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審制是人民參與審判的抉擇嗎(金孟華)

出版時間:2019/04/19

全國各地新一輪模擬審判即將於4月底結束,可是國民參與審判草案卻遲遲無法通過,原因是在參審與陪審間猶豫。美國陪審制雖然常常被政治人物拿來作為選項,但是人們對於陪審制的了解似乎非常有限,讓人擔心輿論及立法者是否在充足且正確的資訊下進行決策。
美國陪審制雖然受到社會的廣泛信任,但法律專業社群其實對陪審制並不信任,因此法律人發展出了一套複雜的機制,協助陪審團進行決策。
陪審制下的法官不負責認定事實,但是必須要為陪審團篩選證據,一方面要讓有價值的證據作為陪審團決策的基礎,另一方面則要禁止容易引起一般素人偏見、導致混淆或是拖延程序的證據。在證據的價值與風險相衝突時,法官必須要清理戰場並進行價值判斷,決定納入或排除證據。有時,程序本身就容易引起陪審團的混淆,例如在多數被告合併審判的情況,法官必須適時地給予指令,甚至在必要時選擇讓程序分離,減輕陪審團的負荷。在訴訟過程中,法官必須確保「公平審判」獲得實現,不透露個人喜好,於必要時對陪審團進行照料,或是約束其行為,不時地排解兩造所提出之程序爭議,讓雙方能夠公平地進行訴訟。

檢辯責任更為吃重

與法院相比,檢辯雙方的責任更為吃重,素人難以在短時間內吸收大量資訊,因此有賴於兩造篩選證據,再將證據組織成敘事,讓陪審團從敘事中認定事實。證據的「呈現」是陪審訴訟中的重點,必須要考慮陪審團在現場能否充分吸收資訊,因此兩造不只是要提供證據而已,更要以有利於陪審團吸收的方式呈現,書證勢必減至最低,重要的部分應以證人呈現。有時候一項證據雖然具有容許性,但是證據價值卻有可能被陪審團高估或是低估,此時兩造應給予足夠的指引,或是要求法院給予指令,協助陪審團判斷證據價值。
在陪審制下,詰問規則的遵守是重要的,詰問範圍應隨主、反詰問不斷限縮、集中爭點,協助簡化決策。由於陪審審判是採取連續集中審理,一旦開始審判,不會再有時間準備,因此在事前檢辯雙方必須投入大量的時間,為了一場審判,花數個月的時間準備,不足為奇。
簡言之,陪審制的核心精神不只是將素人引進至法庭中,更是由法律人建構出適合素人進行決策的友善環境,這當中涉及法律制度的配套以及法律文化、法律人核心能力的改變。在審檢辯三方中,法官的工作量或許將減少一些,但法官須改變長年擔任事實認定者的思維,學習置身事外,有時候觀念的改變比什麼都難。檢辯在陪審制中躍升為主角,就算在專業上可以逐步進行培訓,但是否能花費龐大的成本進行訴訟準備,不無疑問。

律師未必願意投入

檢察官必須要應付案件量的累積,辯護人則有成本考量,優秀的律師未必願意投入陪審訴訟,就算願意也會大幅增加費用,對一般人民未必是好事。也由於法官退居二線,法院沒有立場指定鑑定人,因此兩造委任的「私鑑定」在陪審制中是常態,辯護人是否能在目前的環境中找到適合的鑑定人對抗檢察官,也是律師界必須思考的問題。整體來講,辯護人是審檢辯三方資源最少、組織最鬆、城鄉差距最大的一方,能否因應劇烈的制度變動,讓人存疑。
司法是一個有機環境,牽一髮動全身,採取陪審制的影響幅度如此之大,主張以陪審制作為政策選項時,應該全面性地了解陪審制的優缺點以及各種配套措施,讓人民與立法者在被充分告知下進行選擇,不應將複雜的政策問題過度簡化。

交通大學科法所副教授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