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人】投奔海洋療傷 拖鞋教練 蘇達貞

出版時間:2019/05/26

作者╱游婉琪
蔚藍的台11線海岸公路旁,人稱「拖鞋教授」的蘇達貞,投注畢生積蓄打造出推廣海洋教育的夢想基地。以逝世兒子為名的「蘇帆海洋文化藝術基金會」成立近10年來,寫下無數創舉。從帶著大學生划獨木舟環島啟航,蘇達貞的夢想海洋之旅越玩越大:號召銀髮族出海的「不老水手」計劃、專為身障人士打造的「不殘水手」隊伍,到去年主動找上門、盲胞朋友組成的「黑暗水手」團隊。

或許這是蘇達貞緬懷兒子的另類方式:與其懷念他,不如創造100個他。
說起話來中氣十足,夾腳拖鞋是標準配備的蘇達貞,總是給人陽光熱情的印象。事實上,在蘇達貞的成長過程中,他也曾與多數台灣人一樣,對於海洋感到陌生甚至懼怕。直到在夏威夷大學攻讀博士時,因為研究主題的緣故,他學會潛水、天天出海,在海底裝設儀器,記錄海洋生態變化,就此讓他與海結下不解之緣。蘇達貞形容,在夏威夷,「海裡頭的人總是比陸地上還多」。
回到同樣是海島的台灣,情況卻全然相反。先民橫跨波濤洶湧、俗稱「黑水溝」的台灣海峽,落腳台灣這片四面環海的土地,現在台灣人卻成了「恐海族」,總是擔心讓孩子到海邊戲水,覺得危險。這樣的強烈對比讓蘇達貞開始思考,我們的教育到底出了什麼問題?讓本該是海島民族、體內流動冒險犯難血液的台灣人,竟然與海洋的關係如此疏離。

退休後蘇達貞在花蓮成立蘇帆海洋基金會,推廣親海教育。
退休後蘇達貞在花蓮成立蘇帆海洋基金會,推廣親海教育。

30歲那年,蘇達貞頂著留美博士學位光環,風光回到母校海洋大學任教。他得意形容,當時自己簡直是「五子登科」,不僅有妻子、孩子、車子、房子,還有金子。由於早年喝過洋墨水歸國的教授不多,他獲選成為系主任,帶領的是他在海大求學時的恩師們。
在夏威夷住了4年的後遺症,讓蘇達貞習慣了在海裡的生活,更想把學生們一起帶到海邊探險,感受海洋的賜予。因為常常下海,他無法和一般大學教授一樣老是西裝筆挺。無奈校內服裝儀容規定,穿拖鞋不能進出校門,幾次蘇達貞被警衛攔下,苦勸他以身作則。

兒子深受父親影響,從小就愛上海洋。
兒子深受父親影響,從小就愛上海洋。

兒子潛水驟逝「為何不等我兩天」

後來,蘇達貞乾脆把鞋子脫了,赤腳進校門,畢竟校規沒規定不能光腳,過了校門再把拖鞋穿上,不為難自己也不為難警衛。就這樣,蘇達貞與眾不同的洋派作風,讓他很快在校園裡走紅,成為學生們口中的「拖鞋教授」。
總是和學生打成一片的蘇達貞,服務屆滿25年退休那年,剛好教育部推行創意教學政策,鼓勵教授打破傳統,發揮個別創意融入課堂。此舉對蘇達貞來說正中下懷,趕緊集結同年度要和他一起「畢業」的學生,組隊準備划獨木舟環島。
事實上,在蘇達貞率領學生出海環島的前一年,兒子Jonathan在美國發生潛水意外喪命。噩耗傳回台灣時,蘇達貞內心一度埋怨兒子:「為什麼不多等我兩天?」本該是父子一同在海灘享受天倫之樂的時刻,成為了沒有人證、物證,甚至連遺體都沒有的人間悲劇。
當下,蘇達貞冷靜地透過越洋電話詢問救難單位:「你們現在是在搜救還是搜尋屍體?」擁有潛水顧問資格的他,從失聯超過24小時、水溫僅有攝氏8度等訊息,推斷出Jonathan已罹難。他飛往美國,按部就班處理完後事,人前不曾流過一滴眼淚。

蘇達貞盼能退居第二線,交棒給年輕新血。游婉琪攝
蘇達貞盼能退居第二線,交棒給年輕新血。游婉琪攝

他後來走進擁有20個水族箱的兒子房內,看著各種海洋生物,選擇帶走鮑魚的殼作紀念。
受到父親影響,Jonathan一樣熱愛海洋與潛水,更在大學主修海洋生物。蘇達貞回憶,兒子從小就展現出對海洋生物的興趣,加上家有親戚在南台灣從事養殖業,讓兒子才就讀小學一年級,就擁有超齡的相關知識。
某次校外教學去動物園,老師跟同學介紹螃蟹,Jonathan故意考老師,知不知道如何分辨螃蟹公母?老師正確回答後,Jonathan仍不死心,改問如何分辨螃蟹有沒有交配?老師嚇到趕緊把蘇達貞叫來學校,懷疑孩子心智不正常。
聽完老師描述後,蘇達貞啼笑皆非,連忙解釋,兒子從小就學會許多養殖生物的冷知識,例如公螃蟹交配後肉質變差,母螃蟹交配後因為帶卵,反而受歡迎。
Jonathan小學六年級那年,跟著媽媽與妹妹移民美國,父子就此分隔兩地。即便如此,每當蘇達貞休假,總會飛到美國和兒子一起潛水、打網球,享受共同的興趣。他回憶,兒子大學時被選入網球校隊,一次找他單挑,還故意讓分,結果他以6:0慘敗,這也是父子間最後一場網球賽。
兒子驟逝後,個性樂觀的蘇達貞,即使在數不盡的夜深人靜時刻,內心仍無法按捺對兒子的思念,但他選擇在最短時間內從打擊中走出。他找到治療傷痛最好的辦法,就是投奔海洋,因為這是他和兒子最喜歡的事。

水手們在岸上暖身,準備航行出海。
水手們在岸上暖身,準備航行出海。

然而,即使當時台灣已盛行單車環島,一名大學教授要帶畢業生獨木舟環島,仍受到許多外在阻力。蘇達貞說,全台各地方的海洋管理辦法不同,有時隊伍好不容易過了這一站海巡人員的盤查,下一站又要重新來過。所幸到後來,海巡署官員跟海洋大學的警衛一樣拿蘇達貞沒轍,乾脆派船全程戒護,確保師生在海上的安危。
獨木舟隊7月4日出發,逆時針一路划到東部太麻里溪,竟然遇到八八水災。當時水淹全台,各地忙著救災,獨木舟環島計劃不得不宣告中斷。看著學生們滿臉失望,蘇達貞腦筋一轉,與其坐困愁城,不如做點有意義的事。於是,他們選在人來人往的花蓮火車站募集物資,再用後勤補給車載往太麻里,成為登上媒體版面的大學生救難隊,替這趟冒險旅程劃下脫稿演出後的完美句點。
慶功宴上,有學生在台上發表感言說:「因為這趟行程,讓我的爸爸媽媽長大了。」蘇達貞解釋,出發時有40幾名學生,最後剩下不到30個,家長的反對佔了很大因素。堅持到最後的學生們則用行動向父母證明:自己已是能夠獨立自主、對自己行為負責的成年人。在他們忍受風吹日曬雨淋,航行於海上時,岸上的雙親們從擔心反對,到後來學會放手,對於親子,這趟旅程都是難忘的成長經歷。

號召不老水手 鼓勵長者「划出去」

也正因如此,蘇達貞開始萌生成立基金會想法,希望延續這段獨木舟環島創舉的影響力。起初,蘇達貞的想法很直覺:要讓中生代大人們從「恐海到親海」,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與其如此,不如把親海教育重心鎖定兒童、青少年。然而,在校園裡舉辦各種親海活動時,蘇達貞卻不時聽到大人們提醒「海邊很危險,要注意安全喔!」讓他一度感覺灰心。
在蘇達貞眼中,海上划獨木舟比路上騎摩托車還安全。2012年,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率領一群平均年齡81歲的長者騎車環島,轟動全台。蘇帆海洋基金會的志工便提議:現在都可以有不老騎士了,不如也來號召不老水手。
抱持著「話說出來不能吞回去」想法,蘇達貞決定用行動證明划獨木舟真的比騎摩托車安全。他回憶,一開始在找人組隊階段可說是四處碰壁,花了好幾個月才湊到包含自己在內的8名不老水手。所幸倒吃甘蔗,第一年知名度打開後,接下來每年都有人主動報名,參加過的水手們更化身代言人,用親身經歷鼓勵身邊長者一起「划出去」。

蘇達貞以大海為教室,希望下一代台灣人不再是恐海族。
蘇達貞以大海為教室,希望下一代台灣人不再是恐海族。

有趣的是,當蘇達貞帶小朋友們出海時,總是在一旁反對的雙親;如今場景換成年過60想要挑戰出海的長輩,第一個唱反調的總是他們的子女。後來蘇達貞乾脆安排子女們坐上賞鯨船,替這群不老水手加油,動容的畫面甚至引來國外媒體採訪。
蘇帆海洋基金會的各項創舉,在2014年被拍攝成紀錄片《夢想海洋》,躍上大銀幕。拖鞋教授的故事除了出版成書,更被寫進國小高年級自然科教科書,這些始料未及的成果,早已遠遠超乎他當初成立基金會的預期。
回首基金會成立前,旁人多半以為蘇達貞只是開玩笑。他也確實常自我調侃:退休後只能當無業遊民,創了基金會,就從沒收入的「無業遊民」變成有名片的「董事長」。也因為把所有退休金都投入成立基金會,蘇達貞坐上萬年董事長的轎子上後,如今已是「坐轎的人想停,抬轎的人不想停」。
「如果兒子沒有發生那場意外,或許今天就不會有蘇帆。」或許在無邊際的汪洋大海中,蘇達貞仍可感覺到父子間的情感連結。與其就此憎恨大自然無情奪走兒子性命,不如相信一切都是上天最好的安排。蘇達貞用「因禍得福」四字,用為人父親的心情,對待蘇帆海洋基金會裡的每一位學員,讓這份痛徹心扉的父愛找到了出口。
看著基金會培育出來的年輕世代,有人在東北角成立划船技術團體、有人在蘭嶼推動海洋環保倡議,還有子弟兵正籌組成立海洋工作室,希望能承接蘇帆多年累積下來的海洋活動能量。
下個10年,蘇達貞盼能慢慢退居第二線,交棒給年輕新血,讓下個世代的台灣人,能夠以身為海島子民為傲。

蘇達貞╱66歲

現職:「蘇帆海洋文化藝術基金會」董事長
學歷:海洋大學輪機技術系學碩士、夏威夷州立大學海洋工程系博士
經歷:
.2009年退休,帶領學生獨木舟環島
.2011年成立「蘇帆海洋文化藝術基金會」,推廣海洋文化教育
.2013年發起不老水手計劃
.2014年拍攝《夢想海洋》紀錄片
.2015年發起不殘水手計劃
.2018年發起黑暗水手計劃

作者╱游婉琪

花東新移民,曾任報社記者,恢復自由之身後持續爬格子,目標每天更靠近山海些。


照片:蘇帆海洋基金會提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