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hone之城 遷廠「不可能的任務」養活20萬民工 富士康享盡中國政府優待

出版時間:2019/06/12

鴻海董事長郭台銘4月17日投下震撼彈,聲明將投入國民黨總統初選。這是台灣民主政治發展以來,首位表態選總統的企業主。從郭台銘宣布後,他和中國的關係就經常被外界檢驗,被問到萬一被中國「綁架」、以關廠為要脅時要怎麼辦,郭台銘說:「給我幾個月,一定搬到更有競爭力的地方。」
《蘋果》始終針對每位總統參選人以同樣標準監督,為檢驗郭台銘的事業與中國依存關係,《蘋果》遠赴富士康大本營廣東深圳龍華、河南鄭州及郭台銘山西老家探訪,即起推出專題,將最具深度、最真實狀況呈現,交由讀者自行判定。


【鄭州調查報導】在深圳富士康龍華廠之後,《蘋果》前進距台灣1400多公里、被稱為「iPhone之城」的富士康鄭州廠,實際訪查鴻海董事長郭台銘能否如他所言,在中國要脅時遷廠,結果發現搬走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

鄭州富士康北門廠區,下班時刻,員工搭乘公司接駁車在宿舍下車,人潮洶湧。《蘋果》調查攝影
鄭州富士康北門廠區,下班時刻,員工搭乘公司接駁車在宿舍下車,人潮洶湧。《蘋果》調查攝影

郭台銘當年面對富士康員工跳樓頻傳,加上沿海工資成本大增,2010年選擇在鄭州新鄭綜合保稅區內建立新的iPhone生產基地「富士康鄭州科技園區」,以減輕內陸工人思鄉之苦,同時補充人力、節省成本。

沃金商業廣場是當地商業中心,員工情侶檔依偎在一起看電影。《蘋果》調查攝影
沃金商業廣場是當地商業中心,員工情侶檔依偎在一起看電影。《蘋果》調查攝影

富士康鄭州廠技術研發中心。《蘋果》調查攝影
富士康鄭州廠技術研發中心。《蘋果》調查攝影

離職也離不開 仰賴周邊做生意

更重要的是,富士康享有一系列特別待遇、稅率優惠與補貼。《紐約時報》曾指出,當地政府提供鄭州廠數十億美元補助,還斥資15億美元(約471億元台幣)為其興建宿舍、電廠、道路等基礎建設。
鄭州廠具備每天生產50萬支iPhone量能,高峰時曾有35萬名工人,目前仍有約20萬人,是相當於「國家軍隊」的生產大軍,儘管與龍華廠位置不同,卻瀰漫著相同無奈:享盡中國政府優待的富士康搬不走,廣大的民工也離不開。
鄭州廠員工與龍華廠一樣,就算不喜歡流水線高壓枯燥的工作,但也不容易找到待遇更好的公司,就算離職了,許多人仍在周邊打工或做起小生意,當地經濟活動完全依賴富士康。
《蘋果》觀察往來的鄭州廠員工,表情普遍冷漠,結束一整天產線作業走出廠區時,自顧自地戴起耳機,拎著手機在街上遊蕩。這群離鄉背井的員工鮮少與人互動,唯一看到他們展露笑臉的時候,是與手機另一端的家人視訊。
當問到郭台銘要選台灣總統時,員工幾乎都表示:「這我不知道,沒特別關注。」他們只期望:「有漲工資就好,每個人不一樣,但只有今年漲,前幾年都沒漲過。」
數萬名離鄉民工與廠外攤商,這些靠著富士康生活的普羅大眾,構成了鄭州廠的街景。他們有老有少,有遠從山東來賣雜糧煎餅的小販、有富士康離職員工創業賣飲料、有拋棄種田推著餐車賣小吃的攤販,還有開紅色嘟嘟車為生的車夫,最多的則是在廠區上班的年輕情侶,租屋委身在破舊公寓中求生存。

午休時間,富士康員工在廠區附近的攤商吃午餐。《蘋果》調查攝影
午休時間,富士康員工在廠區附近的攤商吃午餐。《蘋果》調查攝影

張莊鎮是鄭州廠多數情侶、夫妻租屋棲身之地,但基礎建設不佳。《蘋果》調查攝影
張莊鎮是鄭州廠多數情侶、夫妻租屋棲身之地,但基礎建設不佳。《蘋果》調查攝影

基礎建設不佳 如1970年代台灣

鄰近的張莊鎮早期以種植蔬果為主,富士康進駐鄭州之後才發展起來,是鄭州廠多數情侶、夫妻租屋棲身之地,但基礎建設不佳,彷彿1970年代的台灣。
張莊鎮路邊賣涼粉的大姊說:「有富士康之後,生意比較好做。以前沒有富士康,這裡基本上沒人,那時候在家種田,生活比較不好。」一位嘟嘟車車夫說:「1個月可以掙個3000元人民幣,在河南就很夠用了。」
富士康2017年產值2116億元人民幣(9733億元台幣),佔河南省出口38%,一旦搬遷影響甚鉅,當地政府和民眾應無法承受,也無法回到過去靠農業為生,當地居民私下表示,若要搬遷,「黨的阻力會很大!」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