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人】登過刀梯的教授道士 李豐楙

出版時間:2019/04/22

作者、攝影╱康仲誠

穿著靛藍色唐裝,政大退休教授李豐楙(楙音同茂)走向政大後山,開始每天早上必練的太極拳;72歲的他腰桿挺得筆直,步伐輕盈,甚至白頭髮也沒幾根。李豐楙非常特別,他長年浸淫道教研究,精通道教文獻,還曾拜師實際學習丹鼎、符籙等不傳之祕,成為台灣第一位「博士道士」、「教授道士」,更親自登上道士武考最難的108階刀梯。

李豐楙長年浸淫道教研究,並拜師學習丹鼎、符籙不傳之祕,成為台灣首位教授道士。
李豐楙長年浸淫道教研究,並拜師學習丹鼎、符籙不傳之祕,成為台灣首位教授道士。

李豐楙出生於雲林縣口湖鄉宜梧村,口湖鄉是很貧瘠的地方,清朝道光年間颱風曾引起重大水災,死傷數千人,為了超渡先人,就有了民俗祭典牽水(車藏)儀式,「水是白色的,有三層,下面有一個碗,當那個(車藏)不斷旋轉時,據說能把沉淪在水下的孤魂牽引上來」,李豐楙說,這個重要儀式是口湖人共同的歷史記憶,後來也被指定為國家文化資產。
小時候不管是看牽水(車藏)、喪葬或廟會,都有道士在主持儀式,李豐楙認為,道教已跟生活密切結合。不僅如此,他也算是家學淵源,他說,在鄉下地方,「大木作」的起厝師傅很受人尊敬,他祖父就去拜師學起厝,「起厝師傅多少都要了解『寸白簿』,就是指房子從開始建造,就要看風水、方位,上樑時也要祭拜,等房子蓋好,還要謝土慶成,這一整套儀式我祖父都懂,也成了我們李家的傳承」。種種因緣,冥冥之中讓李豐楙走上道教研究這條路。

李豐楙打太極拳練氣、養生。
侯世駿攝
李豐楙打太極拳練氣、養生。 侯世駿攝

李豐楙在政大中文研究所念碩士時,老師是他很仰慕的國學大師王夢鷗;到了博士班階段,王夢鷗對他說,有一個領域一直很少人研究,就是道教文學。王夢鷗認為道教對中國文學的影響博大精深,但他已經老了,李豐楙還年輕,可以好好研究這個領域。
李豐楙想,老師講的一定沒有錯,他就一頭栽進道教文學。「文學本就是我的研究領域,但是道教我卻不懂」,為了好好鑽研,他開始蒐羅道教文獻,但無論是台灣或是那時已是文革末期的中國大陸,研究道教的學者並不多。令他驚奇的是,他發現日本與法國已經有三、四代學者在研究道教;他憑著僅懂的一點點日文與法文,開始大量閱讀這些前輩們的道教研究著作,然後把文學與道教結合在一起,在1978發表他的博士論文「魏晉南北朝的文士與道教的關係」。

台灣中南部的道士要晉升高功道長時,必須爬上108階刀梯。資料照片
台灣中南部的道士要晉升高功道長時,必須爬上108階刀梯。資料照片

道藏難如有字天書 決心拜師入門

取得博士學位後,李豐楙沒有自此一帆風順,由於他研究的領域實在太冷門,大學裡有些老師無論是公開的開玩笑或是私底下的談論,會認為他為什麼要去做這麼一個奇怪的題目?「你去做傳統文學研究不是很好嗎?幹嘛要做道教文學研究?」李豐楙了解,這些人會覺得宗教是舊事務、舊迷信,不值得研究,所以才會有這些冷言冷語,但他堅持恩師對他的指導沒有錯,並不理會這些批評。
李豐楙說,要了解西方文學,一定要懂《聖經》,如果不懂,就好比不了解希臘羅馬神話一般。中國文學與道教也是有關聯,他舉例,《三國演義》中有一段,孔明(諸葛亮)自知大限將至,為了延壽,他起了一個北斗,總共要起7天,不料到了第6天,將領魏延衝進來要報軍情,竟然一不小心踢滅了,孔明只能大嘆這是命啊!「如果你了解道教,就知道每年道士在廟裡很重要的工作就是禮斗,斗有南斗與北斗,南斗註生,北斗註死,有了這些知識,你看《三國演義》這一段就能更明暸了」。
在李豐楙之前,大學裡嚴格來說沒有道教課程。他回憶,1988年台灣第一個宗教系所輔大宗教所成立,道教研究的人才還很少,他覺得責無旁貸,所以當時他一邊在政大教課,晚上還集合學生到家裡讀經,常常讀到11時。「我訓練出來這一批學生現在很多都在台灣宗教系所裡面教道教,政大、輔大、真理、玄奘大學的宗教系裡教道教的,都有我的學生。」
李豐楙自己是透過漢學基礎,研讀「道藏」(匯集所有道教經典書籍分類編纂的總集)。不過他笑說:「道藏叫做『有字天書』,裡面的文字你都看得懂,卻是似懂非懂」,後來他發現,道藏裡面所講的符、儀式、秘訣,都是道士實際在用的,「我一定要去拜師,正式入門學習,才能真正看得懂道藏的意思!」

道藏有如「有字天書」,一般人光看文字解說也難以理解。侯世駿攝
道藏有如「有字天書」,一般人光看文字解說也難以理解。侯世駿攝

一開始李豐楙參加了福州禪和派的研習,他說:「很有趣啊!學念經的時候外面會掛一個牌子寫『鬼神免朝』。因為他們認為念經懺的時候等於請這些神來,所以在外面掛一個牌子說,喔,我們是在練習喔,所以你們可以不用來。」
1987年,李豐楙認識了北部正一派的李松溪道長,決定依古禮拜師入門。李豐楙說:「當時台灣研究道教的本來就少,然後突然有教授說要來拜師,我師父也是覺得非常的慎重。他不但看了我的八字,還拿去給『青暝仙』(眼盲的算命師)合一下,看這個人品行怎樣?會不會妨害道教?師徒能不能相合啦?等等」。
「成為道士的第一步就是要會唱、會念、要能夠動作。」李豐楙說,正一派使用的語言有自己的腔調,「有點像北京話又不是北京話,這個我們叫官話,以前叫雅言。這些東西如果沒有跟著師父學,是不可能學會的。」道士要呈奏表文到天上各宮時,正一派的做法是腳踏七星走禹步,「步罡踏斗」,模擬整個登天過程,道教的科儀「科」指的就是一種程式、一套程序,要跟著師父一步一步學。
身為學者,李豐楙也想了解南部道士的作法,於是在1991年又拜了台南老壇的曾泛舟道長為師。台灣南部受到法派的影響,當地的道士如果要升上高功道長(道教齋醮科儀中負責演行主要科事、秘法的道長),就要登上刀梯,向著大陸龍虎山的方位,啟稟祖天師給他這個職位。李豐楙的一位師兄弟因為要幫弟子升座,就跟他說,要不然你就來幫我壓陣。
「以前傳統的刀梯是用檳榔桿搭,頂多36梯,後來用鐵架來搭,想搭多高就可以搭多高。」他登上的就是最高的108梯,大約有4、5層樓高度。

道士畫符時要念咒,咒文則是各家不傳之祕。陳卓邦攝
道士畫符時要念咒,咒文則是各家不傳之祕。陳卓邦攝

教授道士出場壓陣 「一次就有筊」

因為要登刀梯,李豐楙那幾天就按照規矩住到廟裡面去,然後讓自己靜心、靜坐、冥思、也練練氣,同時也要學習登刀梯時的訣竅以及要念的咒等等,「那種東西就叫做『口教』,口教是書裡面不會寫的,就是在這種時候才會告訴你」。
登刀梯時,李豐楙已有50多歲,「如果說不害怕,那也是騙人的。」不過他說,登刀梯有一些訣竅,首先不要緊張,將腳平平的放在刀子上,而根據物理學原理,如果讓所有的腳受力平均分散,就不會被刀子割傷。所以當他一階階專心往上走時,心裡也就沒有那麼害怕。李豐楙笑說,他從小在鄉下是打赤腳長大,「腳底皮比較厚啦」。
不過李豐楙說,最緊張的其實是在刀梯頂上擲筊的時候,在那個高度筊飛去哪裡根本都看不見,心想要是擲無筊要怎麼辦?正在緊張的時候,聽到下面傳來一陣鞭炮聲,他才放下了心沿著釘梯下來,一下來大家都興高采烈說:「今年是教授道士壓陣,所以很順利,一次就有筊!」
道教涉及了很多未知的力量,因其神祕,難免被有些人視為是怪力亂神,然而對李豐楙而言,在其長期研究生涯中,是折服於這些不可思議的無形力量。他說,過去很多所謂神秘的能力或經驗,基本上都跟宗教密不可分。

李豐楙有關道教研究的演講結束後,聽眾圍著他繼續發問,場面熱烈。
李豐楙有關道教研究的演講結束後,聽眾圍著他繼續發問,場面熱烈。

有些大學生因為種種原因發生跳樓憾事,學校碰到這種事,「就非找我不可」。「我就請師兄李游坤道長來主持啊!」但在現場做法事時不能太大聲,因為學校不敢過於張揚。這些法事的意義主要在安撫生者的恐慌心理,以及命案現場的淨化。「這幾年光師兄被請去幫忙做法事的,就有好幾個大學」。
另外台南維冠大樓因地震死傷慘重,附近的人都非常害怕,請了一些人來做法事,但都擲無筊,那時賴清德還是台南市長,就很擔心。後來他們找了正統的道長來做法事,結果全都擲有筊。李豐楙說,也許有人會認為這是機率問題,但這不足以解釋為何之前擲無筊,道長疏文一化就統統有筊?
李豐楙說:「要我去說服人家你一定要相信什麼,我絕對不會,我們做教授的不會做這種事,但是如果你說那些什麼東西都只是心裡安慰而已,我也絕對不會這麼講。」
因為他長期在做調查,看了非常多,很多事情確實已經超乎理性思考。
從1975年開始起意全心投入道教研究至今,李豐楙從無到有,曾遇過很多挫折,但他的求道經驗,讓他願意繼續走在行道、弘道的路上,他不但著作等身,最得意的還是栽培出學生繼續接棒,他笑著說:「我想這就是作一個博士道士非常能自我告慰的地方,我覺得我走上這條路,真的是無怨無悔、與有榮焉!」

李豐楙 72歲

學歷:政大中國文學所博士
經歷:
1978 任靜宜大學中文系副教授
1980年 參加道教福州禪和派學習
1981年 任政大中文系副教授
1987年 拜基隆廣遠壇李松溪道長為師,同年任政大中文系教授
1988年 台灣第一個大學宗教系(輔大宗教所)成立,李豐楙長期參與道教研究人才培育
1991年 拜台南曾泛舟道長為師
1992年 任中研院中國文哲所研究員
1994年 1997年 獲國科會傑出研究獎

作者、攝影╱康仲誠

《蘋果新聞網》攝影記者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