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台兩起彈劾案的歷史定位(林臻嫺)

出版時間:2019/05/16

美國在草創獨立建國初期,聯邦黨與共和黨的黨爭非常嚴重,儘管在制憲時,有關聯邦制或邦聯制的問題上,聯邦黨人佔了上風,並由華盛頓及約翰亞當斯擔任前二任的總統。至1801年,政黨第一次輪替,傑佛遜首度以共和黨身分當選第三任總統,但上任前被亞當斯總統緊急任命大量的治安法官,此些午夜法官任命案引爆了馬伯里案(Marbury v. Madison,5 U.S. 137,1803),並神奇地催生出美國司法史上最重要的「違憲審查權」。

干預司法調查黑手

1805年傑佛遜再度連任總統,國會也由共和黨多數控制,他們想方設法要讓那些仍留在司法機構中任職的聯邦黨人去職,甚至不惜動用國會的彈劾權。當時他們選中的是由華盛頓任命的蔡斯法官,因為他在審案時,不時會大放厥詞,批評傑佛遜政府的政策,據美國第一位女大法官歐康諾所著《我在最高法院的日子》一書中,提到蔡斯法官沒有被指控犯罪、或有諸如賄賂等嚴重的司法不當行為,他被指控的行為反映的是黨派偏見,而不是法律對錯,支持對蔡斯法官彈劾的共和黨人,憎恨聯邦黨人透過亞當斯的任命而繼續控制司法的狀態,彈劾是他們從聯邦黨人手中奪回終身司法任命權的首要工具,蔡斯僅是為敵對的政治對手提供了靶子。
但彈劾案最後的結果卻令人吃驚,因34個參議員中,雖有25個是共和黨人,多於《美國憲法》要求的3分之2的彈劾有效票數,但卻僅有19票同意彈劾案通過。歐康諾大法官提到其他6名反對彈劾的原因並不清楚,但或許是他們意識到一個健康的國家需要一個真正獨立的司法機構,它的成員能夠不懼怕報復地作出裁決,有時甚至是十分政治化的裁決,她盛讚蔡斯彈劾案留下的寶貴遺產就是獨立的司法。
美國在建國初期,黨爭嚴重,野心勃勃的政客,試圖以政治理由對司法官提出彈劾,但最後只落得政黨聲譽受損,且反使司法權能在黨爭下更力爭上游,發展出違憲審查權等機制以防衛司法免受政治干擾。如今,美國政黨政治成熟,政黨輪替成為常態,也再無膽大妄為的政客,敢隨意以政治原因彈劾司法官。
時至今日,川普總統在面臨「通俄門」的司法2年調查期間,也曾一度想模仿1973年尼克森總統為迴避「水門案」司法調查的「周末夜大屠殺(Saturday Night Massacre)」,即要求白宮法律顧問麥肯開除特別檢察官穆勒,想藉此讓通俄門調查無疾而終,但被麥肯嚴正拒絕,他堅持不願做干預司法調查的黑手。最近才公開部分的穆勒調查報告,特別提到這段過程,很多人認為是麥肯的堅持司法獨立,才讓川普從這起妨害司法的指控中全身而退。如果川普當初堅持要開除穆勒,則必然將坐實妨害司法罪名。

彈劾檢察官掀風暴

美國的法律人,縱使位居高位,為特定政黨效忠,有特定的政治立場,基於40多年前水門案尼克森總統因執行周末夜大屠殺反而丟失政權的教訓,沒有人膽敢再重蹈干預司法覆轍,特別是以迫害負責調查案件的檢察官為骯髒手段。
反觀我國,高舉民主進步價值的政治人物,不惜為了政黨利益,以拙劣的手法侵害司法獨立,為了掌控司法,先是以堂皇理由廢除讓貪污官員最容易嚇破膽的特偵組,再透過具黨同伐異司馬昭之心的監察委員,以吹毛求疵的愚蠢理由,彈劾承辦檢察官,只為了不讓同黨政客吞球。對照蔡斯彈劾案,為美國歷史留下了司法獨立的寶貴資產,我國的曲棍球彈劾案則為台灣歷史留下了求官的法律人為阿諛權位、不惜踐踏司法獨立的醜陋嘴臉,也印證了台灣的民主進步或法治價值,真不過只是場鬧劇罷了。

台南地方法院庭長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