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日本:一不小心就淪為貧困女子(劉黎兒)

出版時間:2019/05/15

日本這幾年關於淪陷底邊的「貧困女子」,或曾遭棄養、家暴,導致身心失調等,墜入貧困地獄,再怎麼掙扎也爬不出來,被當作垃圾屑片般對待的「最貧困女子」,引起相當的關注;最近蔚為話題的是許多普通女子,大學畢業後,也去上班,或許換了幾次工作,到了30幾歲,猛然發現自己已成貧困女子了!
任何普通的女人都可能貧困潦倒,或早已難從窮困沼澤自拔了;這些年輕女人收入拮据,每天也還過得去,自覺還有比自己經濟更窘迫的人,但自己從未奢侈過,也無法存錢,隨著年紀變大,才發現所有負面因素湧上,沒錢外,疾病、稀薄的人際關係、不理解救濟制度等,全纏上來,不懂自己至今到底在搞什麼,怎麼會變成這樣!
最慘的是在東京這樣高房租而社區關係稀薄的生活的女人,無意識地就蹣跚陷入貧困,據日本國立社會保障人口問題研究所調查指出,單身獨居的20∼64歲女性每3人有1人(32%)陷入貧困,年紀越大越慘,65歲以上單身女性則近半(47%)貧困,要活下去不易,許多女性很難確保工作,如地方財政困難而關閉圖書館等,淪為打工則收入更大減。

越換越糟每下愈況

周旁的人會勸她們用結婚來改變現狀,但自己狀況差,欠缺自信,不覺有男人會看上自己,認為結婚生子是普通收入以上的人的特權,跟自己無緣。
許多日本人覺得從2006∼2007年起,日本變得很奇怪,許多原本自以為經濟狀況位居「中流」,但事實上社會兩極化,日本個人金融資產1800兆日圓,6成多是60歲以上的少數老人所有,中青年不斷向下沉淪,努力無法致富升級,只能吃力地維持現況,30幾歲的女人更難逃劫數。
許多女人原本自認跟貧困無緣,因為並非揹了助學貸款或父親遭裁員而家道中落等,畢業後到中小企業工作,但或因遭性騷擾等而換工作,或遭其他女同事、霸凌排擠,中傷她的業績是跟客戶上床的「枕營業」等,因此辭職,因為日本企業不喜歡沒安定性的人,越換越糟,每下愈況,現在後悔當初沒面對解決。
雖然安倍強調重用女性,但實質收入不斷減少,即使有國家認證的照護福祉士資格,每月實際只拿16萬日圓多;甚至過了45歲,有些工作連應徵資格都闕如;有些女人最後只好賣身,但約從2006年起,援交跟賣春價格也大降,還可能落入黑道控制等,從貧困女子下沉為最貧困女子。貧困不僅是想買的東西不能買、想吃的東西不能吃的消費鈍化而已,甚至最後會看到絕望與死亡。
雖然有些優勢的人說陷入貧困是自己的責任,但貧困顯然是結構性問題,貧困DNA還會遺傳,許多人或許覺得貧困跟自己或女兒、孫女無關。但錯了,正如普通女人般,如果不提高警覺的話,誰都可能踩到貧困地雷而淪為下流中年、下流老人的!

旅日作家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