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人】6500小時的堅持與冒險 吳永森

出版時間:2019/05/16

作者╱郭美瑜
「我從小到大都沒什麼東西可以拿出來驕傲的,自從我開始水中攝影後,我找到自己可以做得非常好的事;我覺得我在照片中呈現的,是一種堅持的態度。」
—吳永森

吳永森從事水中攝影6年多,資歷不長,但他沉迷水中世界,1年幾乎有半年待在水裡。
梁建裕攝
吳永森從事水中攝影6年多,資歷不長,但他沉迷水中世界,1年幾乎有半年待在水裡。 梁建裕攝

今年初,43歲的吳永森以一張在攝氏6度水溫苦守6天拍到的加拿大鮭魚洄游照,獲頒兩項世界級水中攝影大獎—「World ShootOut」攝影大賽廣角組第一名和Sony世界攝影大獎台灣區首獎,被譽為「亞洲第一人」。
同行專家盛讚吳永森「真的很有天分,需要足夠的堅持與頑固才能成就」。但他說:「我就是很普通的一個人。」
吳永森從事水中攝影其實起步很晚,他2012年學潛水,2013年開始水中攝影,2014年投稿並第一次獲獎,至今拿過近50座大大小小的水中攝影獎項,可說是快速竄紅的常勝軍。他是長住越南開旅行社的老闆,最初雖是因為「老闆的休閒嗜好」,意外發現自己有這項「天分」,但在海邊長大的他,骨子裡就存在冒險的因子和不服輸的性格。
吳永森的外婆家在基隆從事賣魚、賣遠洋魚餌事業,吳永森從出生就和大海結緣。他在校成績和表現都很普通,自覺不是讀書的料,加上家境還過得去,高職沒念完就休學等當兵。
退伍後同袍介紹他到旅行社跑業務,他第二家工作的旅行社專營台越路線,當時需人手駐越南,20多歲的他自告奮勇去打天下,沒想到這個放膽赴異鄉冒險的決定,成為他人生的轉捩點。


潛水太久妻疑心 買相機「拍給她看」

吳永森在當地工作時認識了妻子,婚後自行創業開旅行社,當時正值越南經濟起飛,他先是把台人削價競爭的經商文化複製到越南,但低價策略僅維持短暫時日就換來客流量不穩的慘境,他一度只能吃老本苦撐,後來調整經營策略,以品質逐步建立品牌及聲譽,才擴大到5家連鎖規模。
生意和生活穩定後,吳永森才有閒暇學潛水。
回想2012年開始潛水,吳永森說,他一到了海裡就被眼前珊瑚與魚群構成的景象震懾住,覺得「地球上怎麼有這麼漂亮的地方?」不像在陸地上有太多干擾。而沒有光線的大海裡,靜得只剩水流及自己呼吸產生的泡泡聲,他全神貫注,腦海中只有眼前的「視界」。
他開始花很多時間「泡在水裡」,沉迷海中的美景,還一度引妻子疑心。為取信妻子,他決定「拍給她看」,買了相機加設防水殼,從此栽入水中攝影的世界。
吳永森一開始只是在水裡亂拍,但自覺拍得不錯,秀給妻子看他拍的小丑魚,結果被回:「這不是吧?怎麼跟電影差這麼多?」吳永森於是上網搜尋,因水攝介紹多是英文,少有中文資訊,他便靠著土法煉鋼,拿著前輩拍攝的照片依樣畫葫蘆。



「第一種拍法不行就試第二種,一直試、一直試,最瘋狂時一天用掉8支氣瓶、幾乎8小時都泡在水裡拍攝,只為拍出來符合構圖的小丑魚。」吳永森形容他的「煉鋼法」。
他也開始投稿參加比賽,但是「連輸的機會都沒有!」因為稿件都石沉大海,根本沒入圍,比都沒得比。直到2014年獲菲律賓現場水攝比賽獎,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得獎,還連中兩獎項。
吳永森水攝至今6年多的資歷並不長,潛水時數卻不比別人短,他至今用掉6500支氣瓶,等同6500小時潛水,1年幾乎有半年都待在水裡。
除了東南亞的熱帶水域,吳永森也曾遠赴巴西、古巴、加拿大等地拍攝。去年他在加拿大亞當河拍攝4年1次的鮭魚大洄游,拿下世界級水中攝影大獎賽「World ShootOut」廣角組第一名,引起媒體關注。為了他那張成名的鮭魚作品,他連續6天、每天6小時趴在攝氏6度的冰水裡才達成任務。
他說,拍攝前已構思要拍出激流中的鮭魚有藍天、樹林為襯的畫面,他穿上潛水衣,趴在湍急的河床等待,但一直被急流衝撞在河床翻滾,弄到全身瘀青,再爬回取景點、喬好設備,繼續拍。一天下來手腳凍到都麻了,不聽使喚,即使如此,隔天起床他還是機械式地「自然」穿好裝備,搭車回取景地,繼續趴在水中拍攝。
自然生態攝影不像拍人像,拍攝對象可以聽指令、喬姿勢,為了捕捉水中生物的瞬間畫面,就只能等待再等待,因為只要絲毫鬆懈,畫面可能就稍縱即逝。
低溫急凍拍鮭魚還不是最艱辛的,吳永森曾面臨「與死亡的距離」近到僅剩一台相機的危險時刻,那是他到古巴拍美洲鹹水鱷。

吳永森(圖)在攝氏六度低水溫苦守6日,拍攝鮭魚洄游。
吳永森(圖)在攝氏六度低水溫苦守6日,拍攝鮭魚洄游。

吳永森於加拿大亞當河拍攝到鮭魚洄游的照片,獲兩項世界級水中攝影大獎。
吳永森於加拿大亞當河拍攝到鮭魚洄游的照片,獲兩項世界級水中攝影大獎。

老外等著他被咬 他拍鱷魚人拍他

他回憶,當時一行人共6名水攝師加上潛導、船長,在古巴熱帶雨林巡航1小時,終於發現一隻美洲鹹水鱷。他自告奮勇先下水拍攝,沒想到船上的老外爭相拿出手機搶拍他,等著看他被咬,當時鱷魚就在咫尺,他還是硬著頭皮完成任務。
拍攝的20分鐘內,吳永森遇上7、8次鱷魚攻擊,還撞他的相機,還好他在水下摸清鱷魚的游動軌跡,避免背對鱷魚,才沒有成為鱷魚口中獵物。
吳永森比手劃腳描述當時他如何拿著相機護身對抗鱷魚,眼神閃著光芒,他相當自豪可拍下鱷魚張嘴瞬間並成功脫身,但他坦言,這場驚心動魄的拍攝任務。「我不敢事先告訴我太太,如果她知道我要去跟鱷魚游泳,一定不會讓我去。」
水攝的危險,除了有來自水中生物可能的攻擊,還有生理的失溫、抽筋、自然界的洞窟、洋流等風險。吳永森回憶,他曾在海裡發生過7、8次氣瓶故障,最驚險一次是潛入海裡第18分鐘時,在水深18米處,他驚覺吸不到氣,殘壓表顯示氣體剩餘量是零,這是他第一次覺得自己快死了。
吳永森說:「以往常想,戲劇裡演的人生跑馬燈怎麼可能會在現實中出現,但這時候真的發生了。我的人生真的像跑馬燈一樣從腦海中閃過,滋……轉完了。」所幸當時自救得當、慢速上升,在距離水面3米處,氣已用盡。終於,撐過來了!
他說:「等到真的上去,你會覺得活著真好!」這漫長的3米,從此改變吳永森的人生觀。他說:「人生最重要的不過是生與死,以前常為小事生氣,現在變得不計較。」

吳永森在古巴近距離拍美洲鹹水鱷,只靠相機護身。
吳永森在古巴近距離拍美洲鹹水鱷,只靠相機護身。

6年多來,吳永森拍過無數海中生物,他最喜歡拍鯊魚。他說,鯊魚體型大、膽子小,在水裡游動時姿勢相當優雅,但人們吃魚翅,許多鯊魚被人們活割魚鰭再扔回海裡,如同人類被斷手斷腳,沒魚鰭的鯊魚只能在水裡載浮載沉,令人相當心痛。
吳永森在海裡看到的不僅是美景,也目睹人類濫捕、垃圾、污水排放對海洋的傷害,令他很憂心與痛心。他說,海裡最常見寶特瓶、塑膠袋、菸蒂、空罐頭、電池,他還見過小魚住在高跟鞋、女性Bra裡,章魚住在啤酒罐裡;有海龜將塑膠袋當成漂浮水母吃下肚,當肚子塞滿無法消化的塑膠袋,就沒有空間進食,最後會活活餓死。
他也見過海龜被一坨漁民割斷拋棄的魚網纏住,死命地想掙脫卻擺脫不掉,徒耗體力、無法呼吸而走向死亡。
他說,他常在結束水中攝影後,背很多垃圾上岸,但「撿也撿不完,人類沒有永續經營的觀念,製造的垃圾、污水流向海洋,最後還是被人們吸進體內、吃進肚子裡,倒楣的還是自己」。
「不管是誰丟這些東西,我們都是他的同類,身為同類,我覺得非常丟臉。」吳永森除了身體力行實踐環保,出門自備環保杯、環保筷及湯匙,還著手保護海洋,和友人集資在菲律賓買下一座小島,未來會和當地漁民合作,不僅教人潛水也契作農畜產,減少碳排放,實踐環保。
吳永森有個可愛的女兒,與海再也分不開的他有個願望,「我希望有一天,等我的小孩也可以到海裡的時候,海還是一樣這麼的漂亮」,至於現在,「在還沒有被完全破壞之前,就盡我自己的能力,留下這些漂亮的影像」。


吳永森

◎現職:
.水中攝影師
.在越南經營旅行業
◎學歷:成功大學附設高工機械科肄業
◎家庭:已婚,育有1女
◎獲獎紀錄:
.2014年 菲律賓現場水攝比賽獲獎;首次水攝獲獎
.2016年、2017年「World ShootOut」最佳5照片組第二名
.2018年「World ShootOut」廣角組第一名
.2018年史密斯.賴斯國際最佳自然攝影大獎
.2019年 Sony世界攝影大獎台灣區首獎

照片:吳永森提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