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變性夫妻 翻轉幸福 割睪丸的他 娶變性完成的她

出版時間:2019/04/24

【彭仁義╱台北報導】「我從小就喜歡煮菜,喜歡和媽媽在廚房裡跑來跑去。」廚房油鍋吱吱作響,隨意紮著馬尾、就像平凡家庭主婦的黃怡愷,揮舞鍋鏟與《蘋果》記者話家常,但其實「她」是個割掉睪丸的男性。晚餐上桌,她嗲聲呼喚「老公」吃飯,然而老公芃芃竟是個留長髮、外型嬌柔的女性,且她以前也是個男生。

芃芃(左)與黃怡愷(右)兩夫妻,原是男兒身,卻皆擁有女性靈魂,且都喜歡女生。彭仁義攝
芃芃(左)與黃怡愷(右)兩夫妻,原是男兒身,卻皆擁有女性靈魂,且都喜歡女生。彭仁義攝

黃怡愷今年34歲,與38歲的芃芃原都是男生,卻皆有女性靈魂,喜歡的也是女生,「投錯胎」的兩人前年3月到日本做變性手術,芃芃由男變女,換發女性身分證;黃怡愷因只切除睪丸,保留男性身分,兩人以一男一女身分結婚。

交女友仍覺得內心空虛

小時候的黃怡愷覺得自己跟一般男生沒兩樣。高中休學近1年,因腳受傷在家休養,不曬太陽讓他皮膚白皙,頭髮漸漸留長,隔年復學時就以「奶油小生」的樣貌出現。當時他在性別意識上仍是矛盾,直到高中畢業後進入傘兵服役,不到半年,與部隊男生同吃同睡的生活讓他崩潰,軍中將他送進醫院治療,以診斷「人格異常」住院5個月直到退役。
雖說他想當女生的念頭在當兵時萌芽,仍渾渾噩噩過了10年男人生活,期間交3任女友,也不斷劈腿、和其他女人上床,甚至上酒店,「但反而加重我的空虛感」。某天醒悟,「我的空虛感來自於『我想成為女生』,每次作愛就是在提醒我是個男人,所以愈來愈鬱悶」。
2014年黃怡愷的媽媽過世,他下決心要為自己而活,變成女性。他當時已30多歲,帶給他勇氣的,是描述世界第1位變性人的電影《丹麥女孩》,主角娶妻後仍進行變性手術,他心想:「只要想做,什麼時候都不嫌太晚。」

法律上的老公包辦家事

芃芃就在此時降臨他的世界。2016年他和6個都想當女生的男網友見面,以芃芃最具行動力,穿黑蕾絲洋裝到場,還畫淡妝、綁頭髮,身高160公分的芃芃嬌小可愛,令黃怡愷內心小鹿亂撞,聚會結束大合照時,他故做俏皮假裝親吻芃芃,果然成功吸引她注意,兩人開始交往。
芃芃性別覺醒更早,她有個姊姊,雖是家中唯一男孩,但從小就想當女生,喜歡的對象也是女生,「大概就是投錯胎的女同性戀」,她這樣形容自己。出社會後平時留長髮、穿女裝,只有回家時顧及爸媽心情,回復男性打扮,但家人心中也有底,睜隻眼閉隻眼不說破。
與芃芃熱戀後,黃怡愷開始留長髮、穿女裝,接受賀爾蒙療法。2017年3月兩人共赴日本做變性手術,芃芃施作包括切除陰莖、睪丸與建造陰道、胸部的完整手術,黃怡愷因還有猶豫,只切除睪丸。因此芃芃換領女性身分證,黃怡愷不完全變性而保有男性身分,手術半年後兩人步入禮堂,成合法夫妻。
法律上的黃怡愷是老公、芃芃是老婆,但生活上黃怡愷是百依百順的老婆,家事一手包辦,芃芃則是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老公。不過芃芃每次回老家仍乖乖換回男裝,帶著黃怡愷見「公婆」,因為芃芃沒勇氣讓70多歲的父母知道自己已變性、換領女性身分證,打算「能瞞多久就瞞多久」。

黃怡愷只割除睪丸,生理為男性,可與完成變性的芃芃登記結婚。彭仁義攝
黃怡愷只割除睪丸,生理為男性,可與完成變性的芃芃登記結婚。彭仁義攝

身分證上的丈夫黃怡愷(右),其實是包辦家事的老婆,反而名義上的妻芃芃(左),在家像個大老爺。彭仁義攝
身分證上的丈夫黃怡愷(右),其實是包辦家事的老婆,反而名義上的妻芃芃(左),在家像個大老爺。彭仁義攝

黃怡愷 34歲

身高:170公分
服役:傘兵部隊
身分證性別:男性
自我認同:女性
變性手術:摘除睪丸(2017年3月赴日本手術)
職業:廣播電台主持人
資料來源:黃怡愷

黃怡愷男裝時交過幾任女友,但內心始終無法獲得滿足。黃怡愷提供
黃怡愷男裝時交過幾任女友,但內心始終無法獲得滿足。黃怡愷提供

芃芃 38歲

身高:160公分
服役:陸軍
身分證性別:男改女
自我認同:女性
變性手術:摘除陰莖、睪丸,建造陰道與胸部(2017年3月赴日本手術)
職業:大學助理研究員

芃芃雖然從小自認為是女生,但也曾入伍當兵。黃怡愷提供
芃芃雖然從小自認為是女生,但也曾入伍當兵。黃怡愷提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相關新聞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