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0周年 保存希望 撐到平反

出版時間:2019/04/23

記者╱許偉賢、姚國雄•整理╱高揚
攝影╱易仰民、香港《蘋果》


是愛,還是責任?
1989年震驚全球的六四事件發生後,來自香港的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感性先行,隻身走入媒體業,先後在香港、台灣創立《壹週刊》及《蘋果日報》,期望以資訊改變中國。30年後眼見中國富起來,民主自由卻開倒車。黎智英不改其志,不畏強權,挺身爭取民主,但抗爭必有代價,許多企業遭施壓,導致香港《蘋果》的廣告大減。
在六四將滿30年之際,黎智英日前受訪坦言,「鈔票是需要的」,但更重要的還是「人格」。堅持正確的事,才是活著的意義。他期盼《蘋果》宛如點點不滅燭光,守護希望,直到六四平反。

黎智英希望透過資訊自由改變中國,才從成衣業轉入媒體圈。
黎智英希望透過資訊自由改變中國,才從成衣業轉入媒體圈。

位於香港將軍澳工業邨的香港《蘋果》大樓,大廳特別放置螢幕,播放《蘋果》報導的新聞。螢幕亮著,代表《蘋果》未死,頂住壓力走下去。不時揹著背包往返大樓的黎智英,作為老闆是否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我沒有想這麼多,我覺得應該做的事就做……沒想到這麼多打壓的事;我覺得對這個社會,每個人都有責任,能做就要做。」說得平淡,黎智英情緒卻有些波動,說不到兩句便淚光盈盈,說完緩緩步進辦公室。
30年前,40歲的黎智英還在領導成衣品牌佐丹奴(GIORDANO)。六四屠城那一夜,他一直守在電視旁盯著北京學運消息,當晚中共血洗天安門,「太嚴重了,中國人打中國人」。他義憤填膺,覺得自己要做點事,「很自然會想做點事」,於是他決定製衣抗爭,「那時我在GIORDANO,我們做了標語、印了衣服去賣,印了(學運領袖)柴玲、吾爾開希他們的圖片,(我)整個人的感情投入進去,理性也投入進去」。
黎形容當時「滿身銅臭」的自己沒有考慮任何後果,覺得事情有意義,也就義無反顧:「我是做生意的,如果我很理性,我是不敢這麼做的。」那時他一心覺得中國會開放、會變好,希望透過資訊讓中國大陸多點自由,決定由成衣界轉投媒體,1990年創辦香港《壹週刊》、1995年創辦香港《蘋果日報》

黎智英創辦《蘋果》,拒作政府喉舌,因此遭到中國打壓。
黎智英創辦《蘋果》,拒作政府喉舌,因此遭到中國打壓。

「資訊給我們自由,我們知道多一點,自由就多一點。」

然而,在極權的國度,敢於批評豈無代價?在1994年7月的一期香港《壹週刊》,黎智英發表了題為「給王八蛋李鵬的公開信」,譴責時為國務院總理的李鵬。文章開頭就說:「李鵬,你是國恥。不,你是超級國恥。」總計共罵了李鵬28次王八蛋,更以「再見,祝你仆街」作結,而「仆街」是廣東話中常用的罵人俗話,有「去死」之意。
黎智英稱,當時不滿李鵬外訪德國時指1989年民運是動亂、鎮壓學生是正確的,他覺得李的言論太荒謬,盛怒下寫公開信聲討李鵬,結果這封信「貴到不得了」。他被迫出售佐丹奴,也使他更全力投入媒體業,翌年創辦了香港《蘋果日報》。

黎智英(中)相信六四有平反的一日,圖為去年在香港參加六四燭光晚會。
黎智英(中)相信六四有平反的一日,圖為去年在香港參加六四燭光晚會。

不做政府喉舌,揭露政權醜聞,中國多年來一直封殺港台兩地的《蘋果》,禁止《蘋果》記者踏足大陸採訪。近年來,打壓更是越來越公開,不時會有香港企業稱,被提示勿在香港《蘋果》刊登廣告。
黎智英坦言:「以前不是這樣,(現在)那些大的廣告商接到這些電話,就不敢(在香港《蘋果》刊登廣告),但10幾年前,不時都會有一兩個大的企劃案敢給我們登廣告,現在慢慢越來越緊了,每年我們得到的廣告好少,10年前,1年已少了2億港幣(約7.8億元台幣)的廣告,現在已不浪費精神去計算了。」
封殺下的《蘋果》要繼續走,黎智英說轉行訂閱制是「唯一一條路」;但就算廣告少、代價大,如果可重新選擇,黎稱仍會做一樣的事:「如果是同樣一個人,同樣這麼感性、有同樣的價值觀,我同樣會做同樣的事……我是不是真的很想去大陸呢?我真的不介意……現在如果讓我上大陸,可能要我對著電視認錯都說不定。」香港政府修訂《逃犯條例》的陰霾,籠罩在媒體頭上。
代價沒有高低,重要的是值得與否:「我不覺得真的自己付出了代價,我覺得我過著很有意思的生活。」他指出,獲得家人認同十分重要,說時一度哽咽:「我最記得雨傘運動時,我被捕,回家以後,我大兒子跟我講,『我超驕傲』。」這讓他覺得:

「這是值得做的事,鈔票買不到,不是為了錢、不是為了榮華富貴,我認為讓小孩為你做的事而驕傲,這是很值得的」。

六四天安門事件期間,民眾上街抗議中國國務院前總理李鵬(左圖)。資料照片
六四天安門事件期間,民眾上街抗議中國國務院前總理李鵬(左圖)。資料照片

無可否認,中國近年富起來,但黎認為中國仍是「爛仔」(編按:廣東話「流氓」之意)一名,感覺「跟這個爛仔的隔閡越來越大」。他認為,香港雖然難以頂住中國的壓力,但精神上仍可超越大陸:「做對的事,我就覺得是一個好rewarding(有回報)、好有意思的事……我們發聲,不一定有用,但對我們對自己本身的人格、尊嚴是肯定有用……你為了鈔票而活,和為了一個意義而活,差別真的很大,所以鈔票是需要的,但不是真的那麼重要。」
30年來,香港不少人左一句「放下六四包袱」、右一句「中國經濟向好」,黎說每次聽到這些話都覺得可笑:「等於一個人發達了,叫他放下做人的人格;你的人格是不能放下的。好多人都是有了錢之後,放下了做人的人格,為什麼有這些這麼賤的有錢人,就是因為這樣。」
黎智英說,香港現在越來越被大陸的手影遮蓋,「所以越來越淪落」,「你看我們的前特首(梁振英)已說明了」。目前位居中共全國政協副主席的梁振英,上月中旬起在臉書針對香港《蘋果》,幾乎每天點名曝光該報全版廣告商,並附上照片,向廣告商施壓。
常稱六四是「大是大非」的黎認為,平反六四「遲早都要發生」,短期內悲觀,長遠卻樂觀:「除非中國真的回到一個封建的社會,這件事(六四)一定會阻礙它向前走的。」每年6月5日香港《蘋果》A1頭版,黎智英希望仍是那點點不滅的燭光,守護希望,直到平反。
《蘋果》的支持者,或許想知道:平反的那一天,《蘋果》等得到嗎?「將來(會怎樣)沒人知道,但是如果我們失去了希望,我們就撐不到(那一天)。

黎智英曾在《壹週刊》發表「給王八蛋李鵬的公開信」。
黎智英曾在《壹週刊》發表「給王八蛋李鵬的公開信」。


如果我們保存希望,我們就希望撐到(那一天)。」

黎智英說,如果真的等到平反六四那一天,「就不需要我們了」。他說:「我希望有一天,這個社會不需要《蘋果日報》。如果不需要《蘋果日報》,才是一個大家安居樂業的社會。」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