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嚴肅應對美中戰略衝突加劇

出版時間:2019/05/26

日來,美中貿易戰加劇,除關稅手段外,對華為等中國科技企業的封殺制裁,持續升高,儼然形成「圍堵」之勢。川普還高調宣稱,貿易戰很快就會落幕,因中國受不了企業紛紛從中國撤離。
但北京這邊也很強勢。雖然一再強調有誠意回談判桌,但官媒的調子卻越來越高,央視連續幾天播放抗美援朝的反美電影,說這「與當前時代相呼應」。習近平更高調重走長征路,呼籲中國人民開啟「新長征」,準備好迎接「困難時期」。如此,民間反美情緒自然越來越亢奮。

從這局面看,一個新的、植基於不同意識形態、不同戰略形勢評估的戰略對峙衝突,愈來愈明顯地形成。貿易戰,乃至接下來的科技戰,都只是這大局下的癥候。因此,縱使川習兩人下個月在G20見面,讓問題有個「結果」,過去3、40年來形成的緊密經貿關係,乃至柯林頓政府時達到高峰的「建設性的戰略夥伴關係」,已是大江東去了。

台恐面臨選邊壓力

美中會不會走向「修昔底德陷阱」,不好說,但 1970 年代尼克森開啟的美中關係及相關的世界秩序,很清楚已經走到了階段性的終點。一個新的戰略態勢與世界秩序正在形成。美國原來意圖通過「接觸政策」,讓中國融入全球經濟,將中國納入基於「華盛頓共識」之世界秩序的對華政策,已經在美國決策圈遭到普遍的質疑,川普上台後更全面翻轉這個他口中「讓美國長期吃虧、威脅美國安全」的政策。
70年代戰略態勢的轉變,以及80年代美中建交等形勢,大大傷害台灣的利益。美中台不平衡的關係,迫使兩岸關係發展成怪異的形態,一方面,北京在政治上從未放棄將台灣收服為「地方當局」的意圖;另方面,在經濟上,由於「接觸政策」的大形勢,以及台灣本身的策略選擇,兩岸發展出非常密切的經貿關係,一定程度地形成台灣處理兩岸關係的「阿基里斯之踵」,制約著台灣的策略選擇。
現在,關係著台灣發展的大形勢又在變化,剛好台灣也正要選舉下一任的總統與國會,因此,怎麼因應這個大形勢的變化,應該是想競逐大位者及各政黨,必須向國人具體說明的。在這個關鍵性的問題上,我們以為最重要的是,要怎麼評估美中台三邊戰略關係發展這個重中之重的問題。
過去,如前所述,兩岸發展出台灣很依賴中國的密切經貿關係,甚至最近北京以此為籌碼,要逼台灣接受其政治條件。現在,川普啟動貿易戰,台灣的經貿當然受到衝擊。更有甚者,這場會是持久戰的貿易戰、科技戰,地緣戰略對峙,如果打打談談,往升溫的方向發展,那一天台灣會不會面臨被迫選邊的壓力?

中為衝突形勢之眼

令人擔憂的,那些想競逐大位者,面對這死生存亡的戰略形勢評估,要不然就是鴕鳥地主張當「永久中立國」;要不然就是還沒對這大問題提出主張,討好部分人談遷都;看起來自以為很有看法的,或是八面玲瓏拜四面佛,或是大策略一堆,但對形勢判斷一講沒多久就出包。如果連戰略形勢的評估都看不準,還談什麼策略呢?
簡單說,這一輪的戰略衝突,以及衍生下來的貿易戰、科技戰,衝突形勢的「眼」是中國。戰略形勢之評估判斷的要害也在如何評估判斷「中國」會怎麼樣?我們考慮這問題,還要加一項,她對台灣主權的覬覦!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