院於一開始,即拒絕控方追加殺人罪訴因之所在。

考量代理處罰原則

面臨如此的窘境,且在我方也反對《逃犯條例》修正為前提的遣送下,或該考量代理處罰原則(Prinzip der stellvertretenden Strafrechtspflege)的適用。即以個案協議的方式,由台灣將刑罰權移轉給香港,使其法院具有管轄的正當性。而我方除提供犯罪證據外,對於相關證人、鑑定人的詰問,亦可用網路視訊為之,以達於正當程序的保障。如此的協議一旦達成,既可基於平等互惠而形成一種慣例,亦能在不更動兩方任何法制下,有效填補治罪漏洞。只是如此協議,還賴台、港雙方放下既有成見,更須抗拒第三方的干擾與干涉,才足以達成。

真理大學法律系所副教授兼
刑事法研究中心主任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