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瘡百孔的警察教育訓練(施嘉承、蕭仁豪)

出版時間:2019/05/24

任職在警界的警察都知道每年都一定會有體能、體技測驗以及組合警力訓練,在先前《蘋果日報》投書「三千公尺的盡頭,警察生命的終點?」中已充分的說明其3000公尺測驗的弊病與改善的方法,你不能忽略基層警員長工時且日夜顛倒的生活型態,讓一群身體狀況不佳的警察進行需要考驗心肺耐力的運動,導致憾事發生,如今年5月又一名員警因3000公尺訓練而離世。

不適用於現行法律

而在體技測驗上更是令人詬病,警察為人熟知的綜合逮捕術就是各式各樣的套招訓練,你的對手永遠不會反抗,你也永遠知道對手第一拳不會打到自己且知道落點位置,於是乎開始一連串完美的動作將對方壓制直至上銬,但實務上真是如此嗎?實務上一名警察不要說單人,雙人要將一名壯漢壓制後上銬都非常的困難,但我們的訓練法卻教導每位警察將對象視為假人,並對後續不切實際的動作進行評比,這樣的訓練方式不但浪費警力且無效。另外還有因為群眾活動中因警察抬豬式的動作遭到質疑而發明的群眾架離法,預設群眾都不會反抗就算了,其中某一動作竟是將群眾的手臂架在2名警方的脖子上將其抬離,這樣的訓練如果真的被執行會不會反而造成危險?
除了訓練與測驗規劃,未考量警察人員生理與作息狀況產生的問題,警察教育訓練中,對於執法方式的合法性脫節仍然常見,例如針對群眾事件的「組合警力訓練」,除了耗費人力、僅是一種「表演」,其訓練模式與概念,已經完全不適用於現在的法律。組合警力訓練最大的問題在於,包含很多「集體攻擊性」的訓練,如盾擊或棍擊,但是在陳抗現場狀況各有不同,假使現場指揮官真的這樣下令,就必然發生基層人員執法過當被追訴的問題。組合警力訓練,到底是「訓練警察人員守法」,還是「訓練警察人員服從違法的命令」呢?

要能保障執勤安全

警界並不是沒有良好的教官,許多教官都會鑽研令警察值勤安全的技巧與多套有效的訓練方式,奈何教官們接收的是從警校接受體技訓練時間不足的畢業生,再加上警察扭曲的教育模式與評比,甚至部分縣市的教官需要以1比150至200人的比例進行訓練,那我們要如何把教育的責任完全歸責在各機關的教官身上?先不談警政署長期無視台灣警察工作權益推動協會在司改國是會議上要求組成的警察教育改革委員會,現職的教官也可能因為其本質是警員的身分,即使有優越的想法,因其身分不受保障而不敢、不願提出建言,警察的訓練不應該被建立在花拳繡腿的教育制度上,而是要能保障每位警察的執勤安全。

台灣警察工作權益推動協會常務理事、現職警員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